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34比21:金曲獎背後隱藏的玄機,你看懂了嗎?

34比21:金曲獎背後隱藏的玄機,你看懂了嗎?

還有幾天,2017金曲獎就要揭曉了,提名早在5月中就已公布,許多人不一定看得出裡面暗藏的玄機,我們來看看裡面的門道。

先來看部分入圍名單:

評審團獎:生祥樂隊

年度最佳專輯獎:生祥樂隊

最佳編曲人獎:荒井十一等

最佳專輯製作人獎:荒井十一

最佳專輯製作人獎:杜凱、戈非(Mr.Miss)

最佳國語男歌手獎:黃明志

最佳樂團獎:FLUX

最佳演唱組合獎:原子邦妮

最佳演唱組合獎:Mr.Miss(杜凱、劉戀)

最佳演唱組合獎:火星電台(黃少峰、曾宇)

最佳新人獎:FLUX

最佳新人獎:Mr.Miss

……

△2017年6月24日晚7點,第28屆金曲獎將在台北小巨蛋舉行頒獎典禮(圖片來自網路)

初看,原創音樂人及其作品越來越受重視,大陸音樂人的分量越來越重。

仔細看,卻有另外的門道。

你知道嗎?以上所有這些入圍音樂人及其作品,都有一個共同點——這些音樂人都選擇了一家叫派歌的版權代理機構提供的數字音樂版權代理服務。

這一屆金曲獎提名,派歌代理版權的音樂人,入圍的獎項一共34項!

而傳統唱片業巨頭索尼音樂旗下音樂人,拿下21項入圍。

34比21——一邊是不怎麼被大眾熟知的「小」公司,一邊是音樂產業的「巨獸」。

它說明了什麼?誰又是派歌?

近年來,原創音樂人受到金曲獎越來越多的重視,這會推動華語音樂原創性與多元化

把華語音樂打包,派向全世界,拿了個北美冠軍

派歌,英文是Packer,有打包者的意思。它專門把音樂人的作品版權進行打包,然後派發到全球各大平台的專業機構。

他們最近被音樂界口口相傳的一大成績是——第一個Spotify北美冠軍正是經由派歌打包,分發到全世界,從而奪冠的。Nocturnes曳取是北京一支電子風格的獨立搖滾樂隊,樂隊成員一位來自青海,另一位來自愛爾蘭。Nocturnes曳取所屬的草台回聲把作品版權代理交給了派歌,沒多久,他們的單曲《Shutter》就空降Spotify,成為Spotify Viral 50的冠軍。

△在全球最大的在線音樂平台Spotify上,Nocturnes曳取的單曲《Shutter》拿下了北美冠軍

派歌發來的資料介紹說,他們是2014年成立的數字音樂代理服務機構,組織架構上,隸屬於一直以來專註優質內容的街聲(StreetVoice)。與傳統的唱片公司完全不同,街聲是一個音樂平台,除去派歌,還創辦了廣為人知的簡單生活節、第一個錄音棚視頻直播節目《大事發聲》。同時,它也是一個原創音樂社區,任何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原創作品上傳到他們的網站,會得到來自不同地區樂迷的關注。

△《大事發聲》創辦於2016年3月,是第一檔錄音棚直播視頻節目,2017年5月,《大事發聲》升級為超級版,李宗盛、李劍青創造了節目開播以來在線觀看人數的新紀錄

街聲創辦已經十一年,早年在台灣,幾乎所有原創音樂人的新作,都是在那裡首次發布,有的只是小樣,但還是會因質樸、真誠得到各式各樣的鼓勵、讚譽。

徐佳瑩、盧廣仲、韋禮安、白安……許多如今已經成績斐然的音樂人,最初都是在街聲上傳自己的作品,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當初,他們都是街聲上的「草根」。有趣的現象是,儘管最早上傳到街聲的小樣後來都製作了錄音室版本的正式單曲,但還是有很多樂迷對最初街聲版本的質樸念念不忘。

