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作為「萬年吃醋梗」 薛寶釵這個神助攻,是如何推進寶黛戀情的?

作為「萬年吃醋梗」 薛寶釵這個神助攻,是如何推進寶黛戀情的?

在寶哥哥、林妹妹的戀情里,笑到最後的寶姐姐,其實很尷尬,如果用一句流行歌詞註解,她的情況應該是: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

不過,在這場三人行里,薛寶釵又是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一曲《終身誤》最為中肯: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戴金鎖的寶姐姐,雖然是官配,當了最後的寶二奶奶,但在賈寶玉心裡,真正顧念的依然是「世外仙姝寂寞林」,從頭到尾都是。

賈府里,賈寶玉的婚配問題,一直是重頭戲,無論是鳳姐戲謔,還是元妃賞賜,各種草蛇灰線下,基本就寶寶黨、寶黛黨兩派,且後者呈壓倒性優勢,連賈璉的小廝都會說:將來準是林姑娘定了的。

不過,看似未參與也沒退出的薛寶釵,在大背景下,無法給予林妹妹安全感,所以,在她和寶哥哥的戀愛日常里,寶姐姐三個字,就成了萬年吃醋梗。

早在薛寶釵一出場時,曹雪芹短短几筆,就樹立了對抗性:

忽然來了一個薛寶釵,年歲雖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豐美,人多謂黛玉所不及。而且寶釵行為豁達,隨分從時,不比黛玉孤高自許,目無下塵,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頭子們,亦多喜與寶釵去頑,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鬱不忿之意,寶釵卻渾然不覺。

寶姐姐是不是真的渾然不覺難說,但敏感的林妹妹是很「覺」的,畢竟後面還補了一句:那寶玉亦在孩提之間,視姊妹弟兄皆出一意,並無親疏遠近之別,其中因與黛玉同隨賈母一處坐卧,故略比別個姊妹熟慣些。

想想,多像班裡的轉學生,還是班花候選人級別的那種,作為現任班花(見王熙鳳初見林黛玉,稱天下竟有如此標緻的人),再攤上一個還沒長醒的班草,這段還在萌芽階段的小戀情,隨時可能雨打風吹去,林妹妹的心裡,自然是沒有安全感的,所以薛寶釵同學,為後來的吃醋梗埋下伏筆。

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 探寶釵黛玉半含酸」是一大節點,既有冷香丸這種稀巧物事兒,又自然帶出了「金玉相配」這個梗,為以後賈林多次拌嘴提供了恆定的素材,然後章節其他所有的內容,就是講林妹妹吃醋。

你看,她去看薛寶釵,一見了寶玉,便笑道:「噯喲,我來的不巧了!」

為什麼不巧?意思是賈寶玉,咱倆不是最好么,竟然背著我來看薛寶釵,為啥不跟我說,是不是你心裡有鬼,或者再深一點,是不是你們心裡有鬼?

果然寶姐姐就問了:這話怎麼說?黛玉笑道:早知他來,我就不來了(這又是氣話)。寶釵道:我更不解這意。黛玉笑道:要來一群都來,要不來一個也不來,今兒他來了,明兒我再來,如此間錯開了來著,豈不天天有人來了?

虧她解釋得快,書中多節比如「瀟湘子雅謔補余香」等可以看出,林妹妹是很伶俐的,嘴雖刻薄,但內心無惡意,又說的巧,也很難讓人討厭得起來。

再往下走,賈寶玉要吃冷酒,薛寶釵勸他:酒性最熱,若熱吃下去,發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結在內,以五臟去暖他,豈不受害?他一聽有道理,便放下冷酒,命人暖來方飲。

而這時候的黛玉,磕著瓜子兒,只抿著嘴笑(內心想必正在翻江倒海呢)。

可巧,小丫鬟雪雁來了,給她送小手爐,於是,黛玉明知故問:誰叫你送來的?難為他費心,那裡就冷死了我!雪雁助攻:紫鵑姐姐怕姑娘冷,使我送來的。黛玉含沙射影:也虧你倒聽他的話.我平日和你說的,全當耳旁風,怎麼他說了你就依,比聖旨還快些!

