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觀點丨關於VR+教育的一點思考

觀點丨關於VR+教育的一點思考

毫無疑問,VR+教育一直都是我們重點關注的領域之一。

最初,VR+教育只是眾多「VR+」細分領域中並不太起眼的一個分支。不過隨著行業的發展,再加上「教育」對於國民的重要意義,讓VR+教育逐漸脫穎而出,對它的關注程度也達到了全新的高度。去年下半年開始,涉足VR+教育的團隊越來越多,並且我贏職場、微視酷等相繼獲得大額融資。除此之外,在各類行業展會、沙龍活動中,關於VR+教育的主題演講也變得頻繁。不光如此,身邊不少VR公司的朋友,也多次有意無意透露,「今年將會重點關注/轉向VR+教育方向」。

上一次,在和阿E長達四個多小時的交流中,我們也曾多次聊到VR+教育。借著今天這樣一個機會,不妨將交流出來的一些心得分享給大家。

VR+教育這個細分市場到底有多大?

按照百度百科的釋義,「教育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教育泛指一切有目的地影響人的身心發展的社會實踐活動。狹義的教育是指專門組織的教育,即學校教育,它不僅包括全日制的學校教育,而且也包括半日制的、業餘的學校教育、函授教育、刊授教育、廣播學校和電視學校的教育等。」

從這個角度來說,所謂的VR+教育,便是通過VR技術和傳統的教育教學模式相結合的一種新型教育方式。毫無疑問,VR+教育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因為傳統教育的市場足夠大。

廣義上教育面對的受眾人群有多麼龐大自然不必多說,即使是狹義上的學校教育,所覆蓋的市場同樣不容小覷。據教育部統計,目前共有267300所中國小校,15833所中高職學校,2529所普通高校,295所成人高校,456所民辦高校,學生總人數達1.6236億。

人口紅利向來都是極具特色的市場特徵之一,再加上家長在教育投入上的熱情,大家都願意在教育上花錢。這也就造成了,VR+教育隨隨便便就能演變成一個上千億甚至萬億的市場。

當然,前提在於VR+教育找到了正確的落地姿勢。

VR+教育已進入血腥殘酷的「紅海市場」?

看到這裡可能有不少讀者心中會有所疑問:VR行業發展還在早期,VR+教育作為其下屬的一個分支,又何來紅海之言?對此,界線菌的觀點是:行業尚且處於發展的初級階段,還沒有紅海、藍海的概念,不過VR+教育確實已經有了駛入紅海的傾向。

所謂「紅海市場」,就是競爭白熱化的血腥、殘酷市場。而這,或許也是當前VR+教育市場的真實寫照。

就像前文中所說的一樣,當VR+教育還是「VR+」的一個小分支時,最先涉足的公司被稱為「拓荒者」。但,如果大家一窩蜂的湧入,就面臨狼多肉少的局面——儘管前景很可觀,奈何現如今所開闢出的戰場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這就好比一塊剛剛被發現的新大陸,最先踏上這片土地的人往往能得到最大的好處,後來者只能瓜分殘羹剩飯,甚至為了生存,還要相互廝殺,搶奪資源。

VR+教育正是如此。在整個VR市場還沒有被完全激活的情況下,「有錢賺」的業務可謂是少之又少。無數玩家湧進來之後,首要面臨的問題就是生存。都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目前整個領域還沒有探索出一條能通往羅馬的路,就必須先在半路上和同行者拼個你死我活,還要面臨著隨時被大公司「割韭菜」的命運,這就是VR+教育最真實的現狀。

關於VR+教育落地的五大關鍵詞

目前討論的VR+教育,大多是狹義上的教育,也就是學校教育。 近年來,關於「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的爭論一直都沒有停止過。當然,這並非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但,不可忽視的一點在於,聯考制度只要存在一天,「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景象就不會消失,為了「上大學」而進行的「教育」,就不會停止。

不少創業者在涉足VR+教育時,都振臂一揮,大呼進行教育改革。而一個尷尬的現狀在於,現在的VR+教育不要說顛覆傳統教育,連獲得老師、學生以及家長的認可都非常困難,更別說以這種方式改進傳統教育了。太多的創業者認為,把傳統教育方式的「舊酒」,裝進VR這個新酒瓶里就是新酒了,可能嗎?傳統教育都沒有整明白的事,指望各方面發展都不算健全的VR,在短時間內就能「顛覆」過去,現實嗎?

