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朱民如何在IMF爭得一席? 背後是中日實力PK!

朱民如何在IMF爭得一席? 背後是中日實力PK!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導語

朱民,最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IMF首位華人副總裁,曾是周小川和拉加德的親密戰友。從搬運工少年、復旦學霸、人民銀行副行長,再到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的重要推手,他的一生頗為傳奇。那麼,這一切的經歷和成長背後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朱民完整訪談

朱民,最為大眾所熟知的身份,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副總裁。2015年11月30日,這個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際組織因為批准「人民幣入籃」的消息,在一夜間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

「那天我們鼓掌了,很難得的。」談起人民幣獲准進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時刻,朱民仍難掩興奮,「國際組織是非常嚴格的,沒有開會鼓掌什麼的,但很多新興經濟國家帶頭鼓掌。因為他們意識到,這是一個歷史的時刻。」

朱民在2011年7月被任命為IMF副總裁,成為這一具有七十多年歷史的國際組織中,首個進入管理層的人 。

在擔任副總裁的五年中,他成為新興市場國家在IMF中的代言人,不僅推動基金份額改革,也將「增長和就業」的新基因注入全球治理的新思路中。而在人民幣正式入籃,開啟新篇章的前夕,朱民激流勇退,義無反顧地回到任教。

具有國際監管經驗、深諳金融體系運作的他,似乎可以選擇一條更有「錢」途的路,但朱民對回國的選擇,頗為滿意,「回國從來就不是一個選擇。就像子女對父母一樣,是有使命的。」

2017年3月,在這個乍暖還寒時節,《財約你》節目組走進人民銀行的會客大廳,和這位頂級「國際公務員」聊了聊他回國之後的心愿,回顧他曾親身參與的金融改革,以及他推動加入國際治理過程中一場場不見硝煙的「戰役」。

赴約而來的朱民,仍穿著標誌性的黑色高領衫,外加卡其色的休閑西裝,對曾經親身創造的金融史,朱民說起來雲淡風輕。而只有談到恩師時,他不禁數度哽咽,令人動容。

1

周小川和一碗羊肉湯

朱民,是破格進入IMF管理層的第一位人。從上任前被美國輿論質疑,到離任后各國執董排隊相送,朱民經歷了「鬥爭的六年」,也改變了海外對官員不善言辭、古板陌生的刻板印象。但朱民從不認為,他是一個人在戰鬥。

「我(擔任IMF副總裁)這個事,曾經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朱民對《財約你》主持人馬騰回憶起爭取IMF副總裁之位的國際「暗戰」。爭取國際金融組織高層管理權的背後,是后金融危機時代新興經濟體和發達國家之間話語權的博弈。

在朱民之前,以歐美為主導的IMF內部,長期執行一正三副的管理層架構。總裁一般由歐洲人擔任,二號人物則一般為美國人,幾十年來成為慣例,高層人選也和其背後國家的國際地位掛鉤。但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歐美國家經濟進入衰退期的背景下,恰逢日本籍副總裁準備離任。政府推薦朱民,參與下一屆副總裁的選聘。

「但到了最後時刻,日本政府改主意了,不願意讓出來。」朱民對《財約你》表示,「我印象特別深,我那天在歐洲出差,臨時打電話,讓我不用去參加伊斯坦布爾IMF的年會了。等我到了伊斯坦布爾的當天,日本人宣布繼續連任。」對於日本人的再任,IMF有自己的考量。日本是IMF的第二大股東,對該國際組織的資金支持,僅次於美國。

「反正伊斯坦布爾的羊肉挺好,當時準備吃完就打道回府。」朱民開玩笑似地說道,

「但是,周小川說,羊肉湯你就吃吧,事情還沒有做完。」

正像周小川所說,「事情還沒完」,朱民通向IMF的大門沒有就此關上。央行行長周小川當時就敏銳地察覺到,新興經濟向上發展的「大勢」不容忽視,「事情還沒有做完」正是周小川在關鍵時刻做出的判斷。2008年的金融危機后,第一次對全世界經濟增長新增部分的貢獻超過50%。全球經濟增長的重心正悄然移向新興市場,特別是。

