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來自北方的狼:哪個皇帝最崇拜草原的狼圖騰?

來自北方的狼:哪個皇帝最崇拜草原的狼圖騰?

來自北方的狼:哪個皇帝最崇拜草原的狼圖騰?

狼是一種可怕的動物,以其機警、奸詐、兇殘、狡黠、嗜血稱霸於草原。這些詞語不光是用來解釋狼,也是可以用來形容人。當然,狼也是草原民族的圖騰。五胡十六國時期,胡夏的建立者赫連勃勃,就是這樣一個將這些狼性融貫於一身來自北方的狼。

赫連勃勃(公元381—425年),原名劉勃勃,匈奴鐵弗部首領劉衛辰之子。在狼煙四起,戰火連天的時局中,赫連勃勃小小年紀就成為一個像狼一般機警的漢子。東晉太元十六年(公元391年)十一月,拓跋珪襲殺劉衛辰,赫連勃勃憑著靈活頭腦,成功擺脫北魏騎兵,孤身一人逃到了叱幹部。由於拓跋珪派人索要赫連勃勃,叱幹部的阿利,便將他送給了後秦高平公沒奕於;沒奕於「以女妻之」。赫連勃勃在經歷一段流亡之後,終於有了一個棲息之所。

困頓之時,狼最善於偽裝。赫連勃勃寄寓期間,處處夾著尾巴做人,竟也贏得了「性辯慧,美風儀」的口碑,後秦國君姚興「見而奇之,深加禮敬」,不僅封他為驍騎將軍,加奉車都尉,還經常讓他「參軍國大議」。赫連勃勃「寵遇逾於勛舊」,成為後秦政壇新秀。時間一長,赫連勃勃便露出了「奉上慢,御眾殘,貪暴無親」的狼尾巴,姚興不以為然,反而「以勃勃為持節、安北將軍、五原公,配以三交五部鮮卑及雜虜二萬餘落,鎮朔方」。

狼終歸是狼,它是不講究知恩圖報的。沒有岳父的庇護,赫連勃勃不可能遠離追殺;沒有姚興的青睞,赫連勃勃也不可能出鎮一方。有了軍隊和地盤后,赫連勃勃的狼本性便暴露無遺。赫連勃勃到朔方不久,遇到河西鮮卑向姚興進貢八千匹馬,赫連勃勃不念姚興對自己的禮遇,強行扣留了馬隊。有了騎兵后,赫連勃勃召集三萬部眾,以打獵為名,襲擊高平,殺害了岳父沒奕於,並改編了他的部隊。狼,永遠是喂不熟的,恩將仇報是狼的天性。

東晉義熙三年(公元407年)六月,二十七歲的赫連勃勃自稱天王、大單于,建元龍昇,署置百官,國號大夏,史稱胡夏。通常情況下,一個政權建立時,往往會有一個象徵國家根本的都城。然而,當諸將「諫固險」時,赫連勃勃卻「不從」。赫連勃勃當初之所以不設都城,除了胡夏「大業草創,眾旅未多」,力量相對薄弱外,還在於赫連勃勃像狼一樣,喜歡搞游擊戰術,即他講的「以雲騎風馳,出其不意,救前則擊其後,救后則擊其前,使彼疲於奔命」。

這種「游食自若」戰略,既壯大了胡夏的實力,也成就了赫連勃勃的狼子野心。《晉書》記載赫連勃勃利用游擊戰術「進討姚興三城已北諸戍,斬其將楊丕、姚石生」,又「侵掠嶺北,嶺北諸城門不晝啟」,讓後秦飽嘗了苦頭。

胡夏龍昇二年(公元408年),赫連勃勃與後秦大將張佛生大戰於青石原,再次成功運用迂迴戰術,俘虜後秦官兵一萬三千人,嶺北全部都歸附胡夏。赫連勃勃「不及十年,嶺北、河東盡我有也」的計劃,正在一步步實現。

