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梵高:我畫我自己,絕不是虛假的捏造

梵高:我畫我自己,絕不是虛假的捏造

凡•高說:「我固定在一個位置作畫,掌握畫中最本質的東西,然後在輪廓線限定的空白處填滿色彩。不管它表達了什麼,反正是能感受到的色彩,也是簡化了的色彩。」

畫布上生動的描繪,依賴的是凡•高個性的、熱情的和濃厚的色彩和堅定的線條。

凡•高這一時期的自畫像和荷蘭農民肖像畫,反映了他離開巴黎后尋找一種從印象派演化出來,但超脫於印象派之上的藝術。

當我們在大腦中形成凡•高自畫像的形象時,就會附加上許多其它信息。例如凡•高的貧窮、偏執狂和持久的孤獨;儘管一生沒有賣掉一幅作品,但對藝術追求宗教般的虔敬。

當然,凡•高在創作這一作品時,並沒有賜予這張自畫像那麼多的含義,是後來的解讀者從大的文化和美術史出發附加到作品中的。

解構主義者質疑一切,解構一切,形成相對開放的體系。這種解讀方法有點像電腦病毒,它破壞了正常的解讀規則。在解構主義者眼中,這幅自畫像中的人物是凡•高嗎?他是畫家還是農民?自畫像本質上是凡•高自己嗎?這些問題凡•高沒有給出答案,他只是畫了他的自畫像而已。

「……為了在沒有模特的時候可以工作,我買了一面質量相當好的鏡子。把自己臉部的顏色畫出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如果能夠把這畫好,那我也就能夠畫出其他男女的臉了。」經濟的貧困伴隨著凡•高一生,他賣不出一件作品,也常常因為缺錢而買不起畫布和顏料,更雇傭不起模特。

夏皮羅說:「文森特的肖像畫,不是受人委託而畫的,是藝術家的自由選擇。他們不像過去的肖像畫,是為模特而畫,畫中人有權有勢、儀錶堂堂,藉此來褒揚被畫者的社會地位和權力。恰恰相反,凡•高的畫中人大部分是最平凡的人物。」凡•高對著鏡子畫自己和藝術家之間的巨大經濟差異,也真實的反映了19世紀末藝術從記載歷史走向表現真實自我的功能變化。

他在給提奧的信中這樣寫道:「……我從不憑記憶畫畫。」,「……沒有模特兒我不能畫畫。」,「我的注意力已牢牢的固定在實實在在的存在物之上,以至不可能再有願望和勇氣去追求產生於抽象習作的理想了。……我誇張,有時還改變基調;儘管如此,我並未對整幅畫作虛假的捏造」。

↓加客服微信 uhuayuan3 ,領100G油畫教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