阿E曾向我們分享過他關於VR+教育的五個關鍵詞。這些關鍵詞不僅是VR+教育短時間內難以全面落地的原因,同時也是厄待掃清的幾大障礙。

1、壁壘

首先我們需要認清一點:任何一個已經趨於完善的傳統行業都是存在壁壘的,大多數時候,這種壁壘很難被外界所打破,而且這種「穩定」在受到威脅之前,傳統行業也並不願意去打破這個壁壘。

在某次沙龍中,威愛教育的孫偉院長曾提到過這樣一組數據——在廣州這個相對發達的城市,活動現場體驗過VR的教育專家們,校長書記們,不到3%,由此可見傳統行業對VR行業的認知並不高。「如果沒有體驗過,他怎麼會想著把VR應用到自己的教學環境中去?」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導致了現如今教育行業,還是按照傳統思想去去做教育。試圖改革涉足VR教育的,更多的則是技術公司自嗨和意淫。換句話說,所謂的VR+教育還沒有真正融入教育行業當中去。想要走出這一步,最起碼的一點也要傳統的教育行業主動、積極擁抱VR+教育。不過現在看來,這一步很難,用阿E的話來說:

「VR教育如果做起來了,對於傳統教育行業一定是革命性的。可是你都要革人家的命了,還怎麼讓別人真心實意的配合你?」

2、形式

回想一下,我們在學校上課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再試想一下,如果每個學生都帶著VR頭顯上課的情形,又會是怎樣一種情形?

「因為我是從教育行業出來的,所以我對教育行業有一定的理解。從教育來說,教學方式一直都是由教師來主導的。可是VR教育會改變這種形式,把教師的作用弱化了。」

當然,僅針對「把教師的作用弱化」這一點來說,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問題。近年來教育行業也一直在致力於從「以教為主」向著「以學為主」不斷的改善,在這個過程中這種角色的轉變本就在不斷進行著。只不過這種轉變或許不會這麼快,甚至需要一個相當長的過程。

3、硬體

關於硬體的問題,不用多言,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即便目前高端VR頭顯在體驗、交互上基本已經能滿足體驗需求,但若想要大規模的普及到學校內,這就成了又一個問題。制約VR硬體普及的幾個要素是什麼?價格、交互、配置,任何一個方面哪怕還有一點小瑕疵,乘以一個誇張的倍數,都會變成一個無法忽略的大問題。

當然,硬體難題從來都是最好解決的問題,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科技的發展,總會有更便宜,更好用的硬體。不過在目前,我們必須要承認在硬體方面還無法對VR教育向學校落地提供足夠的支撐。

「我們承認硬體有問題就好了,類似於VR有助於提高兒童智力、VR頭顯治療近視這種笑柄就不要再講了,讓人特別可笑。」

4、內容

在此之前,我們接觸過很多涉足VR+教育的團隊。一個很嚴峻的事實在於,目前的VR課件大多還是Demo。

當然,這也不難理解。畢竟要生產出一套「標準教材的配套內容」是一件成本巨大的事情。就算這些團隊有這樣的實力,製作出來的東西誰能保證一定會被認可?教學質量是否能夠保證?誰又能為這個高昂的成本買單?再退一萬步講,從現在開始以目前VR行業最頂尖的實力打造這樣一套教材,教材完成的時候行業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或許這個行業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天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更何況,目前VR+教育的內容基本都是以技術公司為主導,最多就是找一些高校、教育機構開開所謂的「研討會」,然後請一些擁有豐富教學經驗的老師來做顧問……基於此製作出來的內容適不適合基礎教育、K12教育?在得到強有力的驗證之前,我們只能保持懷疑的態度。

