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科學家在飲食環境影響肥胖率研究中取得進展

科學家在飲食環境影響肥胖率研究中取得進展

圖: 美國本土快餐店(FFR)和全餐店(FSR)分佈密度與貧困程度(A和B),受教育水平(C和D)以及非洲裔美國人口比例(E和F)的相關性。

美國人正在變得越來越胖,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高肥胖率還會帶來嚴重的併發症和昂貴的醫療費用。但什麼是導致肥胖率激增的原因始終是爭論的焦點。爭論的原因是,體重增加是由於能量的攝入>能量支出導致的能量盈餘引發的,而多種情況都有可能導致總能量的盈餘。有些研究將能量盈餘主要歸咎於體能活動的減少,也有一些研究將其歸咎於能量攝入的增加。而「飲食環境」的改變,例如容易獲得的低價、高熱量、低營養的快餐,通常被認為是導致能量攝入增加的重要因素之一。另有學者認為,傾向選擇低營養的快餐食物可能與缺乏教育和貧困有關。為確切的了解飲食環境是否以及如何影響體重,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John Speakman研究組分析了全美肥胖發生率與快餐店和全服務式餐館分佈密度之間的關係,結果表明二者之間缺乏關聯。該結果發表在2017年8月的《美國臨床營養學雜誌》(DOI:10.3945/ajcn.116.151407)

實驗設計和依據:作者假設,餐館密度即使只是與肥胖率部分相關,則可以預測,快餐店分佈密度高的地區(按當地人口計算)居民的肥胖率就高。此外,如果貧窮和教育程度低與肥胖率有關,則可以預測,如果用貧窮人口比例和平均受教育程度兩個變數進行校正之後,快餐店分佈密度與肥胖率之間的相關性就會消失。為驗證該假設,作者採用美國疾控中心發布的2012年肥胖率數據和美國農業部發布的快餐店和全餐店分佈密度數據進行了分析。結果與假設相反,餐館數量越多的縣,肥胖率反而更低,主要是因為如果某縣居民收入更高和受教育水平更高,就會有更多的餐館,高收入和高受教育水平是低肥胖率的典型特徵。事實上,如果採用收入水平和受教育水平進行校正後,餐館密度與肥胖率之間的相關性就不存在了。

結論:美國快餐店和全餐店的分佈密度與肥胖發生率之間不存在相關性。可能原因是在餐館就餐攝入的能量平均只佔總能量攝入的15%。該研究對於如何科學的制定政策以應對肥胖的流行具有重要啟示作用。

Speakman組留學生Mohsen Mazidi為該論文的第一作者,John Speakman研究員為該論文的通訊作者。Mohsen Mazidi受科學院-發展家科學院院長獎學金計劃(CAS-TWAS Presidents Fellowship Programme)資助。(來源:科學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