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歷史不容忘卻!揭露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武器現狀

歷史不容忘卻!揭露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武器現狀

原標題:歷史不容忘卻!揭露侵華日軍遺留化學武器現狀

​​​​​​ 日本清華戰爭期間的累累罪惡,罄竹難書,其犯下的滔天罪行令人髮指。無論是在各地的殘酷屠殺還是恐怖統治,從生化武器到活體實驗,無不透露出戰爭狂魔的可憎嘴臉。今天,反法西斯戰爭已經勝利70多年了,但是當年惡魔的陰魂,依然飄蕩在的上空,不時從墳墓鑽出,殘害無數百姓。

一、侵華日軍軍事化學毒劑發展與戰爭罪行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日軍駐法國武館就報告了有關化學武器的使用情況。日本軍隊專門成立了有關機構進行研究。並曾準備在干涉沙俄時使用。 有意思的是,日本化學武器的老師是美國人。一戰結束后,日本專家在美國考察時發現美國已經具備了大規模的軍事毒劑的生產能力。於是加強了相關的軍用毒劑研發能力並赴美學習交流。並以日本陸軍與海軍為主導進行化武開發,日本所有的民間民族化工企業都參與了化學武器的生產。1935年,日本放棄組建3個陸軍師團的機會,節約經費投入化學武器研究。關東軍正是在這樣的本土支持下展開了化學武器 在隨後的侵華戰爭中,關東軍對於進行化學戰、細菌戰教育特別積極,早在九一八事變前,關東軍教育部主任石原莞爾即強烈要求派員參加化學戰教育培訓。參加培訓人員回來后,對部隊進行了化學戰的教育訓練,使其具備了從事化學戰的能力。關東軍除了組建了臭名昭著的731細菌戰部隊以外,還有一支化學戰部隊--關東軍陸軍化學研究所516部隊。這支部隊在組建初期就展開了對化學武器的深入研究,並一直倡導在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達到大量殺傷抗日軍民的目的,以便於騰出人手加快侵華戰爭進程。

佩戴防毒面具的日軍化學戰部隊

​ 在盧溝橋事變之前,日軍使用能夠化學武器還遮遮掩掩,但是在盧溝橋事變后,基本就開始了大肆使用化學武器,造成了大量的人員傷亡。陰險狡詐的日軍在使用化學武器的時候,都混同煙幕一起釋放,故意混淆視聽,而且在戰鬥結束后,全部槍殺倖存戰俘,銷毀證據。缺乏防毒知識的軍隊往往發現問題時已經來不及了。由於軍隊文化水平較低,加之對化學武器不了解,旺旺猝不及防,導致相關史料非常缺乏。值得一提的是,正面戰場上,1937年9月14日,日軍第6師團和第14師團強渡永定河,在河北固安與守 國民革命第91師展開激戰。作戰過程中,日軍首次使用了窒息性神經毒劑,但是當面91師某部全員裝備了極其罕見的防毒面具,保持了作戰能力。這是抗戰史上,不多見的成功防禦日軍毒氣襲擊的戰例。1948年這支抗日部隊起義加入解放軍序列。

二、日軍遺留化武問題

在整個侵華戰爭期間,日軍一直把化學武器的使用當做頂級機密,所有的相關資料均列為絕密。而我抗日力量由於知識缺乏,缺少有關記載。1945年日軍戰敗后,為了消除戰爭罪證,日軍大量掩埋了在庫存的化學武器,數量高達200萬發。這種無恥行徑,與否定南京大屠殺、篡改歷史教科書、隱瞞福島核事故交相呼應,應證了日本侵略者的極度虛偽與無恥。

遠東國際法庭故意隱瞞了日軍化武問題

​ 日軍投降后,蔣介石專心內戰,美國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在遠東國際法庭上,藏匿了有關化學武器的事實。正是日本對滔天戰爭罪行的極力隱瞞與美國執行的不追究策略,導致大量日軍化學武器遺留在無法處理,給軍民帶來半個世紀的無盡傷痛。

1945年日軍投降后,遺留化學武器就開始殘害人民。當年就造成了45人以上死亡。隨後的幾十年內,在日軍化武主要遺留地黑龍江省、吉林省、江蘇南京地區、石家莊、太原等地先後造成了2000多人傷亡。1953年,由於技術條件有限,政府將東三省的已發掘的化學武器集中到吉林巴哈爾嶺地區深埋處理,等條件合適,再進行無害化銷毀。截止1954年共深埋了83636發毒彈,總重665.3噸。就在深埋處理過程中,出現了800人因毒氣泄漏的傷害事件。到今天為止,依然有超過33萬發日軍遺留化學武器埋在的土地上。

巴哈爾嶺深埋點

日軍遺留化武分布圖

​上圖可見,日軍侵略軍所到之處,都埋藏有化學武器,觸目驚心!