另外,我們還要思考這樣一個問題:VR+教育的內容究竟應該如何呈現?又該呈現些什麼?上學的時候,想必我們每個人都學過孔子,學過論語。VR教育的價值不是讓學生見到3D版的孔子在講《論語》,而是在於能夠讓學生通過「接觸孔子」、「了解孔子」,最終能夠「成為孔子」。再不濟,至少也要明白孔子、論語究竟指的是什麼,能夠「應付考試的考點」。

5、導向

基礎教育體制是牽扯千萬學子未來的「頭等大事」,同時在,教育向來都是關乎國計民生的大事。換句話說,教育是國之重器。也正是因為如此,在基礎教育層面,絕大部分教育相關的決策流程、決策制定,都無法用商業或市場思維去代入思考。這也正是我們上文中提到的,教育行業的重要壁壘之一。

《的基礎教育》(來自互聯網)中也作出了這樣的描述——

「幅員遼闊,各地社會、經濟發展不平衡,各學校辦學條件差異很大,需要有不同層次,不同風格,不同特色的教材。為此,原國家教育委員會於1986年確定在統一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實行教材多樣化的原則,鼓勵有條件的地區、單位和專家、學者、教師個人按九年義務教育教學大綱的基本要求編寫國小、國中各學科教材,鼓勵各套教材在質量上的競爭。」

當然,雖然允許競爭,卻並不意味著傳統教育行業有著無數種標準教材。這是因為,

「為了保證教材的質量,國家建立了中國小教材審查制度,國家規定的必修課教材(勞動、勞技教材除外),都要由全國中國小教材審定委員會從思想性、科學性、教學適應性等方面進行審查。審查通過後,才能供各地教育部門選用。地方教材由省級中國小教材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審查通過後在本省範圍內選用。」

這種壁壘或者說導向性質的東西並非完全無法打破,但是想要打破,並非一家或數家涉足VR+教育的創業團隊能夠左右。需要的是整個行業發展到足夠成熟,才能夠促使其自上而下進行創新和改革。

職業/技能培訓或是VR教育一條看得清未來的路

當然,VR+教育現階段並不是完全無用武之地。任何行業在任何時候都能以現有的技術打造出又價值的產品,關鍵在於能夠找到一個合適的結合點。以目前VR+教育的實際情況來看,職業/技能VR教育就是一條看上去不錯的路。「用VR學開挖掘機」、「用VR學習駕駛」、「用VR模擬手術」、「用VR做虛擬實驗」等等,都屬於這一範疇。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VR+教育為這些方向提供了足夠的便利和更好的成本控制。

如果在現實生活中去學習開挖掘機可能會因為操作不當損壞機器、對他人造成傷害;如果在現實生活中做一些高危的實驗,很有可能會引發爆炸等事情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手術失敗造成的傷害更是無法彌補的。而VR+教育,則是為人們提供了無數次ctrl+z撤回的可能性。

VR提供的親臨現場感能夠在虛擬環境下給學員提供「實操」機會。醫療手術、建築設計、災害救援等都可以利用VR設備降低實訓成本和風險性。對於這類專業技能培訓機構,一套VR設備能實現多種特殊環境模擬、多人次操作訓練,大大減少培訓成本。對於學習者來說,能夠在崗前獲得更多操作經驗,也有利於就業競爭。

後記: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勿忘「做教育」的初衷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通常會通過「受教育程度」來對一個人進行某方面的篩選和定性。而從廣義來講,一個人的「受教育程度」往往會受到個人年齡、經歷、環境等因素的影響。VR作為目前科技行業最炙手可熱的風口,最為「下一代計算平台」,很有可能能夠打破這種限制——

你可以穿越時空,了解歷史究竟是如何發生的。你可以跨越空間,上午在夏威夷感受陽光、沙灘和美女,下午在珠穆朗瑪峰體驗世界最高峰的壯麗。亦或者在一瞬間,把分子、原子、電子等日常中很難具象的知識點形象的擺在你面前。

只不過,VR+教育距離這一天,還有著很長的一段距離。另外,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作為一個國家的根本,無論是傳統教育還是在線教育,或是未來終會到來的VR+教育。時代在發展,陳舊的教學方法在不斷的被淘汰,新型的教育方法不斷在出台。但不論教育/教學方式方法怎麼改變,「做教育」的初衷萬萬不可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