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球變暖有哪些影響?有哪些危機?

全球變暖有哪些影響?有哪些危機?

作為地球生命我們有權與億萬生命共享地球資源,但我們無權破壞億萬生命的共同家園,除非人類是魔鬼。——博科園

全球變暖,地球表面、海洋和大氣的逐漸加熱,是由人類活動引起的,主要是燃燒化石燃料,將二氧化碳、甲烷和其他溫室氣體排放到大氣中。

2013年9月27日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表了一份關於氣候變化的重大報告,儘管氣候變化引起了政治上的爭論,但科學家們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確定人類活動與全球變暖之間的聯繫。超過197個國際科學組織一致認為全球變暖是真實的,是由人類行為引起的。

全球變暖已經對地球產生了明顯的影響。

我們可以在很多地方實時觀察這種情況。極地冰冠和高山冰川都在融化冰。世界各地的湖泊,包括蘇必利爾湖,正在迅速變暖——在某些情況下比周圍的環境要快。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地質學和環境科學教授約瑟夫·維爾恩(Josef Werne)告訴《生活科學》雜誌,動物們正在改變遷徙模式,植物正在改變活動的日期,比如春天早些時候的樹葉萌芽,秋天晚些時候再把樹葉落下來。

以下是對全球變暖所帶來的變化的深入研究。

平均溫度和極端溫度上升

全球變暖最直接最明顯的影響之一是全球氣溫的上升。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數據,在過去的100年裡,全球平均氣溫上升了約1.4華氏度(0.8攝氏度)。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數據顯示,自1895年開始記錄以來,世界上最熱的一年是2016年。那一年,地球表面的溫度比整個20世紀的平均溫度高1.78華氏度(0.99攝氏度)。2016年之前2015年是全球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在2015年之前?是的,2014年。事實上根據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數據,自2001年以來最熱的17年中有16年都發生過。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和阿拉斯加的連續第二年,2016年是歷史上第二最溫暖的一年,連續第20年的平均地表溫度超過了記錄以來的122年平均水平。

極端天氣事件

極端天氣是全球變暖的另一個影響,雖然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熱的夏季,但美國大部分地區的冬天也比平常更冷。

氣候的變化會導致極地急流——寒冷的北極空氣和溫暖的赤道空氣之間的邊界向南遷移,帶來寒冷的北極空氣。Werne解釋說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州會突然出現寒流,或者比正常的冬天更冷,即使是在全球變暖的長期趨勢中。

根據定義氣候是多年來長期的平均天氣。一個寒冷的(或溫暖的)一年或季節與整個氣候沒有什麼關係。當那些寒冷(或溫暖)的年份變得越來越有規律的時候,我們開始認識到它是氣候的變化,而不是天氣異常的一年。

全球變暖也可能導致極端天氣,而不是冷或熱。例如颶風的形成將會改變。儘管這仍然是一個積極的科學研究的主題,但目前的大氣計算機模型表明,在全球範圍內,颶風更有可能變得不那麼頻繁,儘管形成的颶風可能更強烈。

即使它們在全球變得不那麼頻繁,颶風在某些特定地區仍然會變得更加頻繁,大氣科學家Adam Sobel說他是《風暴潮:颶風桑迪,我們變化的氣候,過去和未來的極端天氣》的作者。此外科學家們相信,由於氣候變化,颶風將變得更加強烈。這是因為颶風從溫暖的熱帶海洋和寒冷的高層大氣之間的溫差中得到能量。全球變暖加劇了這種溫差。

既然最傷害到目前為止來自最強烈的颶風,如2013年在菲律賓颱風海鹽——這意味著颶風可能成為整體更具破壞性的(颶風在西太平洋被稱為颱風,在南太平洋和印度洋被稱為氣旋。)

閃電是另一個受全球變暖影響的天氣特徵。根據2014年的一項研究,如果全球氣溫持續上升,到2100年,美國境內的雷擊數量將增加50%。研究人員發現,大氣中每1攝氏度(1攝氏度)的溫度上升了12%。

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於1996年建立了美國氣候極端指數(CEI),以追蹤極端天氣事件。根據CEI的數據在過去的40年裡,歷史上最不尋常的極端天氣事件的數量一直在上升。

