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家藏2億現金的魏鵬遠受賄細節:1商人分3次送9百萬

家藏2億現金的魏鵬遠受賄細節:1商人分3次送9百萬

原標題:家藏2億現金的魏鵬遠受賄細節:1商人分3次送9百萬

2016年10月17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

在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被判死緩一周后,2016年10月24日,河北省容城縣人民法院對向魏鵬遠行賄900萬的江蘇商人孫秋淵也作出一審判決,判其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孫秋淵,為其控制的公司獲取不正當利益,於2009年至2011年春節前,分三次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附近向時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行賄人民幣共計900萬元。

近期,裁判文書網公開的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單位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披露了上述案情。

公開信息顯示,東方宮大酒店位於北京西城區三里河北街,與國家能源局等23個大部委機關毗鄰。

2014年4月,魏鵬遠落馬被查,辦案機關在其家中發現2.3億元現金,一度引爆輿論。

據此前公開報道,2014年4月,魏鵬遠被檢察機關帶走調查。其後,在魏的一處房子里,辦案人員發現了大量現金。專案組協調銀行保定分行的十多名工作人員、五台點鈔機分兩批次趕赴現場參與清點,經過14個小時的連續工作,共清點出現金人民幣1.348億元、歐元819.55萬元、美元382.49萬元、港幣189萬元、英鎊1.6萬元,按當天的匯率中間價,起獲的現金摺合人民幣2億多。由於長時間不間斷工作,其中一台點鈔機,被當場燒壞。

2014年10月31日,最高檢反貪污賄賂總局局長徐進輝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稱,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搜查發現現金摺合人民幣2億餘元,成為建國以來檢察機關一次起獲贓款現金數額最大的案件。

2015年12月29日,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涉嫌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一案,在保定市法警訓練基地公開開庭審理。魏鵬遠被控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2億1170餘萬元,另有共計摺合人民幣1億3109餘萬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2016年10月17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對被告人魏鵬遠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魏鵬遠落馬後行賄人被查

上述公開的判決書顯示,孫秋淵,男,1962年7月27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住江蘇省宜興市。

2014年6月10日,孫秋淵因涉嫌犯行賄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6月26日被逮捕,2014年10月27日因涉嫌犯單位行賄罪被取保候審,2015年10月15日被監視居住,2015年12月23日被取保候審,2016年5月11日被逮捕。

公開報道顯示,在孫秋淵涉嫌犯行賄罪刑事拘留前,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已於2014年4月被檢察機關帶走調查。

河北省容城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孫秋淵為利用時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另案處理)的職務便利,通過魏鵬遠和相關煤炭企業負責人疏通關係,使被告單位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違反法律規定或是違背公平、公正原則獲得相關煤炭企業的水處理工程。2009年至2011年春節前,被告人孫秋淵多次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附近向魏鵬遠行賄了人民幣共計900萬元。

針對公訴機關指控孫秋淵行賄魏鵬遠900萬的行為,容城縣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均予以查明,確認為事實。

判決書顯示,經審理查明,被告人孫秋淵為使其經營的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獲取不正當利益,於2009年至2011年春節前,分三次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附近向時任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行賄人民幣共計900萬元。

受賄900萬細節

2007年,孫秋淵通過魏鵬遠的侄子魏國才與魏鵬遠相識。

2008年,國家能源局成立,魏鵬遠由煤炭處處長升任為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長,屬於正處級副司長,主要負責煤礦基建的審批和項目改造核准工作。

魏鵬遠供述稱,孫秋淵與其相識后,想通過他承攬一些煤礦污水處理工程。

判決書顯示,經審理查明,為了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能幫助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承攬水處理業務,2009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孫秋淵攜帶裝有現金500萬元人民幣的拉杆箱,從宜興趕到北京,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地下車庫向魏鵬遠行賄現金500萬元人民幣。魏鵬遠將該筆款項放在北京富力城小區E-27-1001房間,后被依法扣押。

據孫秋淵供述,「2009年9月份的一天,我把500萬元人民幣放在一個大的旅行箱裡面,坐長途大巴車到北京后打了輛『黑計程車』到東方宮酒店的地下車庫與魏鵬遠見面,我和魏鵬遠一起把裝錢的拉杆箱從我租的車上搬到了魏鵬遠的車上,這些錢都是100元面值的,10萬元一大捆,是從銀行取的現金,沒有辦過借款手續,魏鵬遠也沒有還過錢,我送500萬元給他主要是想請他幫助給我介紹工程。」