赫連勃勃對上司如此,對其他人更甚。建國后,不可一世的赫連勃勃曾向禿髮國君傉檀求婚,遭到拒絕。結果,赫連勃勃盛怒之下,狼性大發,「率騎二萬伐之……殺傷萬餘人,驅掠二萬七千口、牛馬羊數十萬而還」。狼再兇狠,也有退敗的時候,而赫連勃勃在受傷的情況下,表現出來的行為比狼還要兇狠,還要恐怖。「傉檀遣善射者射之,中勃勃左臂。勃勃乃勒眾逆擊,大敗之,追奔八十餘里,殺傷萬計」。赫連勃勃稱得上是五胡亂華時期第一猛將。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鳳翔元年(公元413年),實力變強的赫連勃勃著手建造都城。赫連勃勃一心想「統一天下,君臨萬邦」,便為都城起名「統萬」。統萬城的名字猖狂,四個城門的名字更猖狂。昌武元年(公元419年),統萬城建成后,赫連勃勃將稱南門為朝宋門,北門為平朔門,東門為招魏門,西門為服涼門。當時,胡夏政權周邊南有宋公劉裕,北有朔方重鎮,東有北魏,西有北涼。赫連勃勃想把周邊政權乃至整個全部吞併,胃口實在不小,其猖狂的狼子野心由此略見一斑。

除了野心大,赫連勃勃還相當狡黠,劉裕就輕而易舉地上了他的當。鳳翔五年(公元417年)九月,劉裕殺入長安滅掉後秦,接著,派人給赫連勃勃送去一封信,要求與胡夏建立外交關係,「請通和好,約為兄弟」。接見劉裕使者之前,赫連勃勃事先背熟回信內容,然後對著使者引經據典,出口成章,「口授舍人為書,封以答裕」。不明內情的劉裕看到這封言辭優美的回信時,頓時對赫連勃勃產生敬意,自嘆不如。「裕覽其文而奇之,使者又言勃勃容儀瑰偉,英武絕人。裕嘆曰:『吾所不如也!』」

劉裕把赫連勃勃當英雄,但赫連勃勃卻沒把劉裕當兄弟。當時,劉裕「欲速成篡事」,無暇顧及中原,便把長安交給了兒子駐守。孰知,劉裕前腳一走,赫連勃勃便露出了狼的嘴臉,單方面撕毀和約,殺氣騰騰地破城而入。狼,還有虛偽的一面。赫連勃勃一直想當皇帝,然而,佔領長安后,大臣們勸赫連勃勃稱帝時,他卻表示要「歸老朔方,琴書卒歲」,意思是想急流勇退。說歸說,做歸做。鳳翔六年(公元418年)十一月,在「群臣固請」下,赫連勃勃於灞上築壇即皇帝位,改元昌武。

權力,最容易暴露一個人的本性,尤其是赫連勃勃這樣的狼性皇帝。赫連勃勃稱帝后,變得更加殘暴,殺人成性,嗜血成癮。他時常拿著弓箭站在統萬城上觀察路上的行人,看到誰不順眼,拉弓就射。如果哪個大臣露出不恭敬的眼神,就下令挖出那個大臣的眼睛;如果大臣笑他,就讓人撕裂大臣的嘴唇;如果大臣勸諫他,他就以誹謗罪割掉大臣的舌頭,然後殘忍地將其殺害。這種野蠻血腥統治,致使「夷夏囂然,人無生賴」,叫苦連天,怨聲載道。

機警、奸詐、兇殘、狡黠、嗜血,赫連勃勃無疑是歷史上最具狼性的皇帝,也是崇拜狼圖騰的北方皇帝。赫連勃勃靠狼性起家創業,最終卻落得聲名狼藉。《晉書》評價他「雖雄略過人,而兇殘未革」,又說他「雖弄神器,猶曰凶渠」。

劉宋元嘉二年(公元425年),赫連勃勃病死,謚號武烈皇帝,廟號世祖,葬嘉平陵。赫連勃勃死後,對胡夏政權虎視已久的北魏猛虎拓跋燾,很快就活捉了赫連昌、赫連定兩位狼崽皇帝,胡夏也隨之滅亡。

(本篇完)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