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抓住這四次機會中的任何一次都足以讓清朝扭轉世界歷史!

抓住這四次機會中的任何一次都足以讓清朝扭轉世界歷史!

回想起近代歷史,相信每個人都會感到痛心,不時以來我們的經濟總量都是世界最興隆的,我們的城市人口都是世界最多的,我們的文明是世界最豐厚的。可是到了18世紀,就在這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裡,我們卻落伍了,一落千丈,成爲任人聯繫的弱國。

回想這段歷史,在1840年大清朝的國門被英國借鴉片戰爭翻開后,我們至少有四次機遇,差一點就能跳出舊時落後的形狀,如日本一樣,走向貧弱的路途。我們的鄰國日本僅用一次倒幕運動就完成了這種質變,大清,卻歷經四次觸手可及,但卻都沒能完成打破,不斷還是將自己故步自封在封建的藩籬內。

第一次機遇:鴉片戰爭

1840年英國使用鴉片戰爭撬開的國門,10年後,美國使用黑船艦隊撬開了日本的大門。日本不時都是的先生,在那時的日本人眼裡,大清是「泱泱大國」,在那時的大清朝廷眼裡,日本是「小國寡民」。但是面對異常是國門被撬開的機遇,日本末尾轉學西方,藉此機遇推翻幕府統治,開啟明治維新。而也可以,只需事前的皇帝道光帝情願的話,他對國度的把控,比明治更有絕對的話語權。

鴉片戰爭之後,從朝廷大員到普通百姓,都有一批有識之士看到了的落後和西方的強大,末尾睜眼看世界,宣揚「師夷長技以制夷」的貧弱思想,但是打敗的清朝廷統治者並沒有意識到要銳意革新,清朝廷大多數的掌權者只願守著既得利益終老。鴉片戰爭並沒有打醒他們。

第二次機遇:太平天國運動

我不時相信,太平天國運動是無時機成功的,所謂遇到的強大對手湘軍和淮軍,實力使被誇大了。太平天國運動的失敗完全是由於內部權益妥協的結果,洪秀全、楊秀清、韋昌輝目光都泰國短淺,急於求成急於貪圖享樂急於勾心鬥角,假設他們可以清醒點,推翻清朝廷,革新傳統封建制度,向西方學習,事前的是無時機先於日本踏上貧弱路途的。

第三次機遇:湖南湘軍推翻清朝廷

集團以爲,太平天國並非是由於湘軍的強大而消亡,是其本身不爭氣,肯定要亡,曾國藩、李鴻章指點下的湘淮軍只是順勢而爲。但是閱歷十幾年與太平軍的周旋,湘軍、淮軍已生長成爲清軍中獨一有戰役力的軍事力氣,令慈禧都爲之忌憚。他們雖然內部也並不是很勾搭,但是假設曾國藩、李鴻章可以分歧思想,假設他們情願,此時湘淮軍還是無時機齊力乘勢推翻清朝廷,革新舊制,改寫歷史的。但是他們沒有,他們選擇繼續維護大清舊有統治,協助大清又苟延殘喘半個世紀。

第四次機遇:洋務運動和戊戌變法

不得不說,洋務運動大大促進了的現代化進程,學習西方科學技術,辦工業,辦新式海軍,造船、建鐵路,建學堂,派遣留先生。假設這些都可以很好的中止下去,加大革新力度,沿著這條路走走下去,大清極有可以走向貧弱,與西方列強比肩而立,最少西方列強及日本會愈加尊嚴重清,不敢再欺負我們。這一時期的掌權者是慈禧,慈禧是個名副其實的「頭髮長見識短」,也缺乏革舊立新的勇氣。

假設可以抓住這四次機遇,哪怕恣意一次,以人的智慧,肯定可以調轉方向成功轉型,後面的歷史都將被改寫,的實力將強大到令日本膽寒,日本永遠不可以跨越大清,並從大清獲得其展開急需的巨額資金和資源。

可惜並沒有,甲午戰爭之後,大清徹底在西方列強包括東方小國日本面前失掉了最後一點尊嚴,巨額的賠款下,再也沒有可以翻身的機遇了,後面的義和團運動,就是個鬧劇。

你的一個小小的訂閱也是對作者莫大的支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