「孫秋淵打電話說要送點東西,在東方宮酒店的地下停車場,他將一個大個的拉杆箱放到其車的後備廂里並告訴說裡面有500萬元人民幣。」 魏鵬遠證言稱,其沒說什麼就收下了,回去看了看都是面值100元的人民幣,他幫孫秋淵攬業務掙了錢,這些是孫秋淵主動給的好處。

法院還查明,為了讓魏鵬遠在承攬工程時提供更多的幫助,2009年底,被告人孫秋淵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門口又向魏鵬遠行賄現金300萬元人民幣。後魏鵬遠將該筆款項放在北京富力城小區E-27-1001房間。

「2009年底或2010年初,當時臨近春節,魏鵬遠說買了房子,家底都空了,我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我回來對我愛人說出差需要300萬元,讓她籌集,我把錢裝進一個黑色的旅行箱里,從宜興坐大巴車到北京,在東方宮門口交給的魏鵬遠。」 孫秋淵供述稱。

此外,法院查明的第三筆行賄事實是,為了感謝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長魏鵬遠為天源環保有限公司介紹了工程,被告人孫秋淵於2011年春節前在北京市東方宮大酒店附近向魏鵬遠行賄現金100萬元人民幣。後魏鵬遠將該筆款項放在北京富力城小區E-27-1001房間。

「2010年,魏鵬遠幫聯繫了神華寧煤集團紅柳煤礦的污水處理業務,我就著拜年機會表示一下感謝,希望以後多幫忙介紹點項目。2011年春節前,我安排財務支取了100萬元人民幣,放在一個裝大衣的紙袋裡,坐火車帶到北京,打車到東方宮大酒店附近給他打電話,在路邊把紙袋交給了他。」 孫秋淵供述還稱。

打招呼

判決書顯示,2009年至2013年,魏鵬遠利用其職務便利多次向煤炭企業負責人打招呼,讓孫秋淵的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參與煤炭企業的水處理工程,致使一些工程項目應當招投標而違反法律規定沒有招投標,或是在招投標、合同簽訂過程中嚴重違背公平、公正原則,使得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取得工程。

「魏鵬遠給我介紹過神華寧煤集團紅柳煤礦、吉林煤電集團、山西的山煤集團、鄭煤集團的李糧店煤礦工程。2009年,魏鵬遠幫我聯繫了調兵山電廠籌建處;2010年5月,魏鵬遠又幫我聯繫了寧夏煤業集團負責基建的副總樊某,後來我中標了石槽村煤礦和紅柳煤礦的污水處理工程;2011年,魏鵬遠幫我聯繫過安徽神源鄒庄煤礦的水處理工程;2012年,魏鵬遠幫我聯繫過陝西魏牆煤礦的水處理工程。2010年底,我把沈煤集團林盛煤礦、紅菱煤礦水處理工程做完后付款不好,魏鵬遠幫我聯繫沈煤集團的總工魏某2催要過工程款,還給我介紹過同煤集團麻家梁煤礦、金庄煤礦和內蒙古匯能爾林兔煤礦的水處理工程。」 孫秋淵供述稱。

「跟當時這些企業到國家發改委跑項目核准的人打招呼,有南票煤矸石熱電公司、西烏金山發電有限公司、調兵山煤矸石熱電分公司、瀋陽煤業集團林盛礦、紅菱礦和丹東金山熱電有限公司等。」魏鵬遠的證言也稱,其幫孫秋淵聯繫過遼寧的南票電廠、調兵山電廠、西烏金山電廠、瀋陽煤業集團的林盛煤礦等一批水處理項目。

此外,判決書中還提到,魏鵬遠打招呼的項目涉及到陝西省屬國有大型企業陝西延長石油集團。

2012年,在陝西延長石油集團橫山魏牆煤業有限公司辦理項目核準時,魏鵬遠利用職務便利為孫秋淵承攬礦井生活污水、井下水處理工程向該公司負責人打過招呼。通過魏鵬遠的介紹,在公司負責人及相關辦事人員的關照下,2012年7月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沒有按正常的招投標手續取得該公司《魏牆礦井生活污水及井下水處理項目》工程承包合同,工程完工後魏牆煤業有限公司向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支付了貨款。

容城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天源環保有限公司、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為謀取不正當利益而行賄,情節嚴重,其行為構成單位行賄罪;被告人孫秋淵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為上述被告單位謀取不正當利益而行賄,情節嚴重,其行為亦構成單位行賄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孫秋淵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當庭自願認罪,認罪態度較好,酌情從輕處罰。

2016年10月24日,容城縣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被告單位天源環保有限公司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被告單位沃特豪格(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被告人孫秋淵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