這裡有兩句,說是寶玉聽這話,知是黛玉藉此奚落他,也無回復之詞,只嘻嘻的笑兩陣罷了,至此,林妹妹說話的目的也達到了,感情是自私的,你若愛我,就只能聽我的,跟我好,處處都暖男這種做法,可是行不通的。

這裡還有一句很妙,是「寶釵素知黛玉是如此慣了的,也不去睬他」,由此可見,為了薛寶釵吃醋,這回雖是重重寫出,但早不是一次兩次了。

這回,林妹妹還宣誓了主權。

酒足飯飽后,她問寶玉:你走不走?賈寶玉就坡下驢:你要走,我和你一同走。小丫頭給他戴斗笠,戴不好,還是林妹妹親手給戴的:輕輕籠住束髮冠,將笠沿掖在抹額之上,將那一顆核桃大的絳絨簪纓扶起,顫巍巍露於笠外,整理已畢,端相了端相,說道:好了,披上斗篷罷。

這一段頗有閨中情態,難免想起畫眉整衣等夫妻恩愛日常,不知旁邊看著的寶姐姐,平日里,又是極為循規蹈矩的那類人,看著這等秀恩愛,是什麼心情?

第二十回又多了一個史湘雲,不過在這段里,她只是個背景板。

且說寶玉正和寶釵頑笑,忽見人說:史大姑娘來了。寶玉聽了,抬身就走(可見交情,林妹妹也會為她吃醋,只是少些)。等他們到了,正值林黛玉在,問寶玉:在那裡的?寶玉便說:在寶姐姐家的。黛玉冷笑:我說呢,虧在那裡絆住,不然早就飛了來了(注意這個飛字,以後還有好玩的比喻呆雁,正好對應)。

寶玉就賠笑了:只許同你頑,替你解悶兒。不過偶然去他那裡一趟,就說這話(當著大家這樣說,寶哥哥的親疏有別,還是很明顯的,且可見林妹妹在他心中的地位)。然而,林妹妹又氣走了。

在整部《紅樓夢》里,他們玩了多次拌嘴林妹妹生氣寶哥哥哄的遊戲,每次都是生了嫌隙,再補回來,然後更加親密。比如這次,寶哥哥從一桌吃、一床睡開頭后,就說了這句話:親不間疏,先不僭后,表明了林黛玉在他心中的地位。

還有個重頭戲,發生在第二十八回「薛寶釵羞籠紅麝串」,元妃賞賜,獨有賈寶玉和薛寶釵一樣,這就是個信號,畢竟在賈府里,元妃是很有話語權的,賈寶玉又是她帶了多年,長姐之外,還有類似長姐如母的情分,學業、婚姻自然都要多操心,賞賜相同,自然有選中薛寶釵的傾向,林黛玉聰穎,又豈能不知?

果然,這裡她就說了:比不得寶姑娘,什麼金什麼玉的,我們不過是草木之人!賈寶玉見她又說金玉梗,馬上發毒誓,天誅地滅,讓她消去疑心,並且繼續發話,證明林妹妹對他的重要性:除了老太太,老爺,太太這三個人,第四個就是妹妹了。

好不容易打消誤會,又來新的嫌隙,如果說之前多是心理的,這裡更像生理的。

寶玉要看薛寶釵的紅麝串子,她生的肌膚豐澤,容易褪不下來。寶玉在旁看著雪白一段酥臂,不覺動了羨慕之心,恨自己沒福摸:這個膀子要長在林妹妹身上,或者還得摸一摸,偏生長在他身上(親疏可見)。

他這一看呆,不巧,又被林妹妹看到了。

寶釵褪了串子給他,他怔了,忘了接,她不好意思,丟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見林黛玉蹬著門檻子,嘴裡咬著手帕子笑,於是問她:你又禁不得風吹,怎麼又站在那風口裡?林黛玉笑:何曾不是在屋裡的,只因聽見天上一聲叫喚,出來瞧了瞧,原來是個呆雁。薛寶釵問:呆雁在那裡呢?林黛玉道:我才出來,他就忒兒一聲飛了。把帕子一甩,向寶玉臉上甩來。寶玉不防,噯喲了一聲。

酸里戲謔,吃醋還不失嬌俏,果真是林妹妹!

