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演義趣聞:三國時的這對君子之交感動了上千年

演義趣聞:三國時的這對君子之交感動了上千年

三國時期是一個極其動蕩的年代,人與人之間為了權勢互相傾軋,爾虞我詐。但也出現過很多真誠的友誼。下面,我們就一起來看看三國時期一對感到千年的君子之交。

那三國時期的無論是小說《三國演義》還是史書《三國志》等一系列關於三國題材的文學和藝術作品都把其中的爾虞我詐描寫的暢汗淋漓。

不過這次我要給大家介紹三國中少有的一次君子之交,其中一位大家可能了解過另一個可能大家對他可能沒大有印象了,我來依次介紹一下吧。

網路配圖

先說後者,也就是羊祜

姓羊名祜(hu),字叔子。一個現在可能都消失的姓氏和一個我們不太常見的名字,沒了解的看官是不是覺得羊大叔好神秘啊,不急,且聽我細細道來。

羊祜是泰山南城人,家族也是名門士族,往上數他九輩祖宗當的都是二千石以上的官,並且都是享有清廉的官員,當然羊公也繼承了這一品質。

來看下他的家庭關係吧:

他的岳父是夏侯霸,就是後來被司馬懿逼到蜀國那頭去的老兄;

他姐姐是是司馬懿的長兒媳,也就是司馬師的媳婦;

他的姨母就是蔡文姬

這樣一看大家是不是豁然開朗已經對他有準確的定位了。羊祜小時候就被一位長者預言:不到六十歲必然建功立業。長大后的羊祜簡直就是氣宇軒昂、英俊瀟洒,用今天的話說就是高富帥啊,並且還學習好還是學霸,非常擅長論辯並以此聞名於世。

如此才華橫溢在做官不需要考試只要推舉的年代自然有高官厚祿向他招手,可是羊祜多次拒絕他人的舉薦,堪稱當時的顏回(孔子最稱讚的弟子)。

在羊祜十八歲(未成年)的那年,魏國發生了大事。魏明帝曹叡駕崩,只有八歲的齊王曹芳繼位,一般小朋友當皇帝都會出現輔政大臣兩派爭鬥,這次也不例外,這次是以曹爽和司馬懿為首的兩個利益集團。

曹爽是曹魏宗親又是大將軍,自然一出手便將司馬懿從輔政大臣踢到太傅一個無實權的位置上。大權在握曹大將軍開始驕傲並且在家中自比皇帝,典型的作死啊,司馬懿就等著他露出破綻呢。

後來自然被老謀深算的司馬懿給以謀反罪給殺了。可是這跟羊祜有什麼關係呢?

在曹爽得勢的時候羊祜與一個叫王沈的人一起被徵辟,但羊祜一如既往的拒絕了,不僅羊祜的老丈人被迫投蜀,就連王沈也受牽連下了崗。後來王沈稱讚羊祜有先見之明,但羊祜謙虛的說他只是不想參與這種事情,有才不炫耀這才是真聰明。

夏侯霸投蜀后,很多人怕受牽連與其和其家人斷絕關係,只有羊祜沒有這樣做。後來羊祜憑藉自己的才華和能力做了官一直平步青雲,直到司馬炎受禪后,羊祜因功受賞拜為中將軍、散騎常侍、加封郡公、食邑三千戶,但他怕樹大招風只接受了侯爵,他的夫人也一併收到封賞。

此時蜀漢已滅、魏國已受禪於晉,三足鼎立只剩吳國與晉對峙,司馬炎要成就千古大業自然要統一全國,羊祜文武全才自然也要用到,他被調任為荊州諸軍都督,假節。在這裡他將遇到他一生的敵人也是知音。

那個跟羊祜亦敵亦友的人是誰,他也是我在本文開頭提到的大家了解過的人,他就是謀划火燒連營的吳國大都督陸遜之子陸抗!

網路配圖

陸抗,字幼節,是陸遜次子、吳國實際奠基者孫策的外孫。又是一個高貴華麗的出身,陸抗與他爹陸遜 一樣都是一代儒將,《滕王閣序》中最後一句「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說的是陸抗的兒子後來西晉名士——陸雲、陸機。

相比羊祜,陸抗的人生多有坎坷。陸抗二十歲(剛成年)的時候父親陸遜受奸人楊竺等人的陷害含恨而死,陸抗為其父辯白,孫權消除了對陸遜的猜忌,封他為建武校尉,並讓他領陸遜部下五千人駐守武昌。

