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都市傳說:夢遊間諜

都市傳說:夢遊間諜

作者:唐本慶

英國皇家軍事情報局的人事檔案館里,存放著一份高級女間諜的檔案資料,她就是令納粹軍事要員們膽寒的「夢遊間諜」安妮·納貝爾。安妮能在睡夢中穿越地空和時空,竊取德軍和意軍的軍事情報。她在前沿陣地上只要打個盹,就能聽到幾公里、甚至幾十公裡外的敵軍指揮官們在指揮部的談話。

這一切,一直到現在,仍是一個謎。二戰期間,她為英國皇家軍事情報局提供的數百條有價值的軍事情報,記載在她的個人資料中,如今仍歷歷在目。

安妮從小發育正常。她真正具備「夢遊」功能,是從十九歲那年開始的。

1940年8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已是英國劍橋大學的一名高才生的安妮剛回到學生宿舍,突然頭痛欲裂。同學們將她送進醫院的時候,她的體溫高達40度,已呈昏迷狀態,醫院立即對她進行緊急搶救。醫生們採用了多種搶救措施,皆不奏效。除了微弱的呼吸,幾乎很難測出她的脈搏來。

轉眼一個禮拜過去了,一直昏迷不醒的安妮突然停止了呼吸。當院方將死亡通知單送到病房時,守護在一旁的妹妹羅琳娜不由大哭起來。就在護士們準備將她送往太平間的時候,她卻奇迹般地醒來,並煩躁不安地叫道:「快,德國人的飛機就要來了,趕快離開這裡!」

當時,二次世界大戰已經爆發,但希特勒的軍隊正全力以赴對付蘇聯,西線戰場只是成對峙狀態,基本上趨於緩和。人們想這姑娘一定是神經出了毛病,誰也沒有理睬她。為了讓她安靜下來,醫生給她注射了鎮定劑。當安妮再次醒來的時候,便向家人講述了她昏迷后發生在夢境里的事情。

她夢見自己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度。那裡人來車往、顯得格外的繁忙。打著「□」字旗號的官兵們在街上趾高氣揚,戰機、潛艇整裝待發。她邊走邊看,最後順著一個地下通道來到一個地下室-藉助銀白色的燈光,只見地下室的每一個房間都聚滿了人。他們一個個全都穿著納粹的軍服,來來往往,忙個不停,對於她的到來卻無動於衷。她順著通道走了一會兒,最後來到一間用德文寫著「絕密」字樣的庫房前。她擰了一下庫門的把手,那門竟然沒有鎖,於是她走了進去、裡面是一座銀白色的大鐵櫃,鐵櫃從上到下都是門。

她無意間抽開一扇。就在這時,一疊用打字機打著醒目標題、並在右上角標明「絕密」字樣的文件一下映入她的眼帘。那是一份由希特勒親自簽署的轟炸倫敦的所謂「鷹計劃」。首次轟炸的時間在8月13日的晚上9點。接下來是出動飛機的架次、轟炸的具體區域。她瀏覽了整個文件,記住了轟炸的時間和地點,匆匆出來。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頓時像弦一樣綳得緊緊的,緊張到了極點。她還在路上,空襲警報就響了。

這時,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從附近傳來。沒想到納粹的飛機會來得這樣快,連她給學校、給自己的家裡人捎個信都來不及,她急得團團轉……一個恍惚醒來,原來是個夢。她希望這只是一個夢。

三天後,安妮出院了。就在她出院后的這天晚上,德國的飛機果然轟炸了倫敦,那家醫院在德國飛機的狂轟濫炸中夷為平地,當班的醫護人員和病人大多數都在這次空襲中喪生……

不久,她應徵入伍,在英軍一個獨立師的作戰部擔任機要工作。此期間,德軍和意軍為爭奪戰略要地,同英、美軍隊在阿拉曼地區展開攻勢。她所在的這支軍隊開赴前線,協同美軍作戰。在師作戰部,英軍高級軍官彙集在一起,開始研究作戰計劃。安妮做完手頭的工作,不得不在一個不顯眼的角落坐下來歇會兒。

