search
尋找貓咪~QQ 地點 桃園市桃園區 Taoyuan , Taoyuan

Zi 字媒體

沉默是可怕的,又是迷人的

它們已經死了

卻好像還活著……

EURO ROTELLI, 沉默 Silentium, 2013, From the series Silentium, Archival digital print from Impossible film

如果你經常逛超市或是水產市場,一定見過那一灘灘碎冰上躺著的魚蝦。殺雞宰豬的慘烈叫聲想必你也有所耳聞,那麼你是否想過這些魚在面對死亡時,會發出怎樣的呼喊呢?

沉默有很多種,但很少有人會由此聯想到這些看似弱小的水生動物。義大利攝影師 Euro Rotelli 從他的視角,用這套《沉默》("Silentium")向我們展示了它們生命的另一面。

Euro Rotelli

「有一天我在逛水產市場的時候,被幾條魚給吸引了。它們躺在冰上的姿勢以及嘴型好像在呼喚著我。我試著去捕捉它們的靈魂和絕望的求救。如你所知,這些水生動物,它們通常不像其他動物一樣會發出聲音。但是你可以想象它們被捕時發出的尖叫、從已經凍住的嘴裡發出的無聲的吶喊。沉默是可怕的,同時也可以是充滿魅力的;它們已經死了,但好像還活著……所以我就決定拍下這些魚被冰凍的模樣,藉此來傳達它們死後的生命力,講述它們的故事,讓他們以美麗、迷人的姿態再次『活』過來。」

Euro Rotelli 告訴我們,由於他對這些水生動物並沒有十分熟悉,因此在創作過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問題,比如關於它們被擺放在冰上的姿勢。

「為此我造訪了世界各地的海產市場,觀察這些冰凍的生命是怎麼被擺在櫃檯上的。觀察過程中,我發現不同地區的做法並不相同。不過這也不奇怪,這就是文化差異帶來的影響。」

這並不是 Euro Rotelli 第一次將鏡頭聚焦在死去的動物上,在他的另一套作品《生命之歌》("Il Cantico delle Creature")中,這些動物以被屠宰的牲畜形象出現; 他同時還用畫筆添加了紅色的「血跡」和金色的「神之光輝」。

EURO ROTELLI, 生命之歌 Il Cantico delle Creature, From the series Il Cantico delle Creature

「有一次我在雅典的集市上,看到被屠宰的動物的頭、內臟、肢體,一切都很自然地擺在那,讓我印象深刻,因為我以前沒怎麼見到過這樣的場景。後來我比較了拜占庭壁畫中的殉道者,發現這兩者其實都代表著弱者向強者的犧牲——這更隱喻了我們當今的社會。當我們吃肉的時候,我們很難會想到它們為我們獻出生命的過程。我造訪了屠宰場並在那兒進行了拍攝,以深入了解這一過程。在作品中,我用塗上的血跡表現出動物才是真正的犧牲者;而背後的金色代表著神的力量,是一種道德的存在。我希望這套作品能夠傳達一種超越殘酷現實的美,通過美的視覺效果吸引目光並喚起人們的思考。」

同時,《生命之歌》也傳達了對於人類的思考,Euro Rotelli 甚至將自己也放到了作品當中。

「在這套作品中,我還創作了一個關於人類的故事:第一張圖中的孩子是初領聖體那天的我,那時的我還沒有意識到我身後的世界,那個即將用殘酷和現實迎接我的世界。第二張圖中的男人則描繪的是一個該隱一般的人物(該隱:聖經中亞當和夏娃的長子,殺死了弟弟亞伯),看上去孔武有力,卻肆無忌憚地殺戮;但被發現並受到譴責后之後又變得虛弱而羞愧;這裡的金色代表著上帝的懲罰。最後,這個女人象徵著世上所有女人的狀態:母親、聖女、烈士、妓女……她接納、原諒、傾聽、承受、愛著一切。」