次年陸抗進封為立節中郎將與諸葛恪互換防區,諸葛恪發現陸抗駐地完好無損,而諸葛恪的防區柴桑卻有很多損壞的地方,諸葛恪自嘆不如。孫權去世前向陸抗坦白錯怪了陸遜,並將誣陷陸遜的書信一一燒毀。

隨後孫權幼子孫亮繼位,封陸抗為奮威將軍,陸抗一直在外守衛邊防。

直到後來到孫皓繼位,讓步闡代理西陵鎮將,這傢伙怕干不好就投降了晉國並且讓他的侄子去晉國當人質,你咋不讓你兒子去呢?陸抗知道后馬上去西陵圍攻,司馬炎趁機派了三支部隊去接應步闡,其中一支就是羊祜。

陸抗修築城牆,一方面防禦晉軍,另一方面想要藉此困住步闡,而且這也大大避免了腹背受敵。但是在修築過程中陸抗手下們並不情願,他們認為我軍士氣正盛,迅速攻打會在晉軍救援之前攻下西陵。

陸抗不以為然,他告訴部下,西陵糧草充足又有他任職西陵時留下的守城器械,所以攻打西陵不會很快成功,到時候腹背受敵就麻煩了。為了讓他們心服口服,陸抗安排了一次演習攻打西陵,結果失敗了,大家都一心一意的修築城牆。

而後,羊祜的五萬大兵已到江陵,大家都認為陸抗應該去守江陵,但陸抗又一次力排眾議,堅決固守西陵,他認為江陵城池堅固,不需要再調兵遣將,而敵人如果佔領西陵必定當地夷人一定會投降,到時候可就貽害無窮啊。

此時羊祜想吸引陸抗注意力聲稱要破壞江陵的大壩從這裡輸送部隊,而陸抗將計就計讓部下把大壩毀掉,羊祜得知后也不得不用車子運糧。

之後司馬炎派荊州刺史楊肇大軍逼近西陵,陸抗派兵沿長江南岸駐守防止羊祜合圍西陵吳軍,自率大軍憑藉圍城工事迎擊楊肇,尚未交戰,吳軍都督俞贊叛逃,俞贊深知吳軍虛實,於是陸抗連夜換防,將夷族兵和精兵更換防區。

第二天,楊肇果然攻擊原來夷族兵的防區,大敗而歸。

一個月後,楊肇進退無據,趁夜撤退,陸抗為防步闡趁機突圍,命令全軍鼓噪,做追擊楊肇之勢,而只派輕兵出擊,楊肇軍以為吳軍主力出擊,潰散而逃。這時陸抗與羊祜在戰爭中已成為知己,西陵之戰是吳國的最後一場勝仗,陸抗用它換來了晉國的重視更用它受到了對手羊祜的尊重。

網路配圖

經此大戰後無論是羊祜還是晉帝司馬炎都對陸抗不敢小視,只得派羊祜在駐守國境,此時吳國國力衰退也只有陸抗才能守得住邊疆,所以此後兩年二人雖各為其主但開戰時必定先下戰書通知對方絕對不搞偷襲、突襲。

而且羊祜也常常以德服人,在邊境有兩個吳國的孩子被羊祜的手下抓起來后經詢問,羊祜親自將孩子送回。有次晉軍在吳國國境行軍割了百姓糧食,羊祜便以相同的價格的東西買下糧食。

吳國人被羊祜的行為感動都尊稱他為「羊公」,陸抗更是對羊祜的行為敬佩不已,稱讚羊祜的德行度量是「雖樂毅諸葛孔明不能過也」,常常提醒部下學習羊祜的品德不然人心就跑到羊祜那裡去了,仗也就不用打了。

一次,陸抗問晉國使者:「你家將軍酒量如何?」使者道:「酒量倒是不錯,但只喝好酒。」陸抗心想這也是廢話誰家大將軍不喝好酒,陸抗便拿一壺好酒給使者讓他轉告羊祜這是我陸某人親自釀的,羊祜也是實在人,一聽老朋友送他親釀美酒二話不說喝將起來,部下們還怕酒中有毒但這羊祜想都沒想過。

禮尚往來,一次陸抗生病了,羊祜也不問就知道跟他前幾日得了一樣的病,便讓使者將他的葯帶給陸抗,陸抗也是力排眾議,很開心的服下藥,很快就好了。

由此而見,這二位真是三國乃至歷史上少有的敵人成為朋友乃至知己,彼此肝膽相照真乃大丈夫也。陸抗在世時,羊祜沒再想過滅吳,陸抗去世后羊祜表示積極伐吳,可見他對陸抗多麼的敬重。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