形象說,街聲是原創音樂的孵化器。

版權還能增值,甚至可以持續

其實,所有音樂人在經歷了早年的培育階段后,當他們正式踏入音樂行業之後,都會面臨一個問題——如何處理複雜的音樂版權問題。

版權,尤其在大陸地區,是幾乎所有音樂人「心中永遠的痛」。1990年代前後,盜版泛濫,版權處於尷尬的境地。互聯網時代,付費模式日趨成熟,版權的重要性逐漸顯露。但放眼整個行業,具備處理紛繁版權事宜的機構及專業人士,卻寥寥無幾。

這樣的大背景,數字音樂代理服務就有了巨大的舞台與空間。音樂人也普遍希望能有一家專業、細緻、耐心的機構能處理自己的版權事宜。

2016年,趙雷經紀人齊靜意識到了版權的重要性。這一年,趙雷的音樂已經具備了相當的影響力,找齊靜來談趙雷版權合作的音樂平台絡繹不絕,「都是馬上就能拿出真金白銀的,只要簽約,錢就在那裡。」

可最終齊靜選擇了派歌。雙方簽下了一紙合約,趙雷和派歌一起,刷新了獨立音樂人數字音樂發行的新記錄。

入圍本屆金曲獎的Mr.Miss是大陸獨立音樂廠牌草台回聲旗下的簽約藝人,2016年10月,草台回聲獲得娛樂工場的天使輪投資,成為目前大陸最受矚目的獨立音樂廠牌之一。除了Mr.Miss, 前面提到的拿下Spotify北美冠軍的Nocturnes曳取也隸屬於草台回聲。

△Mr.Miss入圍金曲獎多個獎項,在豆瓣、知乎等社交平台上,樂迷一片歡呼

草台回聲CEO戈非也入圍今年金曲獎最佳製作人,他認為,Nocturnes曳取能取得這樣的成績,與派歌在數字音樂服務領域的高度專業密不可分。事實上,草台回聲選擇派歌作為自己的版權代理,一開始也正是因為戈非看中了派歌的海外發行能力,華語音樂好的原創作品越來越多元,也需要更多機會在全球亮相。戈非認為,因此華語音樂的海外傳播變得越來越重要,尤其對於草台回聲來說,旗下眾多藝人的作品都具有強烈的國際性,除了Nocturnes曳取,還有同樣「中西合璧」的搖滾樂隊變色蝴蝶,以及雲南雷鬼樂隊Kawa。

不過,雖然街聲在台灣早就名聲鵲起,但進入音樂行業多年的戈非對街聲也不甚了解。在與街聲派歌團隊接觸之後,派歌在版權代理以及發行上的優勢讓戈非看到這個團隊的專業性,在派歌幫助草台回聲取得一系列海外發行成果之後,戈非決定將草台回聲的大陸地區版權代理也全部交由派歌負責。

派歌負責人梁淑美認為,音樂人要尋找氣味相投的平台 ,「音樂人不是只寫歌,你要了解你的價值,還要知道你的歌有沒有人聽,或者哪些人在聽。」

在過去一年裡,陳粒專輯《小夢大半》、李志《在每一條傷心的應天大街上》等相當多大陸音樂人的作品也是透過派歌,登錄台灣Apple Music、KKBox等台灣各大主流音樂平台。他們的音樂也藉由派歌在Spotify、YouTube等平台的業務分佈,傳播到全世界。

△陳粒的《小夢大半》由派歌代理海外數字發行,之後獲得Apple Music台灣地區首頁推薦

一份成績單已經引起了音樂行業的廣泛注目——2016年網易雲音樂年度播放量前五名的原創音樂人中,有四組都由派歌代理版權事宜,他們分別是趙雷、李志、陳粒、謝春花。

派歌合作的原創音樂人名單中還包括逃跑計劃、Faye飛(前飛兒樂團 F.I.R.女主唱),最近引發轟動的說唱組合Higher Brothers等。

在大陸地區拓展業務一年多,派歌已經代理了大陸Indie Major的半壁江山。Indie Major意指獨立製作經紀,但有主流市場價值的音樂人。

「派歌,如同音樂人的理財專員,協助他選擇適合的增值理財方式。我們一直在為音樂人建立透明、清晰的版權管理,定製增值模式與體系。」梁淑美說。

音樂版權居然這麼值錢?!

