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冷竹——品讀花間詞(15)

冷竹——品讀花間詞(15)

賞析古典詩文,聆聽先賢心聲,感受如畫意境!古詩文賞析,與你一起感受中文之美!

本文來源於:古詩文賞析gswsx.cn

品讀花間詞(15)——冷竹

竹風輕動庭除冷,珠簾月上玲瓏影。山枕隱穠妝,綠檀金鳳凰。

兩蛾愁黛淺,故國吳宮遠。春恨正關情,畫樓殘點聲。

菩薩蠻

這是溫庭筠進獻唐宣宗十四首《菩薩蠻》詞的最後一首。

此詞開篇即是一派清涼境界:「竹風輕動庭除冷,珠簾月上玲瓏影。

竹影森森,涼風蕭颯,竹搖葉動,一陣冷風順著台階直吹上來。一個「冷」字即是風冷、夜冷、心冷。庭階變得寒冷,人自然也感到了一陣寒意。這就是情語景語交融、寫景寓人的寫法。一個「冷」字定下了全篇的基調。

在這樣一個清幽冷寂的月夜,庭院里的細竹在夜風吹拂下沙沙作響,婆娑竹影使庭院變得更加幽森清冷。皎潔的月光透過珠簾漏進來,在地上投下玲瓏斑駁的影子。隱隱可以猜想居住於此的女子那種孤寂清冷的心境和遺世獨立的佳人形象。

隨著月光的指引,方顯影出倚憑山枕而卧的女子。整個寫法如同攝影鏡頭由外到內的推移,最後是對女子的一個特寫。在這月影清幽的晚上,濃妝的女子憑枕閑卧。「綠檀金鳳凰」以見其環境華麗。這位倚枕而卧的女子留著「穠妝」,戴著鳳凰金釵,隱約透露出她在寂寞與孤獨中又有所期盼、有所希冀的幽微心理。

下片的「兩蛾愁黛淺,故國吳宮遠」,筆觸繼續沿著女子的容顏妝飾,進而深入她的內心世界。一雙用青黛描畫的蛾眉,經過輾轉無眠的煎熬已經變得顏色淺淡,眉宇間流溢著愁思,她思念的故土——吳國的宮殿已經十分遙遠。至此,這女子方顯露面目:原來她是一個遠離故國的宮女。這令我們聯想起春秋末期越王勾踐獻給吳王夫差的美女西施。西施那驚世的美貌,她遠離故國、幽居深宮的心境,在此與這倚枕閑卧的女子開始產生交集。

詞的末尾:「春恨正關情,畫樓殘點聲。」女主人公獨居畫樓,通宵不眠,外面傳來畫樓的殘漏聲,天又將明,在這春天慢慢消逝之中,她的愁怨更深了。是情人遠離還是人已負心,是思親懷鄉還是凄涼、孤獨無依?都在這「春恨」字眼裡了。此時借拂曉前從畫樓外傳來的更漏殘點之聲,寫出女主人公纏綿無盡的春恨與愁情。

山枕、穠妝、綠檀、金鳳凰之類有關居處環境和容顏妝飾的描寫,竹風、簾月、殘點等景物意象的渲染烘托,則構築了一個凄清幽微的藝術境界,用以抒寫女主人公幽怨感傷之情,情致深婉,意境渾成。清陳廷悼《白雨齋詞話》評此詞云:「春恨」二語是兩層:言春恨正自關情,況又獨居畫樓而聞殘點之聲乎(《雲韶集》卷一)!又評曰:纏綿無盡(《詞則·大雅集》卷一)。正道出了此詞善於造境、抒情深婉的藝術特徵。

據《樂府紀聞》曾記載,溫庭筠以《菩薩蠻》諸篇本以呈進唐宣宗,故而其每首都似寫宮怨,亦無不可。末兩句「春恨正關情,畫樓殘點聲」不單是本首之結尾,也是這十四首的總結尾。畫樓殘點,讀來令人不勝感嘆。

那是一個竹影森森、涼風蕭颯、竹搖葉動、清幽冷寂的世界。十四首《菩薩蠻》詞中,「竹」的意象是第一次出現,所以格外引人注目,令人印象深刻。而「竹」在傳統文化觀念中具有特殊的意義。