突然,她眼前出現一張軍事地圖,幾個高級軍官伏在那兒。她定眼一看,不由吃了一驚。圍在地圖邊的竟然是幾個義大利軍官!一個留著鬍子的年輕軍官手持紅藍鉛筆在地圖的一處畫了個圈,用義大利語對旁邊的幾個軍官說:「史沫特萊的英軍獨立師在西邊的073號高地,美軍的混成旅在098號谷地。英軍初到這裡,正好趁他們立足未穩先吃掉它……」

他話音未落,便被他對面一個禿頂的矮個子軍官打斷:「不對,英軍裝備精良,而且土氣正旺,很難吃掉它。如果時間一長,必會陷入英美軍隊的兩面夾擊中,對我軍非常不利。所以應該把重點攻擊的目標選擇在098號谷地!」

矮個子軍官的提議得到大多數軍官的贊同。意軍最後確定按那個矮個子軍官的方案進行實施。進攻時間就選定在今天午夜零點……必須趕緊向史沫特萊將軍報告!安妮忙跑了回來。

然而道路坎坷不平,她跌得鼻青臉腫。當地跑回師部的時候,還是晚了一步,敵軍的進攻很快就打響,高地下面的谷地轉眼變成一片火海。她急得滿頭大汗,邊跑邊叫道:「意軍零點進攻,快,零點進攻,快……」一個恍惚醒來,原來是個夢。

這時,軍事會議已接近尾聲,聽見史沫特榮將軍道:「意軍的攻擊重點是我們的主陣地,決不能掉以輕心!大家各就各位,嚴密注視敵人的動向!」

安妮聽將軍這麼說,一下從木椅上跳起來,連忙道:「將軍,意軍今夜零點將發動進攻,而進攻的重點不是我們這裡,而是美軍混成旅把守的098號谷地!」

史沫特萊將軍聽后不由吃了一驚。當他回過頭來,發現說話的人是安妮時,不由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面對史沫特萊將軍疑惑而又充滿威嚴的目光,安妮不由遲疑了一下,用小得幾乎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我……我做了個夢……」

史沫特萊將軍不由將桌子拍,斥責道:「大白天里說夢話真是胡扯!」

突然安妮又大聲道:「將軍請你相信,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會錯的!」

史沫特萊將軍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幾個衛兵將她拖了下去。

自己的話將軍居然不肯相信,安妮傷心極了。她更擔心的是這次阻擊戰如果失利,意軍在吃掉美軍混成旅后,她所在的獨立師必將陷入意軍的重圍之中,弄不好還有可能會全軍覆沒……不行,一定要說服將軍!她欲衝出帳篷,卻被幾個衛兵攔住,因為她正在被將軍關禁閉,地不由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午夜零點,戰鬥果然打響。她透過帳篷,只見美軍陣地變成一片火海,而英軍的陣地前只傳來幾聲零星的槍炮聲,戰況果然安妮夢中的預見在發展,可將軍卻不肯聽她的,有什麼辦法?她長長地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在行軍床上躺了下去。

美軍陣地前,槍炮聲響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的時候才漸漸平息。這時,有消息傳來,前沿陣地的意軍不僅沒有拿下美軍陣地,而且向後潰退了四十餘公里。是什麼原因?原來,史沫特萊將軍表面上按原來的計劃下達了命令,暗地裡卻派兩個旅包抄到意軍兩側,在意軍向美軍陣地發動進攻的時候,兩個旅一起出動,將進攻美軍陣地的意軍主力當場擊潰。意軍受到重創,不得不退回到原來的駐地。

史沫特萊將軍是怎麼改變他的作戰方案的呢?其實與安妮的夢有關。因為安妮把對面意軍軍官的年齡、形態以及在軍事上保密的陣地編號、意軍國官的談話說得清清楚楚,這可不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子隨便編得出來的。所以她暗地裡將隊伍又作了新的調整,終於粉碎了意軍的進攻。