日軍遺棄在華化學武器的特徵:

  • 遺棄化學武器使用的化學劑有黃劑(糜爛劑)、紅劑(噴嚏(嘔吐)劑)等各種類,使用含砷的較多。
  • 填充有上述化學劑的遺棄化學武器包括,化學炮彈、化學炸彈、毒煙筒以及散裝化學劑桶。
  • 化學炮彈和化學炸彈,作為傳火藥或炸藥使用苦味酸。
  • 由於戰後長期埋藏在地下,到目前為止所挖掘回收的化學武器中有腐蝕、破損的。

日軍遺留化學武器種類

​ 日軍化學武器中,以臭名昭著的芥子氣與路易氏劑為主,這兩種毒氣主要應用於正面戰場。嘔吐劑紅劑主要用於關東軍及各地佔領軍使用。種類之多,眼花繚亂。黃、青、紅劑是日軍稱呼,主要是毒氣彈上的顏色識。

侵華日軍遺棄的化學炮彈種類

侵華日軍遺棄化學武器存儲

三、侵華日軍遺留化武的處置

新成立后,政府在日軍遺留化學武器問題上與日方多次交涉,日本政府拒不承認化武問題,百般狡辯抵賴。雙方在國際軍控與裁軍領域數次交鋒。上世紀80年代,日本政府出於中日關係正常化和國際軍控的考慮,第一次派出人員參與境內遺留化武問題調查。直至90年代,和日本加入《禁止化學武器公約》, 日本內閣於1999年3月19日決定《有關遺棄化學武器問題工作》,並根據此決定於1999年4月1日,在總理府(現在的內閣府)設立了遺棄化學武器處理擔當室。2001年政府也在外交部和軍隊成立了有關部門,開始與日方聯合處理遺棄化武問題。

首先進行的是大規模的發掘工作,主要在東三省進行發掘。其中,2001年又在江蘇省南京市共發掘日軍化學武器17612枚,在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發掘70餘枚。截止2012年,共發掘5萬枚日軍遺棄化學武器。

在南京發掘的大紅筒毒氣罐

南京發掘現場

廣州番禺毒氣彈發掘的日方工作人員

日方工作人員通過X射線判斷毒劑彈完好程度

中日聯合工作組現場發掘

吉林省日軍毒氣彈發掘現場

吉林省日軍毒氣彈發掘現場

中方防化部隊進行密封操作

​ 在整個處置過程中,日方態度消極,持續拖延,躲躲閃閃,在銷毀問題上閃爍其詞,日本國內右翼也頻頻作怪。到2008,沒有一枚炮彈被銷毀,只得由軍方出面託管保存化學武器。08年後在政府的強烈要求下,日方才開始同政府合作,在化武最集中的吉林巴哈爾嶺地區建立處理設施。此時此刻,地下的日軍遺留化學武器,已經嚴重威脅到的生態環境安全,並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污染危害。

2008年,巴哈爾嶺深埋點開始進行試發掘處置

​ 2008年,中日雙方在巴哈爾嶺開始試發掘50年代掩埋處置的侵華日軍化學武器。共有一號、二號兩個深埋坑。

初步修建的試發掘點

對化學武器進行鑒定

鑒定化武炮彈

​ 09年以後,在此建立固定的化學武器銷毀中心。建設過程中,政府出動大量人力物力協助日方,但是日方依然行動遲緩,推三阻四,甚至出現在發掘過程中日方因覺得危險拒絕進行處置的情況。日本國內媒體惡意渲染政府在建設問題上,提出了很多非分要求。最後日本政府不得不出面進行澄清。在日方履約過程中多次未能按照時間節點完成任務,加大了雙方的談判難度。

建設完畢的巴哈爾嶺化武銷毀中心

2016年銷毀中心二號坑發掘點,可見基礎條件已經提高很多

處置識別日軍化學武器炮彈

高溫銷毀處理設施

​ 處理中心的高溫銷毀技術源自德國技術,通過1200度的高溫處理化學武器。化學武器的無害處理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其對環境的影響需要多方評估。為了解決大量分散埋藏的化學武器,減少運輸風險,中日雙方又建設了移動式處置系統,便於在託管庫附近直接處置化學武器。

移動式處置設備

​ 到今天為止,東洋惡之花依然沒有剷除乾淨,依然有數不清的日軍遺留化學武器埋藏在的青山綠水之下。政府多次在國際場合嚴重表達對日方消極態度的不滿,究其原因就是:日本的軍國主義幽靈不死,不肯承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遮蓋隱蔽自己戰爭罪行,在履約處置遺留化武過程中扭扭捏捏動作遲緩,不願意承擔自己的贖罪義務。同時,在日本國內,故意隱瞞化武侵略歷史,日方中國小生基本上不知道其國家犯下的化武反人類罪行。日本國內法院多次判決要求賠償的遺留化武受害者敗訴。

歷史不容忘卻! 我們翻開歷史,不是為了製造仇恨,而是為了捍衛正義!人民在法西斯戰爭中承受了深重的苦難,戰後依然遭受到遺留化學武器的不斷侵害!我們有理由要求日本方面,正視侵略歷史,抓緊時間救贖,加快在處置進程,還善良的人民一片凈土,向人民贖罪!最後,在清明到來之際,向遺留化武的遇難者表示哀悼,向偉大的抗日先烈們致敬,正義必勝!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