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學生參與寫課本,可能嗎?

學生參與寫課本,可能嗎?

Delmar Larsen給學生的課本漏洞百出,而且他自己也知道,教授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共犯。

2007年,Larsen開始在加利福利亞戴維斯講授物理課的時候,發現由著名作家所著的課本,售價每本高達200美金。

「剛開始我有點生氣,後來我想好吧,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自己寫一本教科書。」Larsen說。但是自己寫教科書是很貴的,Larsen也沒有很多錢,因此他決定利用現有的資源:他的學生。

近十年後,Larsen的工程-現在叫做LibreText-是一家類似於維基百科的企業。有些內容是來自於已經存在的公開資源,剩下的就是由學生、教授和其它專家貢獻編寫。自從該項目在加利福利亞大學戴維斯分校開展以來,至今已經有35家機構參與,並且現在擴展到了更多的科目。與此同時,這本免費教科書已經有大約2千萬的瀏覽量,而這些瀏覽時長,如果統計相加的話,一共要看500年之久。

和維基百科一樣,LibreText是一個大眾參與的實驗。有的時候,學生會被要求寫一些東西,或者去模仿現有課本寫一些東西。有些學生會作為志願者或者付費開發者去參與該項目。

但和維基百科一樣,這樣的項目最大的問題在於準確度。由於缺乏同輩審閱的過程,那麼有錯誤也就不容易被發現。Larsen說,競爭對手們常就這一點攻擊他們,尤其是傳統教科書行業的批評聲很多。他認為傳統教科書也有很高的錯誤率,而這也是他創辦Libre Text的初衷。

儘管Libre Text並未採用正式訂正流程,Larsen說他所有的同事都經常查看這些教科書。每個有編輯賬號的人都可以立刻修改錯誤,每個人都可以在頁面下方的反饋區提交財務。「我們會在收到郵件的半小時之內修改80%的反饋信息,」Larsen說道。「一旦問題被修改了,那麼就不存在問題了。」有的時候,Larsen會讓學生自己檢查某些頁面,或者會給找出錯誤的學生一些額外獎勵。「如果你給了他們額外的獎勵,你會對他們的恆心感到驚詫。」

這就是Sophia Muller,一個2014年的畢業生,加入這個項目的起因。那個時候,Larsen仍然將Libre Text看成一個傳統教科書的補充資料,而Muller則非常喜歡Libre,因為她看到這個材料可以用各種不同的方法被解釋。她指出Larsen在2014年做的一個實驗:他教了2門化學課,但是一門用的傳統教科書,一門用的Libre Text。在學期末,他發現Libre Text並沒有比傳統教科書差。「如果你可以花更少的錢學習效果卻一樣,那我覺得真的很不錯,」Muller說。她現在是作為Larsen的帶薪研究員,她會改正錯別字,美化圖片和處理壞鏈等等。

「這件事的真相是,沒有教科書或者資源會是百分之百準確的,而且永遠都不會是這樣,」Daniel Williamson,OpenStax的總監說。OpenStax以萊斯大學作為基地,他們也編輯免費,開源的教科書(有些還是和LibreText合作的)。「有人會告訴你他們的教科書是完美的」-但事實上,他說完美的教科書是那些可以馬上被更改的教科書。

OpenStax的教科書是有傳統審閱流程的-Williamson認為這對於任何想走向主流的教科書來說都是必不可缺的。但與此同時,他對於LibreText的非傳統的方式也表示樂觀。「這是另外一種模式,」他說,「但是其實本質上還是有審閱的。」

「破壞性路徑」

總體來說,當今的教育世界已經和十年前大不一樣了。大學每年都會對開放資源給予更多的支持,據報道,79%的頂尖技術官說OER在未來五年內會成為一個重要的課程內容來源。

但是在加利福利亞大學戴維斯分校內,「其實為了採納更多的開放資源,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Larsen說。「我的提議是現在需要用一種更具破壞性的方式來進入學校內。」

學生具有創辦課本的能力可能是LibreText最具顛覆性的部分了。有些教授,尤其是那些對這個項目不太了解的,都覺得學生還沒有寫課本的能力。「一方面,想到學生可以自己編輯課本聽起來很吸引人,另一方面,我也想要課本的每個章節具有連貫性。」Marc Facciotti,加利福利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助理教授說道。

Facciotti幾年前就沒有再用商業教科書了,原因是他的學生抱怨他的書和作業與考試不同步。他便開始使用OpenStax生物書,儘管他寫了絕大部分的內容。今年,他把他纂寫的內容投稿給了LibreText,也給了他在材料中加入Javascript的自由。通過加入Java,他可以將LibreText和Note Bene結合起來,這樣學生就可以在閱讀後留下評論了。儘管他現在還不允許學生直接修改材料,他也在嘗試一種新方法:可能未來他能創建兩份材料,然後讓學生修改其中一版。這樣的話,學生就可以慢慢的加入一些自己的內容。

像Facciotti這樣的教授還有很多,他們會因為教學原因嘗試開發源教科書,而且花費低也是一個加分項。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當教科書價格飛漲,學生每年付1200美元的時候,價格低廉可能成為他們使用開源教科書的動機了。

Jessica Coppola就是其中一位。她在Sacramento城市學院教授營養學,該學院60%以上的學生都是貧困生。「我經常有無家可歸的學生,或者要在給孩子買吃的和買課本之間做選擇的學生,」她說。「我必須為他們找到一個免費的課本。」

Coppola找了很多開源資源,但是大多數對她的學生來說都太難了。因為她聯繫了Larsen,他找到了營養學領域的人並將他們聯合起來,通過LibreText,創辦了新的資源。「我聯繫他的24小時內,他就有我的電子書的初稿了,」她說。

現在,大多數時候都是她自己編輯課本,而且她也喜歡把課本內容和事實聯繫起來。例如,她如果將食物中毒這一章,她就會將最近食物中毒的新聞加入進來。但是對於大多數部分,她仍然堅持傳統教學結構。

儘管如此,她還是會偶爾想念一些傳統課本的內容。在她使用LibreText之前,她的舊課本還附贈一個自適應的測試系統,這樣就能迅速識別學生的薄弱項從而節約時間。她覺得這種形式很好。但同時,她的一些學生卻無法接觸到這些資源,因為他們沒有錢去買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