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痴迷宋詞:輕掩虛門梨花雨

痴迷宋詞:輕掩虛門梨花雨

文/姜子涵

【作者簡介】姜子涵,內蒙古赤峰市克什克騰旗人,酷愛文學,喜歡古玩鑒賞、旅遊攝影、時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紅山晚報》《松漠》《赤峰日報》等發表。代表作《獨語斜陽》《童年的紀念章》《黃花樹下》《秋天的木屋》等。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門外的微風輕輕拂過枝頭的梨花,一朵朵的花開輕涼灼白的,雅了一簾梨園,開的滿眼都是。當微雨飄過的時候,一縷縷清香繚繞著我,柔柔的漫過我的臉頰,我微閉雙眸開始細細的嗅香,熏染了那顆純簡的靈魂,慢慢添滿幽獨的一偶。佇立花開的地方,尋找心靈久違的記憶,那些記憶開滿了串串素潔,串串洛可可的顏色,一度的喜歡高潔冷傲的意境,可是今天怎麼也回不到那個硬朗的環境,那個時尚而又現代的場所。

此番情景讓我遙想了宋代的雨打梨花深閉門,那幕細雨潤花的極致,潔白的不染纖塵,靠近了都是一種心疼的傷害。那年春天,梨花似雪,開滿了古代的人家,遠遠看去,找不到房屋。梨花淹沒了青瓦紅牆,淹沒了田間陌上,煙雨江南,朦朧的美輪美奐,在靜怡的黃昏里一古牆,一院落,一虛門輕掩,輕掩歲月的慢慢光陰,時光美的悠長寂寞。

輕推門扉讓遐想悄悄地一縷一縷進去,探尋裡面的故事,裡面住著一位什麼樣的美人,她又是怎樣的生活,門裡究竟發生了什麼。其實人的思想總是愛跳躍穿入時光的門鎖里,尋找舊時的記憶,尋找那份好奇。尋找那份至今的相思。輕想一梨花落後都會令人傷感落淚,馨香空中瀰漫,醉倒了古人。一詞中的幾個字都能長出一行長長的相思,思念很遠,遠的千山萬水,遠的遊離你處,遠的不知去向。然而總有一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惆悵,那種惆悵深入輕門裡。深入想要解開的故事中……

時光有時候給相思的人一個冷冷的結局,那位古代女子心牽情繞常常在黃昏的時候把門虛掩,心的門也留有一縫隙,等待心上人輕推門,聽到他輕聲呼喚她的名字,可是終究希望越大失望越多,每每的都是嘆息回帷帳,獨守青燈思念伊人。有時候等待往往都是在嘆息中度過了青春的芳齡,回想人生哪堪寂寞寥落!等待輕叩門的心上人。也許這會用一生的芳華逝盡也等不來想等的人,這讓我心裡暗自落淚惋惜她們的感情白白的把青春流逝耗盡。成了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的結局。多少相思都是一路梨花帶雨……

重回李重元《憶王孫》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那個美麗而深情的女子啊,每當快到暮落時候都去關起重重的門,門的沉重聲都令她心裡愁楚失望,看見梨花落雨。每每的聽到杜鵑鳥的聲聲啼叫,妙齡女子的心都沉沉下落,淚光滿眼,她思念的人怎麼還不回來,她多希望聽見叩門的聲音,可是沒人來推此門,她輕輕的轉身回去,每天都是一樣。因為她自己寂寞,她的心事無人訴說,只好對著梨花發獃。對著門外寄予希望。自古以來春心波動,傷春的情節都在初綠的春天中,都在靜靜地孤獨中……

從古代走來,一場梨花雨下到今天,不肯停息,後來我才知道宋代的那些詞人,如陸遊題詩與沈園牆頭「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滿紙相思淚。一曲一曲道不盡其中滋味。(晏幾道《臨仙橋》)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好個相思落花,微雨雙燕。(柳永《雨霖鈴•寒蟬凄切》)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這是一首離別不舍的梨花雨,是一場泛濫一生的梨花情事,依依別過淚眼執手,此去經年煙波飄渺在冷落的秋天,下著心雨,別後思念形同虛設,這樣的心情能與誰訴說?

宋詞是一個訴說的感情的年代,是一個風花雪月的時代,是與花開花落有關的思念與別離的唯美光年,他們無不在思念與別離中度過他們清歡的一生,甚至等待一生,只愛一人,他們做著浪漫與傷心的夢,不願醒來,一旦醒來就再也看不見夢中的那個他了,就再也不會有佳期如夢的幸福了。更是沒有形同虛設的美景,我生怕驚醒古人的夢。只好小做訴說。

一路走來,梨花雨深閉門句句入心,不忍看,不可忘。李重元也許是那個離鄉的男子吧,他讓那個深閨的女子像梨花雨一樣的思念他,如果李重元是那女子心中的抽離,那是怎樣的苦楚啊,一個女人擁有的相思好似一場沒有結局的電影,一旦演完又是冷酷的結局,那是何等的不堪與零落啊!雖然冷酷悲涼那也比沒有相思的好啊。比一生都是白開水更好的多……

寫到這裡擱筆,天色已是夜幕了,我的這些文字好似重重的相思,相思的連屋裡的燈光都是昏暗的,怎麼也揮不掉隱不去,因為梨花雨的門以深掩,任其怎樣的輕叩也不會再開了……

痴迷宋詞:輕掩虛門梨花雨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