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夜幕下的漁船慘案

【蕪湖重大命案偵破紀實】夜幕下的漁船慘案

蕪湖市無為縣無城鎮的北門冷凍廠附近,有一片老舊的宿舍區,沿著一排臨時搭建的簡易小屋拾級而上,伴著陣陣犬吠,可以看到一條初春時節盛開著油菜花的河堤。

無為縣刑警梁介飛領著我走在這條河堤上,他對這一帶情況很熟

河堤的左側是一片水塘,有村民在這裡從事養殖;河堤的右側便是裕溪河,沿著河堤步行幾十米,便能看到三三兩兩停泊著一些漁船。這些漁船分為兩種,一種用於打魚和在船岸之間通行,另一種漁船則從岸上拉進了電線,架設了衛星電視接收器,顯然是用於住家。

當地政府推出的「漁民上岸工程」讓不少世代在裕溪河捕魚的漁民搬進了鎮上的安置小區,漁民們開始進城打工,在鎮上從事其它職業。但依然有一些文化程度偏低,沒有其它技能的漁民以船為家,靠打魚為生,37歲的劉某便是其中之一。按他的話說:「如果離開了漁船,晚上在居民小區的房子里根本睡不著覺!」

劉某的住家船裝潢得也是像模像樣,卧艙內鋪了地板和護牆板,安裝了鋁合金窗戶,添置了新式的傢具,卧艙門楣上貼著紅色的條幅,醒目地寫著「富貴家美滿幸福」幾個金色的大字。

這裡的漁民有一個習慣,通常是深夜外出打魚,將老人孩子們留在船上睡覺。之所以形成這樣的習慣,據說與一些漁民為了躲避監管選擇夜間非法捕撈不無關係。如此忙碌一個通宵之後,第二天早晨他們才回到住家船上,招呼孩子們去鎮上上學。

2014年11月18日早晨5點多鐘,劉某和妻子從外面打魚回家,上了住家船卻大驚失色:11歲的兒子小軍被人打死在卧艙的床上,13歲的女兒小美則被人打倒在地不省人事!

「富貴家美滿幸福」的「漁家夢」就在那一刻徹底破滅了!

劉某的朋友李某5點53分向無為縣110指揮中心打了報警電話,市縣兩級公安局領導迅速趕到案發現場組織偵破工作,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和物證鑒定處的專家也很快抵蕪指導、協助案件偵破。

領導同志親臨現場指揮偵破工作

蕪湖市刑警支隊副支隊長王建是案發當天上午趕到現場的,據他介紹,死者小軍是無為縣城北國小四年級學生,傷者小美是無為二中初一學生。傷情主要集中於頭部,兩人衣著完整,女孩無性侵現象,家中財物未少,也沒有大的翻動。現場有打鬥痕迹,但走訪獲知劉某一家與他人並無矛盾,沒有發現社會積怨。

究竟是誰對兩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下此毒手?當地群眾議論紛紛,許多市民在無為網的論壇上表達了自己的憤慨之情:「當你看見兩個熟睡天使的臉,是怎麼樣的魔鬼讓你下得了手?畜生!」「這樣的變態最好千刀萬剮!」「希望警方儘快破案為民除害!」……

由於案發現場四面環水、空間有限,位置偏僻,岸邊300米內沒有人家;加之漁民生活習慣特殊,獨船獨戶,來往人員稀少,使得網安、圖偵等常用的偵破手段無法發揮作用。當天劉某發現孩子被害,眾多與其同行的漁民進入卧艙幫助搶救受傷的小美,現場遭到了很大破壞,無形中增大了勘查工作的難度。但是,省市縣三級技術人員通過對現場和屍體多次勘查,最大限度地發揮了刑事技術對破案的支撐和服務作用,逐步勾勒出犯罪嫌疑人的初步畫像……

一枚可疑的指紋

嫌疑人選擇特定的作案地點和作案時間,應該對現場比較熟悉,與受害人可能認識。與未成年人搏鬥的痕迹、不計後果的行兇手段,說明嫌疑人可能是未成年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

分析整個作案過程,技術人員判斷嫌疑人可能在現場周圍存在窺探行為,於是在船艙外部擴大了勘驗範圍,終於在案發卧艙西側窗戶玻璃外側發現一枚指紋,從位置分析,該指印應該是有人扶窗窺探時留下的。

與此同時,偵案人員對現場附近的重點人群進行了走訪,採集了每一位走訪對象的指紋和指甲,結果就發現5號漁船上的15歲少年邰某有些反常。當偵查人員上門收集其指甲的時候,發現邰某的指甲剛剛剪過,而且平常總是和父母一起外出打魚的邰某,案發當晚卻沒有外出。鄰居們也反映邰某性格暴躁孤僻,有小偷小摸的習慣。更為關鍵的是,作為受害人的親戚,當鄰居們案發當天都趕去現場參與救助的時候,邰某卻不在其中,可技術人員通過比對發現,邰某的指紋與中心現場卧艙窗外採集的那枚指紋完全吻合!

