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講不出動人的情話,只想帶你回家

講不出動人的情話,只想帶你回家

chapter 1:我是林一白

1、

唐小佳第一千零一次罵我混蛋時,我依舊無恥地趴在閣樓的扶梯上看著她笑,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她生氣時的樣子,要比溫柔起來會更可愛一點。

對面教堂的鐘聲已經敲過八下,這說明,如果她再繼續跟我慪氣,十有八九就會遲到,對於一個惜財如命的姑娘而言,是絕對不會因為一個混蛋而丟掉滿勤獎的。儘管,之前我的的確確害她丟過兩次。

放了一句狠話以後,唐小佳摔門而去,因為動作過大有點閃到手,於是隱隱約約聽她喊了一句,Fack you!

這讓一大早就被她叫醒的我,心情又好了一點點,可是笑過幾聲以後,突然又覺過於無聊,幹嘛要跟她過不去呢,畢竟,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唐小佳也算是我的房東。

想到這我有點愧疚,於是跑到洗澡間找出電吹風,決定給她擺在陽台上的多肉進行一番補救措施,希望能起死回生——昨天晚上洗完衣服懶得甩干,就直接掛在了陽台的衣架上,然後流下的水一滴沒剩的全都灌溉給了她的多肉。

當我把電吹風開到最高檔,對著地上的肉肉吹到第十五分鐘時,馬馬虎虎覺得自己似乎又幹了一件蠢事——唐小佳的多肉被我烤熟了。

我坐在地上沮喪地發了會呆,覺得是該刮刮鬍鬚洗洗臉,考慮一下該如何應對兩個小時后的面試了。

2、

東北女孩唐小佳,隻身一人來上海打拚,能敢下狠手把整套房子租下來,然後再分割出四個卧室高價散租出去,可見,她並不笨。或者說,很聰明。

在她那張甜美的外表下,隱匿著一顆狠厲的心。哦對了,如果你能聯想出被我烤熟的多肉是什麼樣,大概也就能想象出那張臉的模樣,肉嘟嘟的嬰兒肥,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

至於說我們倆是怎麼認識的,說起來有點曲折,她是我大一時暗戀的女同學的好閨蜜,在同城的另一所院校學金融。我暗戀的女同學過生日時,她來了,我們在一起吃了飯,唱了歌,還玩了「狼人殺」。

由於想從她身上套取點有用情報,所以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會主動聯繫她,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朋友。

等到大二時,我暗戀的女同學愛上了另一個女同學,於是,我就悄悄地撤了,畢竟,在愛情這條蜿蜒的道路上,若是輸給異性,並不是一件多麼光彩的事。

再後來,我和唐小佳也就斷了聯繫,直到大學畢業后第二年,才在上海偶遇重逢。

那段時間我最慘,新工作因為和公司的前台接待眉目傳情,被指公器私用,然後小姑娘被開除,我引咎辭職。

講義氣的後果是,房東的兒子要結婚,我被禮貌地請了出來,流落街頭無家可歸時,碰巧遇見了匆匆下班歸來的唐小佳。她一臉驚訝地看著我問,你不是那個誰誰誰嗎?

我說對啊,我就是那個誰誰誰呀,哈哈哈,你還好嗎?……哈哈哈,我也挺好……哈哈哈,世界真是小……哈哈哈,你叫什麼來著?……哈哈哈,唐小佳,對對對,唐小佳,一起吃過飯的。

虛頭巴腦,莫名其妙的對話持續了幾句后,我坦白說,其實第一眼我就認出你是唐小佳了,只是……我現在混得有點慘,沒太好意思……

已經走出幾步的唐小佳又折了回來,重新審視我一番說,大包小包灰頭土臉的,看上去是有點糟,好吧,我信你了,請你吃飯。

她甜美地笑了一下,溫暖得讓我幾乎熱淚盈眶。

3、

吃飯的時候唐小佳問我,你和那個小前台真的沒事嗎?

我猛灌了一口燙說,和我沒事,和老闆有事,老闆娘刻意從香港趕來「捉姦」,總要有個由頭開除那姑娘,所以我就光榮地做了替罪羊,本來我是想向正室檢舉的,可是後來那姑娘一臉真誠地跟我道歉,說是連累了我,我一想算了,在這樣的公司干也沒什麼前途,就原諒了這個世界。

唐小佳來了興緻,繼續跟我八卦,那個姑娘呢?後來怎麼樣了?

我用手指沾點水,在桌上寫了一串數字說,拿著錢回老家了。

擦,唐小佳一臉驚訝地看著我問,你們公司還招人不,老娘這姿色比起那姑娘如何?

