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張朝陽、雷軍們的高考往事

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張朝陽、雷軍們的高考往事

1982年夏天,清華大學物理系學生張朝陽迎來大學第一個暑假。

雖然成績一直在前三名,但張朝陽在清華園里的第一年並不輕鬆。在楊振寧、陳景潤這些偶像的帶動下,物理系的人純潔而殘酷,比賽一天都不停歇:大家都較著勁,比賽誰先完成作業,誰的學習時間更長。

張朝陽用瘋狂的運動來驅散迷茫困惑。他冒著寒風去游冬泳,每天繞圓明園跑五六公里。

不過,在那個特立獨行的80年代,這些都不算什麼。

7月,杭州佬馬雲也幹了一樁怪事。他在聯考志願里填下了:北京大學。受父親影響,他從小喜歡曲藝,嘴皮子很溜,國小就上台表演過相聲,但他似乎在考試方面並不靈光。那一年,他的聯考數學只有1分。

那已經不是錢鍾書數學15分也能考進清華的年代了。很自然,馬雲收到了落榜通知。他想去干臨時工,卻在賓館面試時,又因長相太差,輸給了一同前去、高大又帥氣的表弟。

命運似乎在奚落這個頂著大腦袋的瘦小男孩。

楊元慶倒是過了一個舒坦的暑假。因為考入上海交通大學,他的名字登上了合肥一中的光榮榜上。這個知識分子家庭出生的孩子素來勤奮自覺,4年後,學霸又考上了科學技術大學,念計算機專業碩士。

理工男的外殼之下,是一顆沉迷文學的文藝之心。31年後,他在微博與清華畢業生劉軍對詩,一句「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一度霸佔了科技媒體頭條。

1987年夏天。

上海。復旦大學新聞系學生曹國偉即將升入大四。他很低調,被同學評價做事很有譜,生活和學習都有計劃性。

彼時,他還不認識北京大學同級的王志東,也無從預見:那位無線電電子專業的理工男會在11年後創立新浪網,奮鬥十幾年黯然離場,最終,新浪復興的重任會落到自己頭上去。

相比曹國偉的低調,杭州師範學院學生會主席馬雲就高調得多。他也與曹國偉同級,入學三年以來,混得風生水起。

這或許是因為馬雲的大學生身份來之不易。因為被數學嚴重拖腿,他參加過三次聯考,才擠過這座獨木橋。

這還要感謝老天給的好運氣——第三次聯考時,他離大學部錄取分數線還是差了5分。結果,那年杭州師範英語專業招生指標未滿,馬雲英語不錯,給補招了進來。

甩掉了數學這個千年老大難,馬雲在外語系經常保持在前五名,過起了學霸的日子。

事實上,他運籌帷幄的能力比成績更出眾,學生會活動做得好,還擔任了兩屆杭州市學聯主席,成為大學生圈裡的明星人物。

同樣成為明星人物的還有山西陽泉的李彥宏。

這位鍋爐工的兒子是這年的陽泉聯考狀元,考入北京大學圖書情報專業(現信息管理專業)。

雖然他很快就會厭倦圖書情報專業的無聊,轉而準備出國留學,研究計算機,但那個夏天,無疑是屬於少年李彥宏的榮耀時光。

圖:李彥宏的北大學籍卡

李彥宏險些與北大無緣。他一度迷戀戲曲,甚至考取了山西陽泉晉劇團的學員。所幸,大姐在恢復聯考第一年就考上大學生,成為榜樣,讓他明白上大學比學戲更有吸引力。

湖北男孩雷軍倒是一直跑在規規矩矩的路子上。從國小開始,他就扛著「品學兼優」的評價,成為別人家的孩子。這年夏天,他考入了武漢大學學計算機,繼續學霸路線。

此後幾年,當武大學子忙著賞櫻、東湖湖畔親親我我之時,雷軍在忙著趕課刷學分,在機房呆的時間比宿舍還長。一個傳說是,他只花2年就修完了4年的學分,彙編語言更是拿到了滿分,這讓他在系裡成為神一樣的存在。