在經過持續數月的溝通和博弈之後,IMF認同,加入管理層是世界大勢的需要。朱民得以成為IMF總裁特別顧問。一年之後,IMF開闢了第四名副總裁的職位,也迎來了首位籍的高管——朱民。

看清機遇的同時,朱民要想在IMF站穩腳跟,則是憑藉過硬的專業素質、果敢的辦事風格,以及快速學習的能力。朱民在基金組織的第一關,就是協助IMF總裁拉加德處理歐債危機。

化解歐債危機對於IMF,是個巨大的挑戰。因為此前IMF只能對單個國家進行救援,但是歐元區從法律框架看,貨幣、貿易政策並不由單一國家決定,而是區域性政策,這讓解決歐債危機一事,高度外交化和政治化。在談到何為處理歐債危機的關鍵時,朱民的表述是「尋求利益的交叉點」。

而「尋求利益的交叉點」、進行多層次的協調,後來成為朱民處理複雜國際問題的專長。德國經濟學家桑德拉· 諾薇迪(Sandra Navidi)曾高度評價朱民在歐債危機中的表現,「基本立場固然重要,但是歸結到最後,都是人的行為表現。考慮到日益增加的全球摩擦,以及新興的孤立主義傾向,像朱民這樣的通達各方細微差別的連接性人才,不可或缺。」

朱民在面對歐債危機的魄力和金融專業性,令人信服,從而成為IMF管理層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2

在IMF打贏關鍵「戰役」

作為IMF中新興市場的代言人,朱民任期中的亮點之一,是推動人民幣進入SDR。朱民將這個過程,稱為「的、也是世界的戰役」。

「這場戰役的影響,今後一百年還會存在。」朱民對《財約你》主持人馬騰表示,「這改變了國際金融經濟治理機制,也是走向世界金融舞台中心的歷史一步。」

「當政府提出人民幣入籃要求的時候,基金裡面真是打翻天了。」朱民解釋道,人民幣能否進入SDR,不僅涉及到技術層面的論證,更摻雜了政治層面的博弈。在技術層面上,人民幣是否符合「可自由使用」的入籃標準,需要補足是否在國際上廣泛交易,以及在外匯上自由使用的數據依據;在政治層面上,既要面對美國等傳統金融寡頭,對新興市場增加話語權的阻截,也要考量因為擔心新興市場被迫提速市場化改革的善意提醒。

朱民稱,「經過慎重地考慮,中央決定,這是一個機會,我們要抓住。」一方是隨著經濟體量擴大,試圖脫鉤美元、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另一方是份額改革受困於美國、但希望擴大基金組織規模和國際影響力的IMF。兩者最終在合適的時機交匯。

曾有IMF內部人士對《財約你》表示,人民幣在衝擊入籃的過程中,除了央行等機構和IMF保持有效溝通之外,朱民也發揮了重要的橋樑作用。

「從西方人的角度來看,朱民不帶偏見的洞察力和準確的判斷力是無價的。特別是在一些關鍵時刻,在外界對『霧裡看花』,並覺得震蕩劇烈的時候。」 德國經濟學家桑德拉(Sandra Navidi)曾這樣評價朱民在關鍵問題上的溝通能力。在人民幣衝擊入籃的過程中,還曾出現股市大幅震蕩,一時間風雨滿樓。除了政府、央行堅定不移地推動改革之外,朱民等金融外交家的積極溝通,為人民幣最終入籃助力。

早在銀行供職期間,朱民就已顯露出深諳國際標準、對金融市場理解精確、以及不畏困難的行事作風。

1999年,國務院批複中銀香港重組上市計劃,中行成立中銀重組辦公室,朱民擔任辦公室總經理。由於歷史的原因,中行的所有權結構複雜,讓很多人並不看好中銀香港的重組和上市。但朱民在經歷了「20多噸文件每個字每個標點符號都要過目且不能出錯」的日子后,如期完成任務,后升任中行行長助理。2003年,朱民頂住諸多外界質疑,又承擔起銀行集團重組和首次公開募股的「大任務」。