我撇撇嘴說,豐腴過之,溫婉不足。

唐小佳一拍桌子,還想不想在我那住了?

我說你能再重複一遍嗎,我最近腦子不太好用。

她嘿嘿一笑,於是,我就住進了她的小閣樓里,頭月房租全免,次月房租減半。她說林一白,認識我真是你的福氣。

我說是,幾萬年修來的福。不過,後來唐小佳為這句話後悔了很久。

4、

HR是一個年齡和我相仿,甚至比我還年輕的姑娘,這本能的讓我有些抵觸。

可她卻一本正經地問了我很多無關緊要的問題,對公司的福利待遇閉口不談,甚至都不問我專業上的事。

所幸我回答得還算機智,連她的副手都放下手機,伸長脖子過來圍觀。可她突然又問了我一遍,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簡歷上有啊,而且你都問了兩遍了。

她歉意地笑了笑說,不好意思啊,最近睡眠不好,總是記不住東西,對了,你有失眠的習慣嗎?一般來說,你認為失眠吃些什麼會有助於改善?或者你認不認為睡覺是在浪費生命?

靠,能不能聊點有用的東西,我在心裡罵了一句,但看在她們公司的口碑和知名度上,我還是耐心地做出了回答。但實在讓我難以忍受的是,她居然又問了我一遍,你叫什麼名字?

這次我徹底火了,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壓低了聲音說,我叫腦殘,大寫的腦殘。

說完我起身離坐,心想什麼破公司啊,徒有其表,HR的素質這麼差。可就在我走到門口時,她突然說,你不耐煩,問了你三遍名字就很不耐煩,說明你內心很浮躁。其次,你一定覺得這是什麼破公司,居然請一個腦殘來做面試官,所以你對公司缺乏最基本的信任和了解。

後面的話,被我關在了門裡,這一次面試又以失敗而告終。看看時間已經正午,心裡想著,該如何向唐小佳告知,她的多肉被我烤死了。

正琢磨時,唐小佳給我發了微信,問面試如何,我說,敗。

唐小佳安慰我,雖然你失業的頻率幾乎和我「大姨媽」同步,但千萬不要氣餒,報紙上都說了,年輕人只要就業觀念好,都能找到工作的。

大爺的,去掃大街啊!想著她的多肉,我笑嘻嘻地回了一句,晚上請你吃飯啊!

唐小佳說,不如把飯錢省下來轉給我,充抵房租吧!

……啊???……靠!!!

5、

七點一刻,我在捷運口等到唐小佳,她用特欠揍的表情看著我問,多少錢標準的,少於100我回家做番茄炒蛋。

我瞪了她一眼說,小龍蝦2斤,不信堵不上你的嘴。

街口大排檔揀了個空座,唐小佳又開始了她的嘮叨神功,她說,第一份工作三個月,嫌人家團隊氛圍不好,第二份工作20天,說人家沒有企業文化,第三份最長,五個月零一周,說女上司長得太漂亮,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很難上心。

她說你能不能遷就一下這個社會,哪能都那般順心如意呢!

我說你得換個思路想啊,遷就社會的人順應社會,被社會遷就的人改變社會……其實也不是,坦白講,我覺得毫無意義的工作就是對生命的一種消耗。

正說著的時候,旁邊有人插話,咦,很巧嘛,白天你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我愣了一下,並不費力地回憶起她的名字,我說陳采依,是吧,你不覺得我聽你說完才離開,已經很禮貌了嗎?

陳采依笑了笑,和白天的模樣判若兩人,她說怎麼著,記著仇呢,恨我的人那麼多,倒也不缺你一個,拼一桌如何,我請?

我看了看唐小佳,她表情不善,可我想著不如趁機宰她一頓,就厚顏無恥地回了一句,好呀,臉皮厚是我最大的優點。

唐小佳狠狠剜了我一眼,低聲嘀咕了一句,沒原則的男人。我傻兮兮一笑,只當未聞。

陳采依說,我手下的兵,當然要挑自己喜歡的,我們部門的員工都是我親自面試的,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來挑戰一下你的女上司?當然,得先做好隨時加班的準備。

我說這算什麼?賄賂還是邀請?