邰某的犯罪嫌疑陡然上升。11月21日上午,利用邰某離船上岸的機會,辦案民警在無城鎮軍二路附近將他傳喚到案。

考慮到邰某未成年,專案組邀請當地關工委作為監護人到場,檢察機關提前介入,並對整個審訊過程同步錄音錄像,反映出辦案人員對程序公正的重視,從一個側面體現了審判中心主義思想在刑偵工作中的深入貫徹。

審訊之前,技術人員對邰某進行了檢查,利用生物分析儀當場在其內褲上發現了一處已經清洗過的斑跡,經送往市公安局物證鑒定中心DNA檢驗,斑跡正是受害人的血跡!

邰某內褲上的斑跡讓他的犯罪嫌疑進一步提升

一系列重要證據的取得,堅定了專案組對邰某的判斷,也增強了民警們突破邰某心理防線的信心。據參與審訊的王建介紹,儘管審訊一開始,邰某還故作成熟地與偵查人員叫板:「你們有證據就定我罪,否則24小時必須放人!」但民警們以他的家庭教育為切入口,與其坦誠交流,並適時出示有關證據,終於使他徹底崩潰,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少年犯下的罪行

2014年11月18日零時許,邰某在大人們集體外出打魚之後,划小船爬上劉某家的住家船上,目的是想偷點零花錢。他先是在船艙外向卧艙內偷窺,窗口附近的那枚指紋就是這個時候留下的。然後他悄悄進艙偷錢,不料被小美和小軍姐弟倆發現,邰某見錢沒偷成,就威脅姐弟倆不許告訴他爸爸,但小美一口拒絕。

回到自家漁船上的邰某越想越惱怒,又怕父母知道后打罵自己,於是找出一根鐵棍,雙手雙腳都套上橡膠手套腳套,再次回到劉某家的船上,警告小美不許把偷錢的事告訴別人,見小美依然不肯,邰某便舉起鐵棍猛擊小美頭部,血濺船艙。嚇哭了的小軍見狀連連向邰某求饒,可窮凶極惡的邰某卻揮舞鐵棍在船上追打,最後將小軍在床上活活打死。打死小軍后,邰某又返回小美的房間再次用鐵棍重擊小美,直到她一動不動地昏死過去。

邰某被帶到船上指認現場

在對邰某的審訊中,王建深感家庭教育的缺失是導致邰某犯罪的根源。邰某的父母都不識字,平日忙於打魚,邰某自出生后就由爺爺奶奶看管,老人長期的溺愛使邰某從小就養成了不少惡習,父母對待犯了錯誤的邰某,則以「棍棒教育」為主,從來不懂得如何與孩子溝通疏導,更養成了邰某自私、孤僻、兇殘、遇事不冷靜的性格。以致案發這天僅僅為了掩蓋一個小錯便釀成了觸目驚心的大禍!

就在慘案發生的次日,邰某偷偷製作了一把帶護套的鐵錐,準備用來抗拒民警的抓捕。當他聽說小美還在醫院搶救的時候,甚至還想趁去醫院探望之機殺人滅口!

一個15歲的少年竟然如此喪心病狂,其中折射出的社會和家庭問題令人深憂!

邰某的殘暴之舉打破了裕溪河畔的寧靜,也給兩個漁民家庭帶來了無盡的苦痛。過去小美的母親見了邰某的父親要喊大伯,如今兩家人可謂「老死不相往來」。目前被判15年有期徒刑的邰某正在少管所服刑,其父母則東拼西湊了數十萬元賠償了劉某一家,對於靠打魚為生的貧困漁民來說,這無疑是一筆雪上加霜的巨款。

何況,再多的錢也換不回小軍的命,癒合不了小美的傷。如今小美的命雖然保住了,但智力卻再也無法恢復到從前的狀態,本來應該上高中的她只能輟學在家。雖然劉某夫婦又生了第三胎,但邰某給這個家庭帶來的淚與恨恐怕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持續下去……

當梁介飛押著邰某重回案發地指認現場的時候,很多圍觀群眾都不敢相信小小少年竟然犯下如此罪行

2017年6月20日蕪湖《大江晚報》

2017年6月21日蕪湖《大江晚報》

下期預告:「夜幕下的漁船慘案」只是王建參與偵破的眾多命案之一。多年來,屢破大案的他屢被嘉獎,但他說:「軍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

編輯:小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