Euro Rotelli 出生於義大利的托斯卡納,從小他就顯示出強烈的表達情感的訴求。在開始攝影之前,他曾嘗試過繪畫,這也讓他後來的攝影作品擁有了新的元素。

「當我買了我的第一台相機后,我開始對攝影著迷。這是我最喜歡和理想的表達自己的方式。但是如果需要的話,我仍然會用我的雙手,通過繪畫來更好地表達一些理念,就像我在《生命之歌》中所做的那樣。」

EURO ROTELLI, From the series 身體和靈魂 The Body The Soul

Euro Rotelli 的作品主題涉及方方面面,想拍什麼就會去做,並且願意花足夠多的時間去實現它——比如為了拍攝《身體和靈魂》("The Body The Soul")而拜訪多家舞蹈機構,為了捕捉《冷清之地》("Sleepy Places")而在夏日的午夜神出鬼沒。

「我自己不斷地進行嘗試,研究最好的攝影師,參觀許多展覽,閱讀雜誌還有一切與攝影有關的……當然,我拍了很多照片,慢慢摸索,直到能表達出我的觀點。我從不模仿其他的藝術家,我只遵從我內心的感受,不會去在乎所謂的『潮流』。」

EURO ROTELLI, 冷清之地 Sleepy Places #6, 2011, From the series Sleepy Places

EURO ROTELLI, 冷清之地 Sleepy Places #22, 2012, From the series Sleepy Places

他不局限於對某一類對象的重複創作,而是不斷嘗試新的東西。很多藝術家都有自己所專註的主題,但是 Euro Rotelli 並沒有這樣——他的創作對象來源於能給他帶來靈感的生活中的一切。

「我並沒有偏愛拍攝的對象,只有想要實現的想法——可以是風景、人體、概念或者是新聞事件……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一旦我有想要實現的想法,無論它是否困難,離我是否遙遠,我都會努力實現它,甚至它可能要花費數年的時間。有些人批評我,因為我一直在不斷地改變自己的創作技巧、相機、主題,以至於並沒有形成一種具有很高辨識度的風格。這是事實沒錯,但是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必須遵循我的內心想法去創作,而不是重複相同的內容直到江郎才盡。」

EURO ROTELLI 拍攝的人物肖像

他也曾經拍攝了一系列人物肖像。對他來說,這也是一樣——這些入鏡的人物並沒有什麼共同點,他對每個人都感興趣。

「因為每個人都隱藏著我所關心的親密和個性。我拍過不知名的人,也拍過著名人物,但是我的拍攝方式沒有任何區別,就是試圖在瞬間捕捉那個特別的時刻——他們在我面前,沒有絲毫防備,就只是他們自己:一顰,一笑,一語,便已足夠。」

EURO ROTELLI, Vibrazioni #45, 2005, From the series Vibrazioni, Archival digital print

而除了工作之外,Euro Rotelli 最愛的就是四處旅行。對他來說,旅行就是氧氣。他去過紐約許多次,那裡數不清的博物館和展覽讓他著迷,給了他家一般的感覺;他也在計劃著未來去探索非洲,感受和記錄不同文明下的人和事。

「我不斷地旅行,在旅行中創作、學習、獲得經驗,並且通過這種方式認識了許多人,包括畫廊主、收藏家、藝術家以及藝術愛好者和工作者,我的作品也隨之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了各種出版物和展覽當中。我居住在一個不知名的小村莊,如果我不去旅行的話這些都是不可能的,沒有人會認識我。現在許多人會來參觀我的工作室,我感到十分開心和榮幸。」

EURO ROTELLI, Laguna #5, 1999, From the series Laguna, Polaroid, Archival digital print

當下,Euro Rotelli 又已經踏上了旅程;而九月份,他還將前往巴黎展出他的新作"No-body"。他嶄新的想法又將與鏡頭和膠片迸發出怎樣的火花?讓我們共同期待吧。

本文圖片來源於藝術家主頁

採訪原文為英文,

在不改變原意的情況下有所刪改

編輯吳敬羽

圖片鳴謝✎藝術家

/ Y T 原 創 未 經 允 許 不 得 轉 載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yidianzixun 提供 原文連結

寵物協尋 相信 終究能找到回家的路
寫了7763篇文章,獲得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