唐小佳咳了一下,用腳在桌下輕踢了我一下說,不為五斗米折腰。

陳采依依舊笑著,她說你認為哪種能讓你心裡更舒服,那就是哪種吧,我這人向來不拘小節,不過我還是善意提醒你一句,怕苦怕累頭腦簡單的孬種,別來,我手下不養爺。

看得出她很狂,也很懂,這成功勾起了我的慾望,我說,彼此彼此,我也不喜歡這樣的女上司。

她說好,那就這麼定,明天準時來報到。

回去的路上,唐小佳一直在喋喋不休,她說姓林的,我知道你沒原則,但你怎麼可以這麼沒原則呢,是吧,你是個熱愛自由的人呀,你討厭這世上任何有規則的東西,不是嗎?

我說你真懂我,她說那是,心腹嗎,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我是女人,女人讀得懂女人眼裡的囂張和跋扈,直覺告訴我,那個陳采依,你最好離她遠點。

我說沒有那麼不堪吧,你嫉妒人家比你腿長,長得比你水靈了?

切,唐小佳不屑的撇撇嘴,她說你就相信我一次,就這一次。

我說你嫉妒,你就是嫉妒……我得去賺錢啊,我真沒你想得那般高節,其實骨子裡很俗,我想要賺錢,賺大把錢,不用寄人籬下……

話一出口,我已知犯錯,但為時已晚。唐小佳用奇怪的眼神盯著我看了一會說,哦!

她沒有再跟我吵架,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把陽台上被我殺死的多肉清理乾淨,連花盆一起丟進了垃圾桶。

我跟她說對不起,她沒理我,看得出,她今晚很不開心。

chapter2:我是唐小佳

我是唐小佳,一個靠著小聰明混跡於上海多年的職場混混。別人都說我勵志,精明又能幹,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幹活是很惜力的。

我常安慰自己,我是女人啊,幹嘛要那麼發狠,換句話說,如果身邊有個疼自己愛自己的人,誰願意那麼堅強呢?

其實讀大學時,我喜歡過一個男生,不巧的是,他暗戀我閨蜜。我問閨蜜,你喜歡嗎,你要不喜歡讓給我呀!閨蜜說好,我找個女生去談幾天戀愛,讓他知難而退。

他是退了,退得很果斷,連我一併不聯繫了。從那以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在他心裡分量如此之輕,連朋友都不是。

但後來在上海街頭偶遇他時,內心還是很驚喜,我甚至覺得,老天就是這樣安排的,於是,我給他提供住宿,免他房租,在他失業心灰意冷時,給他做豐盛的晚餐。

我知道他是個自由隨性的人,心裡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天馬行空,但男人嘛,有想象力不是壞事,心裡有童話的人才真誠有趣,不似辦公室里那些追捧我的男人們,他們想要什麼,我心裡清楚。

可是有一天,這個追求自由的人,突然為了一個女人放棄了自由,他一臉陶醉地跟我形容她的好,什麼靈魂性感,思想樸素,要我看,除了胸大點,腿長點,也沒什麼可人的地方。

好吧,我承認我嫉妒,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和我一般年紀,自然有她的厲害之處。

所以,當他跟我說,他要為她奮鬥時,我並不是很驚訝,我只是覺得心裡某個地方空落落的,塌了那麼一塊。

不久以後,他就還清了欠我的所有房租,離開時他抱著我說,謝謝你,唐小佳,上帝作證,你是個好姑娘,好姑娘會有好報。

他走得這麼堅決,我也只好祝福。我知道他沒有開玩笑,他真的在為那個叫陳采依的姑娘去奮鬥,有一次我坐計程車時看見他頂著正午的陽光在發傳單,宣傳他們公司的新活動,逢路人就點頭彎腰獻上笑臉的樣子,瞧著挺叫人心酸的。

一個崇尚自由,追求平等,喊著世界大同的大男孩,終於塵埃落定,開始尋求樸素簡單的生活了。我欣慰他這樣的蛻變,儘管他不屬於我,但是沒關係,他開心就好。

幾年的社會經歷教給我的經驗是,註定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如早早放手的好,及時止損,是我學金融時最常見的一個詞。

可是不我招惹他,他卻來招惹我。過了幾個月以後,他開始嘗試性地跟我傾訴,當然,一切都是和那個陳采依有關的,他的眼裡,早容不下別人。

他說,我現在很苦惱,我嘗試過去離開她,可是,我發現自己做不到。

他的確很苦惱,這事放誰身上,都會苦惱。發現自己心愛的女人,其實是頂頭上司的情人,誰都受不了。

歷史驚人的相似,小前台如此,陳采依也如此,他說我得去算算命,是不是犯點什麼,怎麼碰見的都是這種事。

後來我陪他去算命,先生送了他兩句詩,撥開迷霧見雲天,拋下執念故人來。

他問我何解,我說就是撥開迷霧見雲天嗎……

道理每個人都懂,但不是誰都能做得到。所以,他依舊煩惱,依舊掙扎。

我叫唐小佳,我撥開重重迷霧,卻不見故人來,所以,我決定離開了。城市從來不叫我傷心,但這座城裡,有個叫我傷心的人。

chapter3:我叫林一白

我不怪陳采依,在愛情里,每個人都是自私的,我只怪我自己,愛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在一起四個月以後,她跟我坦白,她和公司里的大BOOS是三年前開始,她說我知道,像我這樣的人談愛情可恥,可我真的愛她,我無意破壞他的家庭,所以我異常努力,想證明給所有人看,我能走到今天這步,不是靠任何人。