科學家們預測極端天氣事件,如熱浪、乾旱、暴風雪和暴風雨將會繼續發生,而且由於全球變暖會導致更大的強度。氣候模型預測全球變暖將導致全球氣候模式發生重大變化。這些變化可能包括風向、年降水量和季節溫度變化的重大變化。

此外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EPA)的數據,由於高水平的溫室氣體很可能在大氣中停留多年,這些變化預計將持續幾十年或更長時間。例如在美國東北部,氣候變化可能帶來每年的降雨量增加,而在太平洋西北地區,夏季降雨量預計會減少。

冰層融化

到目前為止氣候變化的主要表現之一是融化。據《當代氣候變化報告》(Current Climate Change Reports)發表的2016年研究報告顯示,北美、歐洲和亞洲的積雪量在1960年至2015年間呈下降趨勢。根據國家冰雪數據中心的數據,北半球的永久凍土層或永久凍土層比20世紀初減少了10%。永久凍土層的融化會導致滑坡和其他突然的土地崩塌。它也可以釋放長埋的微生物,就像在2016年的一種情況下,一種被埋的馴鹿屍體的貯藏解凍並導致了炭疽熱的爆發。

全球變暖最顯著的影響之一是北極海冰的減少。2015年和2016年秋季和冬季的海冰都創下了歷史最低記錄,這意味著在冰層被認為處於頂峰的時候,它已經落後了。融化意味著海冰的厚度會持續多年。這意味著,冰層閃亮的表面反射回大氣層的熱量會減少,而更多的則被相對較暗的海洋吸收,這就形成了一個反饋迴路,從而導致更大的熔融,根據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運作冰橋。

冰川退縮也是全球變暖的明顯影響。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數據,現在在蒙大拿州的冰川國家公園發現了25英畝超過25英畝的冰川,其中大約有150個冰川曾經被發現。世界範圍內的冰川地區也出現了類似的趨勢。根據2016年《自然地球科學》(Nature Geoscience)雜誌上的一項研究,這種快速退卻的可能性有99%是由人為造成的氣候變化造成的。這些研究人員發現,一些冰川的消融速度是沒有全球變暖的15倍。

冰橋項目的sciencist Michael Studinger稱這張照片是冰川消退的教科書範例,它的尺寸正在縮小。黑暗的弧形樁是終點站和橫向的冰磧石,在冰川消退時留下的混雜岩堆。在冰川的左側,一個冰凍的小湖。攝于格陵蘭東北部的湯姆森地。圖片:NASA/Michael Studinger

海平面和海洋酸化

一般來說隨著冰融化,海平面上升,2014年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報告稱,全球海平面平均每年上升0.12英寸(3毫米)。這是平均年增長率0.07的兩倍左右。(1.6毫米)在20世紀。

北極和南極地區融化的極地冰,再加上格陵蘭、北美、南美洲、歐洲和亞洲的冰川融化和冰川融化,預計將大大提高海平面。人類是罪魁禍首:在2013年9月27日IPCC發布的報告中,氣候科學家們說至少95%的人認為,海洋變暖,冰川迅速融化,海平面上升,這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人們所觀察到的變化。

美國環境保護署(EPA)的數據顯示,自1870年以來全球海平面上升了約8英寸,預計在未來幾年裡,海平面將會加速上升。如果目前的趨勢繼續下去,許多沿海地區將被淹沒,那裡的人口大約佔地球人口的一半。

研究人員預測到2100年,海平面的平均水平將達到2.3英尺(約合10米)。據美國環境保護署的報告紐約市的漢普頓路(Hampton Roads)和德克薩斯州加爾維斯頓(Galveston)的海拔高度分別為2.9英尺(0.88米)和3.5英尺(1.06米)。根據IPCC的報告,如果溫室氣體排放不受控制,到2100年全球海平面將上升3英尺(0.9米)。這一估計值是從估計的0.9到2.7英尺(0.3到0.8米),這是在2007年IPCC未來海平面上升報告中預測的。

