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江蘇常州「奶茶哥」為音樂夢拒接千萬家族企業 把老爸告上法庭

江蘇常州「奶茶哥」為音樂夢拒接千萬家族企業 把老爸告上法庭

擁有一家成熟企業成為千萬富翁,是很多創業青年追逐的夢想。

可在常州金壇,卻有個「90后」大學生程軍,為了自己的音樂志趣,在得知父母為讓他接班,把家族企業「擅自」過戶到其名下后,將父母告上法庭,拒接這超千萬的產業。日前,金壇法院一審判決,宣告這起家族企業轉讓協議無效。

7月3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與這對父子進行了對話,發現雙方態度在悄然變化。父親表示尊重兒子的選擇,而兒子一開始強烈的抗拒態度,也變得溫和起來。

大二學生成為坐擁千萬的老闆

老程是常州金壇的一位知名實業家,擁有幾家經營狀況不錯的工廠。

過去20年,他和妻子摸爬滾打,終於把自家原本不起眼的小作坊帶上正軌,成為先進的機械裝備配件、增壓器專用加工企業,主打產品進入石油、鐵路、航運等行業,經營和效益越來越穩健。

這兩年,年過半百的程先生開始考慮讓兒子程軍來接班的問題。

程軍在南京某高校音樂專業就讀,他一直渴望在音樂之路上有所成就,起初對做生意絲毫不感興趣。程先生夫妻多次苦口婆心地給他上「社會課」,最終的結果卻事與願違。

溝通無果后,程先生和妻子商議后,在2016年5月趁兒子在校讀書時,到當地工商部門辦理了企業名稱變更手續,並向工商部門出具2016年5月12日擬定的企業轉讓協議書一份,主要載明程先生「將自己名下的企業資產和企業名稱一併轉讓給程軍,程軍一次性支付轉讓款1200萬元,轉讓手續由程先生代為辦理」,協議書落款處還有「程軍」的簽名。

生米煮成了熟飯。原本在讀大二的程軍轉身成了名副其實的老闆。

兒子不領情,與父母對薄公堂

去年放暑假回家,得知自己成了家族企業的合法所有人,程軍不是興奮,而是惱怒,要求父母撤銷轉讓。幾番與父母商議無果,去年12月底,他果斷將父母告上了法庭,要求判決簽訂的企業轉讓協議書無效。

從江蘇法院裁判文書網上公開的該案判決書可以看到,程軍通過代理律師陳述了理由:他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父母冒用自己的簽名簽訂了企業轉讓協議書,並在工商登記部門將原本父親名下的企業變更到自己名下,這才訴至法院。

被兒子告上法庭的老程有些難過。他在法庭上說,自己年紀大了,期望兒子來接班。可兒子念的是音樂學院,想將來根據自己的興趣發展,加上現在企業還有點貸款,他可能對此有些擔心。那份轉讓協議上的簽名是自己和妻子代簽的,整件事情事先的確沒跟他說過,企業變更登記過後才告訴他的。

法院審理查明,程先生和妻子在兒子不知情的狀態下,代他簽了轉讓協議書。企業變更登記后,還是他的父親在經營,程軍作為未畢業的學生也沒能力支付1200萬的轉讓款。企業轉讓協議書並非程軍本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前不久,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該企業裁定轉讓協議無效。

涉嫌規避債務?法院說「NO」!

承辦該案的金壇法院法官高妍彥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一接手這起案件,她腦海中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新鮮」。可職業敏感又讓她瞬間產生了疑問:打這樣官司,會不會是企業為了規避債務?

於是,法院立即通過多種渠道,對程先生名下的這家企業的經營狀況和負債情況進行調查。結果發現,這家企業在省內外沒有捲入任何經濟糾紛,也沒有不良債務問題。因而,也不存在虛假訴訟的可能了。因案情簡單,法院決定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審理。

紫牛新聞記者對話父與子

高富帥白天打工賣奶茶,晚上學雅思

現在高校已經放假,不過程軍沒有回家。程先生說:孩子還在南京,白天打工賣奶茶,晚上學雅思,為出國求學做準備。他這樣追求上進,我們也很支持。

程軍是個青春帥氣的小夥子。得知記者的採訪意圖,正在南京一家奶茶店打工的他,開始非常抵觸,表示不願再就這件事多談什麼。經過多次聯繫,他最終同意,讓女友小張代表他回答紫牛新聞記者的問題。

小張透露,關於程軍和他父親程先生的糾紛,她很清楚。程先生把企業過戶到程軍名下,試圖讓他開始有一個男人的擔當。程軍的抗拒主要在於他對人生有自己的規劃,而程先生的這一行為打亂了他的計劃,特別是他的音樂夢想。

「雖不是上市企業,但也是有數千萬資產的企業,一畢業就要承擔如此重大的責任,而自己可能再也沒機會出去闖闖、看看,他的內心當時可能有些抗拒,這才有了那起官司。」小張委婉地說。

回頭看來,這一看似衝動的決定,其實埋藏著一個追夢男孩的理想與堅持。

「他從小就被家裡寵著,但這一年他的轉變很大,即將成為大四學生,經歷了與父親的糾紛,他開始對未來有了更切實際的規劃。」小張說,程軍白天在奶茶店打工,晚上學習雅思。打工是為了鍛煉自己的獨立能力,學習雅思是為了能去澳洲或英國留學。

父親:理解兒子想去闖闖的想法

如今,官司的糾結已經過去。7月3日,談起這件事情,老程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顯得很平靜。

「我覺得自己年紀大了,他也快要畢業了,想把企業給他,我在旁邊幫襯著,讓他快速成長起來。那會兒兒子就不同意,他想出去繼續學習。」程先生表示,最後鬧上法庭,是他沒想到的,但並不怪孩子。孩子長大了,對自己人生有規劃,「他說自己就想要出去闖闖,不想老是依靠我們,這種想法很正常,做父母的也該尊重他的意見,也不再強迫他畢業之後回來接班了。」

程軍與父親的這起官司,是一起並不引人注目的家庭糾紛,但也多少折射出當前家族企業持續發展與年輕一代人生規劃的衝突。老程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就在眼下,他身邊類似這樣面臨接班困境的家族企業,並不在少數。

兒子:讓自己變強大了再考慮接班

據小張透露,現在程軍已經與父親達成共識,音樂確實曾是他的興趣、夢想,但這一夢想並不太可能成為他一生的職業。他也逐步願意接手父親的家業,但前提是能出國系統地學習商科,並去大公司實習鍛煉一段時間,積累相關經驗,讓自己變強大了,用專業姿態承擔起他該承擔的責任。

詩和遠方,眼前的苟且,都該得到包容

江蘇省社科院社會學所原所長陳頤:當代社會是一個越發多元化的包容性社會,越來越尊重和接納個人在不傷害國家與他人利益下做出的選擇。

程軍在面臨家族產業繼承的問題上,他不管作出什麼樣的選擇,無論是白手起家、自己闖蕩一番,還是繼承家業,都是應當被接受的。程軍曾有過對音樂的執著追求,但後來基於現實,逐步同意接手父親的公司,這個變化,看起來有幾分理想讓位於現實的悲愴色彩,但年輕人在做出職業規劃時,確實需要冷靜地考慮現實。

「關鍵不在於選擇了什麼,而是在選擇后,你是否腳踏實地地去做。」陳頤說。

via揚子晚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