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攻消金平台漏洞 黑中介批量騙貸年收入千萬

專攻消金平台漏洞 黑中介批量騙貸年收入千萬

「這場貓捉老鼠的遊戲註定會持續很久。」談及消費金融領域的黑中介,一家互聯網消費金融機構負責人趙明(化名)感慨說。

從創建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伊始,他幾乎每天都要與黑中介鬥爭。

起初,他以為黑中介無非是幫借款人美化個人財務數據順利獲得消費貸款,從中抽取提成;近年他卻發現,黑中介正變得越來越具有「科技含金量」——由於很多消費金融平台開展線上貸款申請審批業務,他們便通過電腦程序不斷「試錯」,尋找各個消費金融平颱風控漏洞,虛構大量借款人材料開展批量貸款騙取大量資金。

「據說部分黑中介的年收入超過千萬元。」他告訴記者,與此對應的是,消費金融平台的壞賬率也水漲船高。

多位消費金融領域業內人士透露,當前整個互聯網消費金融領域壞賬率約在10%-15%,其中60%-70%的壞賬就是由黑中介「創造」。多數消費金融平台的借款申請人里,10%-15%都由黑中介幕後操縱。

面對黑中介的巨大欺詐風險衝擊,國內各家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開始拿出大數據分析等「武器」,捍衛自身平台安全。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不少平台一方面不斷擴充風險變數,讓黑中介難以洞察平台的風控側重點與漏洞,另一方面積極建立黑中介名單,屏蔽與之存在聯繫的借款人申請。

「不過,黑中介也在藉助技術創新不斷尋找新突破口,這意味著貓捉老鼠的鬥爭將不斷升級。」趙明直言。

黑中介的鬥爭史

「黑中介的世界,我們真的看不懂。」趙明告訴記者,年初一位朋友送給他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一家黑中介的培訓教材,裡面詳細記載了國內眾多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的風控側重點,以及如何教會某些欺詐型借款人順利通過面簽審核環節等。連趙明所在的平台也赫然在列。

「其實,我幾乎每天都在和黑中介打交道作鬥爭。」他告訴記者,每天他都會發現部分IP地址會不斷發來借款申請,每次借款人的收入、年齡、婚姻狀況、工作等各有細微不同。他知道,這是黑中介正在不斷調整借款人個人財務信息進行「試錯」,尋找平台的風控側重點或相應漏洞,從而抓住機會批量借款騙取大量資金。

多位業內人士透露,國內個別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因此損失數千萬元。在業界,這也被稱為「壞賬懸崖」,即當某個平台壞賬率突破某個點位后,突然大幅跳漲,平台就要注意是否風控體系存在漏洞隱患,被黑中介攻破--通過批量貸款申請「獲利」。

通常,這個壞賬懸崖,往往會發生在只有10多個風控變數構建風控體系的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身上,究其原因,黑中介能通過大量「試錯」,迅速找出平台的這些風控變數以及風控側重點,從而虛構借款人個人材料,比如年齡、收入高過平台設定的審批通過標準,成功騙取大量資金。

「如果平台不想被黑中介攻破風控體系,就必須練好內功。」馬上消費金融高級數據決策總監李屆悅向記者透露,他所在的機構應對策略,就是挖掘借款人央行徵信報告、其他信貸數據、消費數據、互聯網痕迹數據、公安部數據、運營商數據、法院數據等,生成數萬個風險變數,作為構建風控模型的大數據基礎。如此黑中介一方面難以全部掌握數萬個風險變數,另一方面也不知道這些風險變數如何排列組合,構成不同的風控模型,要攻破平颱風控體系就變得相當困難。

他透露,防範黑中介攻擊的做法還包括建立黑名單制度,即平台通過互聯網抓取部分黑中介信息,其中包括黑中介可能會在互聯網借貸平台留下的手機號碼(幫助借款人美化財務信息申請貸款並收取提成),於是平台根據黑中介電話號碼、地址、姓名等因素形成一個數據收集網路,如果借款人與這些黑中介有過電話記錄,平台自動將這些借款人放入黑名單,屏蔽他們的借款申請。

治標更要治本

近期,趙明也發現黑中介的玩法在不斷推陳出新。

比如他們會採取類似電信詐騙的做法,先發給借款人一個簡訊說「他中獎了」,再邀請他登錄某個互聯網平台輸入個人信息「領取獎金」,但事實上這個平台是用來申請個人消費貸款的,一旦相關貸款審批流程完成,這些黑中介就會發一個所謂的「收取獎金二維碼」給借款人,名義上讓他掃碼收款,但實質上是將他申請到的消費借款划轉到黑中介名下。

「這種做法的好處,就是黑中介能避開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設定的層層防火牆,騙取大量貸款。」趙明透露,一旦真相大白,借款人往往會以自己不知是申請貸款(以為領獎)為由,拒絕履行還款義務,而多數消費金融平台基於品牌形象考量,也只能採取息事寧人的做法。

在李屆悅看來,其實這種新欺詐招數不難化解。比如平台可以引入人工智慧技術,在借款人申請貸款環節自動提醒他「這是互聯網消費金融平台,不是所謂的領獎平台」;此外,平台還可以開展借款人身份、手機號的多重交叉驗證,防範黑中介利用技術手段修改借款人手機號碼,從而提前獲悉借款獲批信息,再向借款人發送「二維碼」騙取貸款資金。

「其實,黑中介欺詐風險能否被杜絕,很大程度取決於平台自身的經營策略。」李屆悅向記者分析說,若平台為了追求消費金融業務規模效應而放寬貸款審核尺度,黑中介自然容易找到「突破口」,反之平台從嚴遵循風控標準對「可疑」借款申請處處設防,黑中介自然處境艱難。目前,馬上消費金融採取的就是后一種經營策略,結果是黑中介欺詐造成壞賬損失率比行業平均水準低了7-8個百分點。

在趙明看來,這實質是消費金融平台是否有完善風控標準,準確辨別借款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比如傳統金融企業會覺得個人收入越高,越是好人,但當平台將借款人年齡與收入結合起來,發現一個借款人年齡很小但收入很高,這背後似乎就有不為人知的貓膩。」李屆悅舉例說。

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是全國首家由政府批准成立省級互聯網金融行業組織。作為協會官方微信,是全國性互聯網金融自媒體平台,是所有關心關注互聯網金融發展人士的聚集地,彙集行業新鮮資訊,專註行業報道與解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