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涼山扶貧日記 | 三個「涼山人」眼中的「豬圈進化史」

涼山扶貧日記 | 三個「涼山人」眼中的「豬圈進化史」

(美麗的涼山州)

2017年8月5日,涼山州喜德縣賀波洛鄉躍進村,小雨轉晴,吉日五達和幾個老鄉坐在養豬場院壩里樹蔭下納涼,雨過天晴的空氣與他臉上的笑容,給人欣喜,路途的疲憊已不在話下。

喜德縣賀波洛鄉躍進村,兩處現代化的養豬場帶動了不少貧困戶脫貧致富,燒著鍋爐有「地暖」供熱的圈舍,從開始餵養小豬,就能測算5個月出欄后盈虧的管理體系,讓不少附近的老鄉嘆為觀止。

而在幾年前,他們還處於費時又費力的家庭式養殖階段,「養一年只夠自己家過彝族年時吃上豬肉,根本不敢想象養豬能這麼省力,還有企業包種豬、包飼料、包銷售,能帶給大家這麼多好處。」

「就以圈舍為例子,這個變化太大了。」飼養員吉日五達是喜德縣賀波洛鄉躍進村一組村民,他以前的收入僅靠四處打零工和干農活維持生計,現在他感受到了先進技術帶來的惠民變化。

(1990年代的豬圈圈舍)

(2000年年代的豬圈圈舍)

飼養員--吉日五達:

變化太大,做夢都沒有想到可以在這裡上班

(2017年,吉日五達正在新希望喜德養豬廠工作)

吉日五達就是這其中的一員。在喜德縣賀波洛鄉躍進村新希望扶貧養豬場工作前,他靠著干農活一年收入2300元左右,現在一年的工資加分紅能夠達到27000元,加上閑暇時間幹些農活,一年收入能夠接近30000元,一家5口逐漸脫貧。

起床、掃圈舍、投喂飼料,每天8點,吉日五達都會準時出現在養豬場,這位已經50歲的彝族漢子十分珍惜眼前這份工作。

在2016年10月之前,他只能通過種地來維持家庭。目前,吉日五達家中最大的孩子已經成家,另外的兩個孩子一個正讀高二,一個還在讀初二。

「壓力大,要努力掙錢,耍不起。」說到自己的孩子,吉日五達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吉日五達在現代化的養豬場里熟練地操作著餵養、清潔等工作,對於現在的養豬環境,他很有感慨:「我們那個時候養豬的環境很差,主要是大家的住房條件都差,所以人住的地方和養豬的地方沒有隔多遠,天氣熱的時候,臭得很!」

「現在好了,我在這裡上班,我家裡也還餵養了幾頭豬,環境改變很大,豬長得更好些!」吉日五達形容現在的條件好太多了,跟以前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

飼養技術員--薛恆:

從川北走進涼山的大學生技術員

(大學生薛恆畢業擔任現場技術員)

生於1991年的薛恆是南充儀隴人,大學畢業后就加盟了新希望,隨後來到涼山州喜德縣新希望養豬場擔任技術員,對於這個選擇,她沒有後悔過。

「我大學就是學畜牧技術專業的,我到這裡工作后,更加感受到這裡需要我們。」薛恆畢業於南充職業技術學院,來到這個偏僻的山區工作,她給人一種滿滿的正能量。

今天,鄉上的生豬散養農戶都去聽縣裡組織的養殖講座了,就是薛恆的同事主講。陪記者採訪的路上,他們還在打電話,「你不要講太深奧的理論、講特別專業的術語,多找點照片,這個病那個症的樣本圖片,跟農戶要講具體的情況,畢竟還有一些農戶不認漢字……」

薛恆每天的工作,就是跟養豬場里的500頭生豬相處,美麗的青春,就在這大涼山的山區中度過,但她卻沒有什麼怨言,帶著自信的笑容,每天認真地教本地農戶種種細小的專業知識,細緻地記錄著一組組數據,覺得很有意義。

「大涼山本來就資源豐富,氣候也適宜養殖,我們的集中養殖基地給這個山村帶來了觀念上、技術上的變化,我在這裡工作,我就是涼山人了,我不把自己當外人,所以工作得開心。」薛恆的話,讓人從容。

涼山州政府副州長、昭覺縣委書記--子克拉格:

彝族同胞將獲得更多改善生活的機會

在今後,像吉日五達這樣的彝族同胞將會獲得更多改善生活水平的機會。8月4日,由光彩事業促進會、四川省人民政府共同舉辦的「光彩事業涼山行」活動在涼山州舉行。近500位來自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光彩會以及各地民營企業的嘉賓參加了此次活動。他們的到來,意味著在涼山這片土地,還將產生新的機遇。

從去年起,新希望開始在涼山州喜德縣賀波洛鄉躍進村試點專門針對貧困戶的集約化生豬養殖項目,養豬場採用的是「政府+龍頭企業+家庭農場+貧困戶」的模式,由政府和家庭農場主共同出資修建豬場,新希望負責經營管理,貧困戶不但可以優先在裡面務工還可以免費入股享受分紅。在優化喜德模式的基礎上,新希望正在昭覺縣建設一個新的5000頭生豬養殖基地項目,新希望還與涼山州政府簽訂《涼山州產業精準扶貧60萬高效生豬養殖項目戰略合作協議》,以總額超過20億元人民幣的產業投資,帶動超過5000個貧困戶精準並持續脫貧。

子克拉格認為,新希望的養豬項目是一種模式創新,一般的企業是送錢送物,新希望的模式通過產業扶貧,是可以造血的項目,新希望提供豬苗、技術,最主要是包銷,解決了商品轉化的問題,是可持續發展的模式。「1+1+1+N「模式,」」1是新希望集團,1是人民銀行成都分行,1是當地政府,N是專合組織(集體經濟)+貧困戶+非貧困戶,把各方的力量整合起來了,給予老百姓更多的獲得感,讓大家感覺公平,感受到積極意義。

子克拉格介紹,政府會組織其他地方參觀昭覺即將投產的集約化養殖基地,因這樣的模式,可以給老百姓帶來積極的觀念,可以通過現代化、集約化的養殖模式,改變過去的散養粗放模式,讓百姓有更多的市場意識、商品觀念,以前養豬是自己吃,現在可以賣,產生價值。老百姓學到了技術、賺到了錢,一個「明白人」又能帶動幾個貧困戶,大家一起開設一百頭、兩百頭規模的家庭農場,將來甚至可以自己辦場,也促進了集體經濟的發展,是一種造血式、開發式的扶貧。

四川發布客戶端記者 何文宗

想獲取更多政務新聞及服務資訊,請下載四川省人民政府新聞辦政務客戶端——四川發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