少年雷軍身上,已經有幾十年後勞模的影子。

而此時,大洋彼岸,頭一年剛通過考取李政道獎學金出國、正在麻省理工上學的張朝陽已經拋開了清華園的苦悶。

在這所世界一流高校里,他直接攻讀了物理系博士學位。他開始嚮往小布爾喬亞式的生活,後來他身體力行,戴墨鏡穿POLO學跳舞,甚至還扎了半年馬尾辮。

而當同學們都渴望在《自然》雜誌發表論文時,他卻發現:一個物理研究的結果,可能要50年甚至100年後才可能變成生產力,改變社會。

相比之下,他在實驗室里接觸到的計算機、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 Highway)似乎就要奇妙得多。

時間的鐘又往後撥了兩年。

踩著80年代的尾巴,那年夏天,兩個成績平平的傢伙登場了。

一個是深圳特區的馬化騰。這個13歲就跟父母從海南遷到深圳的少年沉迷天文學,傳聞稱,他是深圳第一個觀測到哈雷彗星的中學生。不過聽聞天文學畢業后大多是做地理老師時,他改報了深圳大學計算機系。

另一個是浙江的丁磊。在奉化中學,他成績一直是中等偏上,受父親影響,他喜歡無線電,中學就自己組裝了六管收音機。那年夏天,他考上了成都電子科技大學——這有點像他後來在網易的作風,專註於自己的興趣。

圖:丁磊的母校

丁磊的聯考分數只超過了重點線1分,大學四年,他掛了一門課電子實驗。據說,那門考試有個題目叫「74LS163」,網易後來的域名正是由此而來。

那個夏天,宿遷的劉強東馬上要進入高中。

這成為劉強東的命運轉折點——他沒有像當地多數窮人家孩子一樣選擇念中專直接找工作,而是選擇了高中。

這條路上有《青年報》、有關心時事的老師。經常考全校第一的劉強東視野漸漸開闊,老師也鼓勵他:你將來可以做我們宿遷縣的縣長,在你的權職範圍內,對宿遷人民好點,為老百姓多做點實事。

從政做縣長的夢想自此種下。3年後,他果真以宿遷狀元的身份,考取了人民大學——一所盛產官員的名校。

他選了社會學,在這個農家孩子眼裡,這是一門囊括所有的大學科,將來肯定能當官。但入學當晚就有師哥戳穿了真相:社會學跟從政無關,且就業率在全校排倒數第二。

劉強東的縣長夢破碎了。

出於生存壓力,他開始務實賺錢。後來自學編程、開小飯館、在中關村租攤賣電子產品、創立京東,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而中學老師的期許「對宿遷人民好點」,以另一種方式變成了事實。成名之後,劉強東幾乎成為最痴迷於回報家鄉的互聯網CEO之一。

1992年。

這一年的大事是鄧小平年初南巡。10月,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確認。隨後,改革開放進入了新的階段。

對於山西臨汾北膏腴村少年賈躍亭,這年夏天也發生了一樁大事:考入山西財政稅務專科學校,念會計專業。晉商天賦在這所財稅學校里得以釋放,也成為日後賈躍亭玩錢的基礎。

事實上,如今很多互聯網大公司的故事,都在80、90年代一輪輪的聯考里埋下了伏筆。那個年代嚴苛聯考制度選拔出的「天之驕子」,創造了互聯網波瀾壯闊的近現代史。

這個名單還有很長——

1987年,龔宇考入清華大學自動化系;

1988年,周鴻禕被保送進入西安交大計算機系;

1991年,陳天橋考入復旦大學經濟系;

1996年,王小川考入清華計算機系;

1997年,王興被保送進入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

……

不難發現,如今或曾經站在互聯網舞台中心的這些人,背景出奇類似:以名校理工科學霸居多。

相比之下,中學輟學的羅永浩、專科院校出身的賈躍亭,這些另一陣營的互聯網創業者身上,似乎有著相似的蠻荒之力。

聯考這個轉折點,似乎把他們帶進了不一樣的人生漩渦。

今天,聯考又一次如期而至。或許,無數個馬雲、馬化騰、李彥宏、張朝陽,此刻就坐在考場里搏殺,十幾年後,他們將再次革新我們的生活。

故事的主角們已經換過了無數批,但命運改變的聲音還是那麼清脆:滴答,滴答。

祝福他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