隨著兩人感情穩定,薛寶釵助攻的梗,日漸減少,第三十六回里,一幕場景,更像是一種先兆。

襲人上位成功,林黛玉和史湘雲向她道喜(為什麼黛玉不吃襲人醋,也可深究許多,畢竟不在一個競爭段位),不料薛寶釵正在房裡,幫襲人做針線,旁邊放著蠅帚子,寶玉穿著銀紅紗衫子,隨便睡著在床上。

黛玉見這個情景,早已呆了(這是實情,畢竟場面太像夫妻日常,難免聯想到未來,前途未卜),然後才是招手喊湘雲,準備取笑(這也是林妹妹的常態,總以戲謔帶過,她和賈寶玉交鋒時,也總是虛虛實實,常生誤會)。

不過,這裡也有閑閑幾筆,很有意思,這裡寶釵只剛做了兩三個花瓣,忽見寶玉在夢中喊罵說:和尚道士的話如何信得?什麼是金玉姻緣,我偏說是木石姻緣!薛寶釵聽了這話,不覺怔了,為何發怔?以前裝的心如止水究竟是真是假?只有她心裡清楚。

林妹妹是個單純的人,第四十五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后,便和薛寶釵成了知己,連薛姨媽、薛寶琴都親熱起來,吃醋之舉少有,反倒是寶哥哥一頭霧水,真真切切吃了回醋。

話說,以前寶哥哥也借薛寶釵這個「萬年吃醋梗」說過幾回,但都是假的,不過是讓林妹妹消除顧慮,比如第二十八回里,他說:不把我放在眼睛里,倒把外四路的什麼寶姐姐鳳姐姐的放在心坎兒上。不過是倒打一靶,讓林妹妹放寬心。

但真等林妹妹、寶姐姐關係好后,這個夾在中間的人,倒真的想喊一句「WTF」,於是,出現了一段經典的反吃醋。

第四十九回,寶琴來了,健康勝黛玉,天真勝寶釵,賈母很喜歡,寶哥哥生怕林妹妹不高興,卻見林黛玉趕著寶琴叫妹妹,直是親姊妹一般,暗暗的納罕。

他跑去找林黛玉,用他們之前的「西廂梗」(戀情長久的人,梗真是多),說他看了《西廂記》,有幾句最好,他不懂「是幾時孟光接了梁鴻案?」,林妹妹聰穎無比,便細細解釋給他聽,包括說錯酒令、送燕窩病談等,還說「誰知他竟真是個好人,我素日只當他藏奸」(可見林妹妹內心純良),於是賈寶玉笑,原來是從「小孩兒口沒遮攔」就接了案了。

寶哥哥這段吃醋,真是溫柔,有點像:我們不是最好的嗎?怎麼你又跟別人悄悄好了,我還不知道。再看這一句:先時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沒的說,我反落了單。時時刻刻宣布話語權:我才是最重要的!但林妹妹跟別人好,他是願意的,我愛一個人,我也希望別人對你好,你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這段質問,不過是溫柔有情的質問。

在寶黛戀情里,關於寶姐姐這個梗,曹公雖只寫了幾筆吃醋,卻是很真切的,隨著時日,兩人情意漸長,十分自然。林妹妹還盡了一生眼淚,寶哥哥雖是第一淫人,但心中唯有「寂寞林」,令人遺憾的,莫過於有情人不能相守吧,此為一嘆。

封面新聞記者 張路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