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石開:寫出自我的才有可能是一流書家

石開:寫出自我的才有可能是一流書家

一、傳承和創新

文化講求傳承,於是很多人都以得到某方面的傳承為滿足,其實傳承有三個層面,一精神、二形式、三形象。高級的傳承應該是抽象的精神,比如意境、蘊涵之類。其次是形式,形式是一種構成模式,靠強化生成,它對視覺有衝擊作用。最後是形象,形象講究原形象,一萬個模仿卓別林的都不如一個真的卓別林。在藝術領域,原創很重要,傳統的精神也很重要。邱振中說:「一件好的書法作品必須同時感受到傳統中核心的東西和傳統中沒有的東西。」傳統核心的東西既指技巧,亦指精神。而傳統沒有的東西,即指原創的形式形象之類,當然原創也可以包括精神層面的東西。

書法的評價系統里有這麼一條不成文的說法也是我個人的想法:一位書家寫似某名家並具有傳統精神的,可以說是三流書家。寫有自己,但有某名家影子的,同時具有傳統精神的,有可能是二流書家。寫出自我而沒有他人影子的,同時具有傳統精神的,有可能是一流書家。如果有自己卻沒有傳統精神的,那肯定是不入流的書家。原諒我說得有點繞。而自我還有強烈與非強烈之別,一般說強烈更容易簸位而出。但傳統精神也可以說是傳統的核心是不可或缺的。

二、價值和水準

書法作品作為供賞讀的藝術品,有價值是必然的。其高低與社會經濟有關係,我作為製造者很多時候覺得貴是從製造者的角度說的。如果考慮到這個作者是日後的一流人物,那貴也是有道理的。如果這個作者只是將來的三四流人物,那貴就有搶錢的味道了。我是個書法的職業者,從來沒有扮演,也沒有意識到做旁觀者的。也許我對書壇比較愛憎分明,敢於發表評論意見使然吧。

我喜歡當代書壇略勝於愛民國書壇,民國書壇濫竽充數者太多,除了大名頭的幾個,多數沒有讓我傾心佩服的。今日書壇也有一大堆亂吹竽的,但花開花謝的頻率加快了,如果能從中找出規律,那是很有意思的事。當今的書法作者,特別是抗戰勝利后出生的作者和文革間出生的作者,筆墨基礎好,傳承傳統精神的能力強,創造力和想象力都有不俗的表現。一個大型展覽能收羅大幾百人水平整齊的展出,這在民國是不可想象的。即使作者中出現幾個「吆喝胡鬧」的,手下功夫也很出彩。

三、理想和追求

我年輕的時候,個人的理想抱負是跟黨和國家的理想走的。屬於個人的空間幾乎沒有。我之所以走上書畫藝術的學習之路,是沒有選擇的選擇。理想是要靠途徑來實現的,只靠熱情和美好的描繪,那是夢想。如果將夢想作為追求的目標,那就好玩了。

做藝術是要有理想和追求的。我是個微觀主義者,因此我的理想和追求都只近不遠,比較具體。比如書法篆刻,我只追求四個字:清、奇、古、厚。其中清是我人生的基本理念,因此也希望手下的東西以清氣為主調。奇是我氣質、性情的東西,與生俱來,從思維、愛好、表達,好像都離不開這個字。所以也將它納入主旋律。古是審美的個人喜好,也是簡單、樸素的代名詞,它是我進入老年的一種綜合心境,雖然與時有乖,但不無真實與虛幻的交織。厚是我原先欠缺的東西,近十年來,對之日益感觸、日益神往。它不僅反映為人處事上,而在諸多方面都有褒義,只有與「皮」字結合除外。南方出生的人,大多靈巧有餘,而厚實不足。如果我的書法近期有了點厚的感覺,即是我移居北地以來最大的收穫,因為厚是北地所賜予我的。

轉自:書藝公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