雲淡風輕,竹節清簡。其葉颯颯,其干挺直,四季青翠,經霜不凋。所以自古以來文人多愛竹,常把「梅、蘭、菊、竹」合稱為四君子,竹也被文人譽為「歲寒三友」之一。竹的意象進入詩篇之中也有兩千多年了。《詩經》中就有「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之句,以竹喻美男子砥礪品德如切磋象牙如琢磨玉石。《詩經·小雅·斯干篇》也有:「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竹長於凈土,清雅脫俗,天然去雕飾。以清風為賓,伴明月為友,其清新飄逸,恬淡高雅的氣質令無數高風亮節之士引以為知己。

《世說新語》說王子猷愛竹成癖,即使臨時寓居都要種竹數叢。人問何故,王子猷指竹曰:「不可一日無此君。」後世有人即以「此君」為竹的別稱。吳孔嘉《詠竹》「相對此君殊不俗,幽齋松徑伴梅花」就用此典故。魏晉時,世稱「竹林七賢」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阮咸、王戎,大都崇尚老莊之學,不拘禮法,生性放達,常集於山陽(今河南修武)竹林之下,飲酒彈琴,談玄論道,肆意酣暢,靈感充盈,在青青翠竹的陶冶中,人格意志得到升華。

唐朝的「詩佛」王維曾獨坐幽篁,彈琴長嘯,林深月照,靜悟禪境,一派洒脫超然之氣。「竹影掃階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一縷禪意掠過心靈,心中靈台一片澄明。正像一潭寒月照冷泉,發出幽幽的清涼之意。這不就是禪中之境嗎?白居易在其《養竹記》中,將竹比作「賢人君子」,讚美竹子「本固」、「性直」、「心空」、「節貞」等品格和情操。竹莖中空寓意為謙虛,竹節分明代表著氣節,廣為文人墨客所稱頌。

宋代蘇東坡愛竹達到「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的境界。他還說:「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又云:「風梢雨籜,上傲冰雹。霜根雪節,下貫金鐵。」(《戒壇院與可墨竹贊》)

清人鄭板橋筆下清峻剛健的勁竹,精神抖擻的墨葉,成了他的藝術與人格個性的特徵。那嶙峋崖石,挺拔瘦竹構成的意象,正是潔身明志的人格象徵。他有詩《竹》云:「一節扶一節,青枝托綠葉。我知不生花,免撩蜂與蝶。」詩中的竹品與人品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一徑風竹知氣節,滿懷冰雪礪精神」,所以,竹子可以說是古代士大夫和普通知識分子精神人格的一種深刻象徵。

所以,在這首《菩薩蠻》詞中,溫庭筠以竹林、清風、明月來描寫古典女子的閨閣住處,別有一番風致和意義。這不禁讓人想起了《紅樓夢》中大觀園裡那龍吟細細、鳳尾森森的瀟湘館。

秀玉初成實,堪宜待鳳凰。

竿竿青欲滴,個個綠生涼。

迸砌防階水,穿簾礙鼎香。

莫搖清碎影,好夢晝初長。

這首詩讀罷讓人頓時感覺置身於森森萬竿之中:像玉雕一樣的竹林剛剛長成,正好可等待鳳凰的飛臨。那森森竹林青翠欲滴,竹葉颯颯生風,傳來陣陣涼意。茂密竹林擋住了繞階四濺的溪水,又使房中鼎爐的熏香不會穿簾四散;風兒不要吹竹搖影,讓我躺在這翠竹濃蔭之下做個幽幽好夢吧。真是一片詩情畫意、浪漫雋永的境界。

林黛玉以她詩人的氣質和敏感,與竹的精神氣質契合相通。竹的姿態,竹的神韻,無一不與黛玉形貌氣質相融,真可謂「竿竿翠竹映瀟湘」。竹成了林黛玉人格氣質絕妙的象徵。看那翠竹「竿竿青欲滴」,修長苗條,隨風搖擺,極像少女那纖巧婀娜的身段和弱柳扶風的步態。「斑竹一枝千滴淚」,正好印證了號稱「瀟湘妃子」的林黛玉「還淚」式愛情的悲劇命運。因此,林黛玉與瀟湘館、與那裡的竹子冥冥中天然有緣。

竹風輕動庭除冷,珠簾月上玲瓏影」,正是以這種以居寫人的方式,寫出了女主人公那種孤高絕世的世外佳人形象。所以溫飛卿這首《菩薩蠻》中的寫法,與《紅樓夢》的寫作手法完全一致。而這正是古典文學審美的精華所在。

本號長期徵稿,要求原創,QQ 917293188(微信同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