事實上,無論是摩登天空還是草台回聲受資本追捧,還是各路獨立音樂人越來越被湖南衛視這樣的主流媒體,及更為廣泛的大眾追捧,都從側面說明,創作型音樂人的浪潮已經襲來,在這之中,類似街聲派歌這樣的版權代理機構的作用也就顯得愈發重要。

但獨立音樂人的版權規模到底有多大?做獨立音樂人的版權代理是有利可圖的嗎?

類比美國,目前美國音樂市場一年的總產值是138億美金,其中數字音樂的收入還在逐年增長,而大陸音樂市場總產值目前是10億美金,只有美國市場的7%。不過,這一切正在發生變化,首先因為人口是美國五倍,在政府加大版權保護力度之後,版權的價值日益明確,2016年,大陸音樂市場數字專輯下載造成的收入增長了400%,而今年看起來會有更大幅度的增長。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全球市場資料的分析顯示,當人均收入超過8000美金時,文化消費佔比會急劇增加。比如,美國和日本的人均年文化消費都達到了9%。剛剛在2016年跨過了人均收入8000美金的門檻,但是文化消費只佔比3%。因此,的文化消費有著極大的成長空間,而音樂內容是文化消費的另一核心,音樂消費的高速成長是未來的必然趨勢。

梁淑美表示,「我們2016年年底制定預算收入時還是比較保守,結果沒想到今年2月還沒過完就已經達成了目標」。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梁淑美說,「看到這麼多的熱情創作者與廠牌,協助他們完成所有的程序是一個壓力很大,但是很快樂的事」。

趙雷經紀人齊靜回顧與派歌合作的歷程說,「我和趙雷做很多事情都是憑感覺,不過雖然我信任派歌,但我還要說服我的團隊」,她把派歌以往在台灣做的事情拿給團隊看,說服了團隊。李志曾經為維護版權,花了5年時間去打官司,但齊靜覺得自己沒有這樣的精力,所以她去跟一家一家版權代理談,最終選擇了派歌,因為「感覺對了」,齊靜說,「他們會毫無保留地跟我分享版權方面的經驗」。

△趙雷《無法長大》發行不到兩個月,不斷刷新原創音樂人作品付費下載的紀錄,目前已經突破40萬張

針對讓原創音樂人糾結了許多年的版權問題,梁淑美認為,「大部分的獨立音樂人甚至廠牌,都不太熟悉版權的專業知識,不太了解發行的策略,包括上架的時機、推廣的方向,這些工作牽涉非常多繁瑣的細節」,在與獨立音樂人合作的過程中,派歌團隊需要不斷和所有的獨立音樂人討論說明。

與此同時,版權市場的大環境越變越好,除了國家政策方面的支持,版權市場本身也有很多微妙的變化。最近傳聞環球唱片將自己的全球曲庫獨家授權給騰訊,時限為三年,收穫巨額授權費,不少人都驚呆了,他們不敢相信原來版權這麼值錢。「這是很值得玩味的事,環球一向奉行非獨家授權,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機獨家? 另外一個重點是,這個曲庫的主要組成,95%以上都是過去的母帶版權積累,而且以台港歐美日韓為主」,有音樂產業資深業內人士評論道。

關於這些問題,業內人士這樣解讀:「內地過去沒有過嚴格意義下的流行音樂唱片工業,現在的幾大版權方都是海外公司,也很少海外的大公司真正投資大陸的音樂人才,這樣的歷史原因構成了如今獨立音樂人崛起的背景。但是仔細理解,你會發現,獨立音樂人其實都是創作音樂人,因為只有自己擁有完成作品的能力,才能獨立發展。再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全球的音樂產業,都是以創作音樂人為核心。所以獨立音樂人的大量崛起,可以視為大陸音樂產業步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美國有一家版權代理公司,被譽為音樂產業的「准獨角獸「,這家名為Kobalt的公司最近獲得了7500萬美元D輪融資,而其多年來正是以致力於為音樂人創造公平透明的版權數據追蹤和版權支付系統而著稱。

而大陸原創音樂人創造的版權價值正在呈現井噴趨勢。

那麼多金曲獎音樂人都選擇派歌,為什麼?