不久,史沫特萊將軍被任命為英國軍事情報局的副局長。上任的時候,史沫特萊將軍將安妮也一同帶進國家軍事情報局。

上任的第一天,情報局召開全體工作人員會議。史沫特萊將軍正在傳達首相的指示,不想安妮在會議室再次睡去。漸漸地,在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辦公室。她正要進去,突然一個看上去約四十來歲年紀的德國軍官走了出來。從他肩章上的軍銜看,至少是個元帥。她忙退到一旁。等那人走後,她當即進了他的辦公室。桌上堆放著一大疊文件,她沒發現一件有用的東西,便在一個保險柜前扭了起來,竟將保險柜打開,只見最上面的一份文件正是由希特勒剛剛簽署的報告,德軍準備在格陵蘭建立氣象站,連氣象站組成人員名單、出發日期都在上面……

就在這時,突然山搖地動,像發生了大地震。她猛地醒來,原來會議已經結束,旁邊的一個同事推了她一把。而這時她仍沉浸在方才的夢境中,嘴裡含糊不清地說著:「格陵蘭……氣象站……」

這段時間,同盟國的情報人員也在關注德國人的新動向。因為盟國運送軍用物資的運輸船隊經常遭到德軍潛艇的襲擊。不過,北大西洋瞬息萬變的惡劣天氣也給德國潛艇帶來不少麻煩,所以德軍決定在格陵蘭建立一個氣象站,協助德軍潛艇作戰。安妮獲取的這一情報太重要了,盟軍對德軍的這一決策迅速作出反應。

沒想到文件還鎖在保險柜里,消息就泄露了出去,希特勒頓時暴跳如雷。這在納粹集閉引起極大的震動,因此德軍內部進行了一次人員大調整,這場震波一自持續了好幾個月。

後來,德軍得知英國情報局出了一個「夢遊間諜」,非常不安。隨後,納粹方面便派出大量的特工人員潛入英國,打算綁架安妮。如果綁架不成,就將她就地處決。德國人要綁架安妮的消息很快傳來。為了保證安妮的安全,英國軍事情報局也採取了相應的保護措施,如不斷地變動安妮工作和休息的地點等,還派出兩名安全員賽維爾和里查德保護她。

一天晚上,安妮剛剛躺下,突然聽見一聲沉悶的槍聲,她敏捷地鑽到床底下。這時,聽見保安賽維爾壓低嗓門急切地道:「安妮小姐,快開門!」安妮忙將門打開,輕輕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賽維爾說了聲:「這裡出了問題……」拉起她就跑。

他們剛剛跑出大樓,聽見「轟」地一聲巨響,安妮住的幢房間當即變成一片火海,二人趕緊伏在地上,聽見一陣慌亂的叫嚷聲從樓上傳來。二人不敢久留,忙奔向附近的馬路,攔了一輛黑色的卧車,很快離開了這裡。

不一會兒,迎面過來一輛警車,安妮正要叫司機停車,賽維爾卻道:「這裡局面太混亂,還是回總部吧!」卧車在夜色籠罩的城區飛快地行駛著。漸漸的,燈光變得越來越暗。安妮望了望窗外,對身旁的賽維爾道:「已經是郊外了,路線不對,我們這是去哪裡?」

賽維爾朝外看了看,於是道:「不對,停下、停下……」

就在這時,聽得「砰」的一聲槍響,賽維爾便垂下了腦袋。

安妮回頭一看,不由吃了一驚,原來卧車尾部藏著個人,子彈正是從後面的玻璃射進來的。幾乎同時,安妮身上也中了一彈。她雙眼一黑,便昏了過去。

安妮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周圍黑洞洞的。我這是在哪裡?她用手摸了摸,木板上墊著床毛毯。在這狹窄的空間,一邊是板壁,一邊是一個個裝著針織品的硬紙箱。她想,這一定是個裝運貨物的大木箱,我被人綁架了!