海平面並不是唯一因全球變暖而改變的海洋。隨著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海洋吸收了一些氣體,增加了海水的酸度。Werne這樣解釋道:「當你把二氧化碳溶解在水中,你就會得到碳酸。這和罐裝汽水的情況是一樣的。當你在一罐胡椒粉上打開頂部時,pH值為2 -相當酸。

根據美國環保署的數據自18世紀初工業革命開始以來,海洋的酸度增加了約25%。「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海洋中的一個問題,因為許多海洋生物用碳酸鈣來製作貝殼(想想珊瑚、牡蠣),它們的殼會溶解在酸溶液中。因此當我們在海洋中添加越來越多的二氧化碳時,它會變得越來越酸,溶解越來越多的海洋生物的外殼。不用說,這對他們的健康不利。

如果目前的海洋酸化趨勢繼續下去,預計珊瑚礁將在現在很常見的地區變得越來越稀少,包括美國的大部分水域。在2016年和2017年澳大利亞大堡礁的部分地區受到了白化現象的襲擊,珊瑚排出了它們的共生藻。漂白劑是水溫過度、pH值不平衡或污染嚴重的標誌;珊瑚可以從漂白劑中恢復,但背靠背的情況則不太可能恢復。

1981 - 2009年融化季節結束時的北極海冰。圖片:NSIDC

植物和動物

全球變暖對地球生態系統的影響將是深遠而廣泛的。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一份報告,由於氣溫變暖許多植物和動物已經在向北移動,或向更高的海拔移動。

他們不只是向北移動,而是從赤道向兩極移動。他們很簡單地遵循舒適的溫度範圍,隨著全球平均氣溫的升高,這些溫度正流向兩極。最終當氣候變化速度(一個地區變化的速度快於一個空間術語)速度比許多生物可以遷移的速度快的時候,這就成了一個問題。正因為如此許多動物可能無法在新的氣候系統中競爭,可能會滅絕。

此外根據美國環境保護署的說法:候鳥和昆蟲現在已經比20世紀提前幾天或幾周到達了它們的夏季飼養和築巢地。溫度升高也會擴大許多致病病原體的範圍,這些病原體曾經被局限於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殺死了以前受到疾病保護的植物和動物物種。

根據2013年《自然氣候變化》(Nature Climate Change)雜誌的一份報告,到2080年如果不加以控制,全球變暖的這些和其他影響可能會導致地球上一半的植物和三分之一的動物從目前的範圍消失。

社會影響

隨著氣候變化對自然世界的影響越來越大,人類社會的預期變化可能更具破壞性。

農業系統可能會受到嚴重打擊,儘管某些地區的生長季節將會擴大,但乾旱、惡劣天氣、缺乏積雪融化、數量更多、害蟲種類增多、地下水水位下降以及耕地減少可能會導致全球嚴重歉收和牲畜短缺。

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也注意到二氧化碳正在影響植物的生長。雖然二氧化碳可以增加植物的生長,但植物可能會變得不那麼有營養。

據一些來自美國的分析人士說,糧食安全的損失反過來可能會給國際糧食市場造成嚴重破壞,可能會引發飢荒、糧食騷亂、政治不穩定以及世界範圍內的內亂。(美國國防部,美國進步中心和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

除了缺乏營養的食物外,全球變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也將是嚴重的。美國醫學協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報告稱,瘧疾和登革熱等蚊媒疾病的增加,以及哮喘等慢性疾病的發病率上升,最有可能是全球變暖的直接結果。

2016年爆發的寨卡病毒,一種蚊子傳播的疾病,突顯了氣候變化的危險。專家說這種疾病會導致胎兒在懷孕婦女感染時產生毀滅性的出生缺陷,而氣候變化可能會使高緯度地區適合傳播這種疾病的蚊子。更長、更熱的夏天也可能導致蜱傳播疾病的傳播。

作為地球生命我們有權與億萬生命共享地球資源,但我們無權破壞億萬生命的共同家園,除非人類是魔鬼。——博科園

參考:EPA、NASA、加州規劃與研究辦公室

來自:Live Science

作者:Alina Bradford,Stephanie Pappas

編譯:卿君側

審校:博科園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