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聰明人」的「笨功夫」

「聰明人」的「笨功夫」

又是一度高校畢業季,手機再次被各所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刷屏」。其中,有幾篇演講讓我印象深刻。比如,知名作家、北大校友劉震雲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2017屆畢業典禮上的演講里,便說到了「要做笨人」,並講了兩個小故事。一個故事關於他的外祖母。外祖母割麥子割得非常快,是因為「只要紮下腰」就「從來不直腰」,「因為你想直一次腰的時候你就會想直第十次,第二百次,我無非是在別人直腰的時候割得比別人更快一點。」另一個故事關於他的舅舅。舅舅的木匠活特別好,原因就在於他捨得花時間去打磨一件東西,而舅舅在選擇原料的時候,也更喜歡那些長得雖慢,但品質更好的樹種。

這是兩個來自於生活的真實故事。我從中讀到的啟示是,不論是做事還是成長,不偷懶,不投機,一步一步,扎紮實實,結果自然會又快又好。這也許正是劉震雲先生所說的「要做笨人」的題中之義吧。可見,「笨人」其實是「明白人」,並不是真正的笨,只是去除急功近利,丟掉投機取巧,換句話說,是肯下笨功夫。外祖母割麥子為何比別人快,舅舅的木匠活為何做得好,說到底,並沒有什麼先天的稟賦或者特別的秘訣,而只是因為他們願意比別人多下一些笨功夫。

與割麥子、木匠活一樣,文學寫作其實也是一種勞動,一項手藝活,同樣需要下一些笨功夫。曾經看到過一篇對一位知名作家的採訪文章,談到寫作,他說,一直以來,他的觀點就是,明白人要下笨功夫。他自己便是這樣做的,為了一部不到十萬字的作品,他花費了兩年時間,行走了上萬公里。也曾認識另一位知名作家,對她的那本使其聲名遠揚的作品,佩服不已,心裡尋思,她的筆下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故事?後來才知道,為了寫作這部作品,她實地採訪達一年之久,光是搜集的資料就裝了十幾箱,採訪筆記就做了幾十萬字。

然而有些時候,人們也許只看到了表面。比如,將一部作品的成功僅僅歸結於抓住了一個好題材,或者是複雜高超的寫作技巧的運用,可是卻忽視了作者在文本背後所下的那些笨功夫——也許是在寫作之前,對於這一題材長期的大量的深入挖掘積累;也許是在寫作之中,對作品結構、語言反覆地構思及推敲;也許是在寫作之後,對初稿一遍又一遍地修改、潤色。誠然,一個好的題材或者高超的技巧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僅依靠題材,加點想象力,用點技巧,而沒有下一些笨功夫的話,這樣的作品是達不到厚重的分量的。

文學寫作要下笨功夫。事實上,不少知名作家都表達過這樣的觀點,他們也在以自己的寫作踐行著。這當中,不乏明白人、聰明人、有著先天寫作才華的人。何況眾多文學青年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