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將隨故宮青綠山水特展於9月展出

王希孟《千里江山圖》將隨故宮青綠山水特展於9月展出

作者:趙多多

7月26日,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新華網論壇現場透露:故宮所藏北宋畫作《千里江山圖》將於今年9月在午門雁翅樓展出,儘管最終展覽信息仍有待故宮博物院官方正式發布,但這一消息已經令眾多在年初故宮展覽計劃中就關注此展的人感到振奮。

故宮博物院年初發布的2017年展覽計劃

溪的美,魚知道

風的柔,山知道

那流傳千年的故事難忘記。

《千里江山圖》,北宋,王希孟,絹本設色,縱51.5cm,橫1191.5cm

在十大傳世名畫中,有兩幅誕生於宋徽宗政宣年間,一幅為世俗繁華的史詩——《清明上河圖》,另一幅為錦繡河山的頌唱——《千里江山圖》。《清明上河圖》於2015年故宮博物院建院90周年「石渠寶笈」大展中展出時,觀展人數眾多,一時間「故宮跑」成為了一種博物館現象。而《千里江山圖》相較之下則略顯低調,公開展出次數屈指可數:上世紀共展出過兩次,一次在50年代,另一次在80年代末為配合《美術全集》籌備而開卷。自此,《千里江山圖》近三十年來未與世人見面,直到2009年,才有過一次短暫的非全卷展示。2013年,在「故宮藏曆代書畫展」第六期展覽中,《千里江山圖》才迎來首次全卷展示。

《千里江山圖》局部

《千里江山圖》為絹本畫,絹本中蠶絲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質,有機物的保存本就非常困難,歷經千年的蠶絲更是極易折斷,且畫卷上很厚的礦物質顏料,時間一長便極易脫落,這使得每次開卷展示都不可避免的會損傷畫作原貌。在當前古畫修復技術沒有重大突破的情況下,對於開卷就會受損的《千里江山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這也就是《千里江山圖》很少公開展示的原因。

蔡京跋文

與張擇端一樣,《千里江山圖》作者王希孟的生平及相關資料在史籍中也無記載。唯一可靠的記載就是此畫的第一位收藏者蔡京在卷后的一段題跋:「政和三年閏四月一日賜。希孟年十八歲,昔在畫學為生徒,召入禁中文書庫,數以畫獻,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誨諭之,親授其法。不逾半載乃以此圖進,上嘉之,因以賜臣。京謂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千里江山圖》局部

在《千里江山圖》中,我分明看到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歲,長几歲,小几歲,不會有《千里江山圖》,他好像知道,過了幾年就死了。——陳丹青

由此可見,《千里江山圖》大致是在政和三年(1113年)由時年十八歲的王希孟完成,王希孟本是畫學里的學生,學成后被召入宮中的文書庫。畫學是北宋徽宗的一項繪畫教育創舉,此舉旨在培養繪畫人才,提高未來翰林圖畫院畫家的綜合藝術修養。這是歷史上最早的宮廷美術教育機構,也是古代唯一的官辦美術學校。而宋徽宗無疑正是這個學校當中最權威的老師,《千里江山圖》可以說是徽宗師徒共同的「夢裡江山」。

《千里江山圖》局部

你看《千里江山圖》的開闊,開闊得非常具體,如果把這幅畫割成無數個局部,每個局部都可以是一幅畫。這自成格局的景別,每一個景別,又有這麼多詳確動人的細節。——陳丹青

在這之後的很長時間裡,有據可查的文字資料中似乎已經完全遺忘了王希孟,在存世的宋代繪畫中也沒有再看到其他王希孟的作品。直到清代,收藏家宋犖在一首論畫的絕句中才再次提到了王希孟,詩云:「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親傳筆法精。進得一圖身便死,空教腸斷太師京。」並自注云:「希孟天資高妙,得徽宗秘傳,經年設色山水一卷進御。未幾死,年二十餘。」

《千里江山圖》局部

此畫若真是王希孟在十八歲時所畫,而他如若真是在創作完此畫后不久就辭世了,我想他也不會遺憾。因為他降生在山水畫的黃金時代,他在黃金時代只有十八歲,他在十八歲上得到了宋徽宗的親自調教,如此這般,估計他也不清楚,怎麼會畫出這樣偉大的作品。如果不是天賦,那就只能說是上帝握住了他的手,為他畫下了這一片浩渺的江山。

元代李溥光於卷尾跋文

全卷系大青綠山水,主體部分用石青石綠,淡色渲染高空和水面,在山腳和半空露出絹的本色,頓顯陽光燦爛之感,全幅構圖景象開闊,取用傳統的散點透視法,其構圖屬於北方山水畫派的系列,以略帶俯視的角度橫向展開了全景式大山大水,氣勢宏大。主題分為六段,各段均以延綿的山體為主要表現對象,自然而連貫。或以長橋相連,或以流水貫通,使各段山水既相對獨立,又相互關聯,巧妙地連成一體,靈活地體現了「景隨步移」的藝術效果,將不同視點的印象統一起來,巧妙地組織了空間。而其間的山村野渡、竹籬茅舍、莊園寺觀、水榭樓台則各依地勢,道路相通,皆可行、可望、可游、可居;人物如蟻,但姿態分明;飛鳥輕輕一點,則水波盪開,漁舟遊船盪曳其間,為畫面平添諸多動感。難怪元代著名書法家李溥光在卷后的跋文中贊到:「予自志學之歲,獲觀此卷,迄今已近百過。其功夫巧密處,心目尚有不能周遍者,所謂一回拈出一回新也。又其設色鮮明,布置宏遠,使王晉卿、趙千里見之亦當短氣,在古今丹青小景中,自可獨步千載,殆眾星之孤月耳。具眼知音之士必以予言為不妄雲。」

乾隆於畫上題詩:江山千里望無垠,元氣淋漓運以神。北宋院誠鮮二本,三唐法總弗多皴。可驚當世王和趙,已評一堂君若臣。曷不自思作人者,爾時調鼎作何人。丙午新正月御題

《千里江山圖》創作問世以來,由徽宗趙佶賜給了蔡京,后又歸南宋內府,卷前有宋理宗「緝熙殿寶」印。到元代,為李溥光收藏,卷後接紙處有他在大德七年(1303年)的題跋。清初為梁清標所得,他自題了外簽,又在本幅及前後隔水、接紙上蓋有梁氏收藏印多方。此後,《千里江山圖》便進入乾隆內府,作品中有乾隆的詩題及印璽多方,並著錄於《石渠寶笈·初編》中。清亡,由溥儀盜出宮,解放後由國家收回,現今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千里江山圖》局部

丹青不負少年頭,王希孟此生的使命也許就為完成這樣一幅大尺幅的青綠山水,年僅十八歲的他不知何來的這氣勢與境界,也許這就是天賦。這幅畫打動我們的是色彩、尺幅、格局,是美,也許更是那份獨屬於年輕的生機與活力。

參考文章:

楊新:《關於<千里江山圖>》,《故宮博物院院刊》1979年02期。

餘輝:《丹青不負少年頭——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圖>賞析》,《光明日報》2014年3月18日,第12版。

劉學惟:《北宋畫院與王希孟<千里江山圖>》,《文藝爭鳴》2010年第24期。

本文章來自美術報APP

美術報網址:http://www.zgmsbweb.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