我知道她有能力,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可別人不會這麼看,無論她做出什麼成績,別人都會說,她是大老闆的情人。

她說我現在倒也不在乎了,我只是做了我認為該做的事。

我說,比如,在公司里談一段明目張胆的戀愛,試圖掩人耳目,確切地說,是掩老闆太太的耳目?

陳采依愧疚地笑了笑,她說我並非有意欺騙你,你要是不願意配合,我們現在就「分手」,若是可以,對你有莫大好處。

為什麼是我?我問。

她搖搖頭說,恰巧,沒什麼原因。

我苦笑一下,以為自己會離坐而起,甚至暴跳如雷,可是我沒有,就算是裝出來的愛情,偶爾也會有甜蜜感。如果非要找一個理由出來,大抵我是真的愛上她了。

後來,為了裝得更像一點,我們住到了一起,我從唐小佳那搬出來時,她挺不開心的,但我沒有說謊,她是個好姑娘,我見過最好的姑娘。

和陳采依偽裝情侶半年以後的某個夜晚,她把大boos帶到了暫時屬於我們共同的家,這是一個無比安全的地方。

那一晚我很傷心,徹夜未眠,跟唐小佳一直聊到天明,她罵我傻,這麼沒有原則的事也做得出來,所以,連我都不準備再同情自己。

第二天,我從與陳采依合租的房子里搬了出去,唐小佳讓我再搬回她那裡,我拒絕了,沒有任何臉面再去麻煩她。

辭別時,陳采依給了我一筆錢,數目不菲,只是我沒收,這是我最後的底線。她問我,還可以做朋友嗎?

我說好,就做朋友。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到了年底,有一天陳采依突然給我發消息說,出來喝一杯吧,慶祝我終於自由了。

那天我們倆都喝醉了,說了很多胡話,我甚至跟她說,我們在一起吧,她絲毫沒猶豫的就同意了。

現在,我們終於是一對正常的戀人了,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唐小佳時,她開心得哭了出來。抹完眼淚她跟我說,打算回老家過年,然後,就不回來了。

我開玩笑說,上海金融界的噩耗,魔都又損失了一個人才。

唐小佳也笑,有點留戀地看著她的房子,她說,我走之後你搬過來住吧,做個二房東,幾乎等於白住。

我說好,我打算把陽台上養滿多肉,於是,她就轟了我一拳。

辭職以後的陳采依變得溫婉多了,她沒再工作,打算休息一段時間,我說好,我陪著你。

就在我計劃著去哪旅遊的時候,陳采依的大boos一個電話又把她喊走了,她抱歉地看著我說,對不起,想罵你就罵幾句吧。

我沒罵她,甚至都沒有生氣,把她送上計程車以後,我收拾收拾東西,滾了出去。

這一次的流落街頭,比上一次要慘,我猶豫著要不要告訴唐小佳,但電話撥出去又掛了。我跟自己說,要點臉。

我在小旅館剛住下,唐小佳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她說陳采依把電話打到我這了,你們吵架啦?怎麼不接她電話?

我說,一言難盡。

唐小佳說,陳采依讓我轉告你幾句話,她說她去見他,是做最後的告別,她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我說,算了,累了。

陳采依依舊在給我發簡訊,我回了一句,好好生活,就到這吧,然後拆開手機,把卡扔進了垃圾桶里。

我是真的覺得累了,我每天都在擔心,她會不會再回到他的身邊,每次看見她錢包里藏著他的照片,我都會難過上好一會。終究,我還是介意的,我高估了自己的胸懷,也錯估了自己愛的能力。

第二天一早,唐小佳在小旅館找到我,她說如何,賞個臉一起吃個早餐唄?

吃飯的時候她問我,怎麼打算的?我說能怎麼打算,繼續找工作唄,似乎,我每次倒霉的時候,你都在?