「1996年的時候,《經濟學人》發表了一篇文章,第一句話是銀行的灰樓在阜外的寒風裡簌簌地站著,的銀行業正面臨技術破產的邊緣。」朱民稱,「這句話,印象特別深。

為了打贏國有銀行重組這一仗,朱民從處理不良資產、處理人、建機制三件事同時入手。值得一提的是,在重組過程中,監管方對國有銀行市場化是否可控,有所顧慮。 朱民提及,當他建議雇傭一家海外會計師事務所來審核賬目時,受到官方質詢,是否會涉及泄露國家機密。但朱民堅信改革,仍引入了滙豐和高盛這樣的外資銀行擔任IPO諮詢,並引入海外人士進入董事會。

朱民表示,按照國際標準,銀行就需要商業運營,「在當年打那個仗真是不容易,但是,我覺得當時中央的決心是很大的,給了很大的支持。」中行兩次國際化的嘗試,讓朱民國際銀行家的形象清晰展現。

2006年,銀行順利在香港上市。朱民升任中行副行長,主管財務、內控、法律、戰略和研究等業務。在中行任職十多年後,朱民在2009年調任人民銀行,后赴華盛頓任IMF副總裁。

3

從搬運工到心繫金融改革的學者

一向以國際金融家專業形象示人的朱民,在提及老師洪文達時,數度哽咽,令人動容。

作為恢復聯考后的首批大學生,朱民畢業於復旦大學經濟系。在留校任教3年後,赴美留學,先後獲得普林斯頓大學公共行政管理碩士學位,和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畢業后,曾擔任世界銀行政策局經濟學家。在美擁有穩定的收入和事業的朱民,在90年代,突然選擇回國,曾讓人頗為驚訝。

與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原院長洪文達在1995年的一次徹夜長談,對朱民的人生選擇產生了重大影響。

「他(洪文達)說,的改革開放如此的方興未艾,像你這樣的人,你沒有選擇,一定要回去,加入這個大潮,把自己學到的知識為做一點事。你死而無憾。」朱民回憶起病逝的老師,數度拭淚,難以平復心緒。

在就讀復旦之前的十年裡,受時代的影響,朱民從16歲開始就被分配到工廠,當搬運工,工作第一天就背200斤的糖包。對於很多與朱民曾共事的國際人士而言,很難想象現在溫文儒雅、學識淵博的他,曾經經歷了怎樣不一般的青年時光。

但朱民回憶起這段時光,顯得很平靜,「我懂了什麼是生活。」

在《財約你》主持人馬騰的追問下,朱民表示,生活永遠是不順利的。生活永遠是充滿著責難,「要看你有沒有意志和能力去克服這些困難。」這似乎也能解釋朱民在一次次歷史性「戰役」中的果敢和堅韌。

第二次回國的朱民,接到了更多頂級國際機構的工作邀約,但他均婉言謝絕,選擇成為清華大學金融研究院院長。一來,可以繼續做他喜歡的研究,發揮學術專長,二來,可以為人民銀行等監管機構提供分析和政策建議;三來,可以為金融國際化和全球化培養和輸送人才。而早在IMF任職期間,朱民就投身慈善事業,主要推動寒門學子,獲得更好的教育機會。

「我覺得,我走過了一段很長的路,看到了很多世界,也學了很多東西。」朱民對《財約你》的主持人馬騰,這樣說起自己第二次回國的緣由,「人在不同的階段,是有不同的責任的。工作的時候,你的責任是添磚加瓦,工作退了以後,你要把經驗交給別人傳下去。」

朱民人生的下半場,才剛剛開始。這對正在積极參与國際金融治理的而言,大抵是個幸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