不過,派歌並不是華語地區唯一一家版權代理機構,為什麼卻受越來越多獨立音樂人和獨立音樂廠牌的青睞。

這是因為,事實上他們選擇的不只是一個版權代理體系,推出派歌服務的街聲也不只是一個版權代理的公司,街聲致力於為音樂人搭建完整的產業鏈布局,而這恰恰是大多數音樂公司忽視的。

旅行團樂隊成團於1999年,2005年與唱片公司簽約9年, 2014年,合約到期,旅行團選擇不再續約,經紀人牧師也跟著他們獨立出來,「過去,有時候我同一個時間段要一個人帶好幾個團隊,精力不能集中,但是經營好一組藝人是要需要我百分百投入的,旅行團也覺得獨立出來能嘗試更多事情。」

△旅行團、魏如萱在《大事發聲》以原創性及優異的現場表現,收穫超過50萬人次觀看

在越來越多音樂人選擇獨立經營的情況下,專業分工也顯得愈發重要。

在音樂產業資深人士看來,「音樂的產業鏈變遷巨大,傳統唱片業時代,資訊相對封閉,傳統唱片公司內建製作體系,用廣告與通告等相對單純的手段,面對有限而封閉的媒體環境,以及高度同質性的消費群體」,「但是當資訊浪潮來臨時,音樂人不需要唱片公司的製作部也能自行創作,製作人不需要唱片公司就可以自行成立廠牌,此時他們面對的是無限多的媒體環境以及受各種潮流影響的消費者。這個時候,產業鏈就徹底改變了,相對的,音樂公司也需要跟著做出調整」。

首先,獨立音樂人需要有好的現場環境去表演,比如Livehouse和音樂節;其次,他們需要有專業的視頻節目,讓聲音和表演得到最好的傳達;同時,還需要有專業的版權管理,協助獨立音樂人處理他們不熟悉的版權知識,制定專業的發行策略,各個環節環環相扣。

而街聲自2006年成立開始,就在謀求深入產業鏈的布局。2009年他們在台灣做台北Legacy Livehouse,2014年開始做派歌服務,並在這一年將在台灣壯大起來的簡單生活節引入到上海,2016年和騰訊視頻合作《大事發聲》第一個錄音棚直播現場視頻節目,深入到音樂產業的各個環節,而他們的布局也恰恰在獨立音樂人浪潮來臨之時走向成熟,並準備為其所用。

△迄今為止,街聲團隊策劃的簡單生活節已經在上海連續舉辦三屆,成為大陸音樂節市場最具影響力的品牌之一

街聲總裁賈敏恕表示,街聲致力於為獨立音樂人打造一個真正專業的發展環境,為消費者創造高品質的聆聽經驗。

「我們當年在北京做『火』的時候,其實就是做這個工作,把爆發的文化力,透過專業的工作傳遞出來,為青年創作創造最大的價值。20年之後,我們又走到了青年創作力再度開始爆發,聽眾也開始需要的時代,政府加大版權保護的力度,收費模式更加普及,就可以為每個環節的音樂工作者創造合理的收入。我們看到這麼多充滿熱情與才華的年輕人,我們要做的就是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推動力。」賈敏恕說。

更多精彩原創內容

可以點擊下列圖片

人物故事 | 張培仁,他曾是台灣最牛唱片企劃人,也來內地掀起了搖滾樂高潮,如今回歸初心過「簡單生活」

商業評論 | 7500萬美元D輪融資成為「准獨角獸」,Kobalt公司獲投對音樂版權市場有何啟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