她忙拍了拍板壁,大聲喊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這時,外面有人將木箱敲了一下,粗暴地喝道:「你還是安靜些,把老子惹煩了,現在就送你上西天!」

她透過箱子的縫隙一看,正是在卧車後面朝他們開槍的那個人。那人說罷轉身坐到旁邊的一塊木頭上,拿起一個酒瓶正要喝酒,忽然進來個人,向他耳語了一陣,那人抓起旁邊的槍,二人一起跑了出去。原來,綁架她的正是德軍特工人員。他們將她放進一口正在吊運的集裝箱里,躲過了英國警方的搜查。

等那兩個人離開后,安妮想撞開木板。可是,由於她的力量不夠,木板紋絲不動。這時,外面傳來幾聲汽笛聲,原來海輪要啟航了。如果海輪一進入公海,一切就全完了!她心裡感到陣陣不安。

就在這時,突然箱子被撬開。透過艙內昏暗的光線,她終於看清是賽維爾,頓時激動不已,一下撲到他的懷裡。賽維爾在她背上輕輕地拍了拍,說道:「他們很快會回來的,必須趕緊離開這裡!」

他們小心翼翼地出了貨艙,來到海輪一側的救生艇邊。賽維爾扶著安妮上了救生艇,然後按動電鈕將救生艇放了下去……

賽維爾剛剛跳上救生艇,就被那兩個德軍特工人員發現,賽維爾趕緊用尖刀將繩子割斷。德軍特工當即向救生艇開槍,子彈「嗖嗖」地從安妮和賽維爾的耳邊飛過。

賽維爾駕著救生艇,在英吉利海峽碧波蕩漾的海面上飛速行駛。二十分鐘后,他們的前面出現一艘不明國籍的船。安妮還在遲疑,賽維爾卻將救生艇開了過去。上船一看,安妮不由驚得目瞪口呆。原來這是一條前來接應他們的德國船,上面的人全穿著德國人的服裝!

安妮不由回過頭來,用疑惑的目光瞪著賽維爾,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賽維爾卻得意地笑道:「安妮小姐,別生氣!跟我們合作,上頭一定虧待不了你……」

原來,賽維爾是德軍派來打入英軍情報部門的一名高級間諜。從那天晚上的大樓爆炸案開始,一直到現在,全都是德軍特工人員一次有計劃的預謀。那個潛伏在黑色卧車尾部的德軍特工人員向賽維爾和安妮開槍,使用的是麻醉彈。他們使用「金蟬脫殼」的辦法,擺脫了英國警方的一次次追捕,終於達到綁架安妮的日的。

賽維爾正感到得意的時候,突然船上的那些人掏出槍來對準了賽維爾。其中一個人還過去奪下了他的槍。安妮定眼一看,原來是里查德。安妮不解地問:「里查德,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里查德道:「我們在這裡已經等了很久了……這營救計劃是史沫特萊將軍親自擬定的。不過,這還得歸功於安妮小姐你自己。記得嗎?半個月前,你在夢中預示了德國人綁架你的路線,史沫特萊將軍便按照你預示的路線作了全面的部署……」

就在這時,前面海面傳來一陣「隆隆」的炮聲,是英軍海上警衛隊的炮艦出動了。原來他們這艘船趕在了德軍接應船的前面。德軍接應船見前面出現這條船,不敢過來,於是德軍間諜賽維爾誤將安妮送上了這條船。而德軍的那條接應船卻被英軍海上警衛隊的艦隊擊沉了。

安妮在英國軍事情報局工作的4年裡,共搜集德、意軍隊的各種情報400餘條,在反法西斯的戰役中立下汗馬功勞。因此,她獲得了「丘吉爾功勛獎章」。而她能在夢中竊取德軍情報,這本身就是個謎,有待於科學家們作進一步的探索與研究。

作者:唐本慶,原文刊登於《西江月》雜誌, 特別聲明除標註「原創」之外,其他文章資料部分來源於各類報刊雜誌及天涯、豆瓣、果殼、台灣論壇等網站,摘錄僅供閱讀探討,不代表懸疑志同意其觀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