她得意地笑了笑說,要換個思路想,你每次見到我都倒霉,如果買幾盆多肉送給我,或許,我可以考慮把閣樓還給你住,如何?

當天下午,我就又住進了唐小佳的家,她為了寬慰我,在家裡煮了火鍋。

日子就這樣過著,似乎和以前一樣,似乎,和以前又不一樣。離過年還有兩個月,我打算務實,好好去找份工作,唐小佳鼓勵我,請我喝酒,喝醉回來的路上,她說「撥開迷霧見雲天,拋下執念故人來」,你要不要考慮一下我,我很不錯的,能賺錢,花得少,愛笑,神經大條,有房(租來的),會下廚,記憶力不好,過去的事沒幾天就忘得乾乾淨淨了。

我說你說得這麼好,我都動心了,可是我們這麼熟,怎麼談戀愛啊,親吻的時候都會笑場的。

會嗎,唐小佳天真地看著我,然後踮起腳尖湊了上來,在距離我臉半寸的地方停了下來,一股火辣辣的熱浪撲在我臉上,迫使我打了個嗝。然後笑場。

她抬起腳踢了我一下,並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沒勁。

她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著,莫名其妙的,我就覺得心裡某個地方有些細微的變化,捕捉不到,但又真實存在。

年關將至,我在新工作崗位上開始努力拚搏,唐小佳似乎也很忙,不再沒事纏著我鬧,偶爾在客廳里一起看一部電影時,她也是話很少。

似乎每年年底都要張羅同學聚會,今年也不例外,某個擅長交際又混得很好的同學拉了一個微信群,幾個小有所成的人異常活躍,其中包括我曾經暗戀的女同學,據說她嫁人了,老公是個地產商,經常能在某市的財經頻道露個臉。

幾天以後,她加了我好友,上來第一句話就問,很驚訝吧,我居然和一個男人結婚了?

我說是,何止意外,簡直被嚇到了,我竟然是你老公旗下公司的員工,你不會給我穿小鞋吧?

她說那倒不會,不過如果你對唐小佳不好,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說你知道的還真不少,沒想到現在的闊太太們也這麼八卦。

她說你少話裡帶刺,我就是想告訴你,唐小佳喜歡你,很早就喜歡了,所以當初我才假裝是拉拉,為她製造一個機會。

韓劇看多了吧,我說,劇情還能再反轉一點嗎?

她說可以呀,知道為什麼每次聚會我都帶上你嗎,還真以為我對你有意思啊,不過是看在我們家小佳的份上,再警告你一句,對她好點,不然同學聚會時,看我怎麼修理你。

這被喜歡的人就是不一樣,講起話來很有優越感,幸虧當初不是她,不然我這輩子得怎麼過啊!

我這樣想著,覺得自己似乎真的虧欠了唐小佳很多,或許,可以請她吃個飯喝點酒,再仔細聊聊。

我給她打電話,唐小佳接起來說,忙,回去聊。晚上回來以後,我說一起去吃飯怎麼樣?她說忙,周末吃。周末我再問時,她說忙,要見客戶。

足足拖了一個后,等她不忙時我再問,她說也好,散夥飯總是要吃的,就今晚吧!

何解?我問。

她笑了笑說,回家相親,公司離職手續已經辦完了,下周就走。

相親?不是吧?你70后嗎?還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說別鬧,上海不缺男人,報紙上都說了,現在的年輕人,只要就業觀念好,都能找到工作,同理,只要擇偶觀念好,都能找到對象。

唐小佳瞪了我一眼說,啰嗦,少用我的話來揶揄我,要吃就快走,不吃本姑娘還要收拾東西。

那天晚上的飯吃得有點尷尬,全程沒笑點,這很不正常,我說唐小佳,你走得這麼突然,我完全沒心裡準備。

她說,我也是,當我媽逼我回去相親時,我才意識到,過完年我就28歲了,這個數字和我存摺上的數一樣讓人尷尬。

28了嗎?我抓了抓凌亂的頭髮,想了想,好像是哦,比唐小佳還尷尬的是,我的存摺上,幾乎沒有存款。

註定是一場不歡而散的晚宴,我和唐小佳陷入各自的回憶里,互不打擾,又相互糾葛,因為不可避免的,我們有一段共同的往事,叫青春。

第二天我去上班時,她已經先出門了,再回來時,房間已經空了,我問同住的室友,他們說剛走,八點半的飛機。

靠,不是說下周嗎?

室友說沒錯啊,昨天周末,今天是下周。

暈,我抓起外套就往機場趕,剛打開手機,一連串長信息就發了過來。

唐小佳說:

我想了很久,或許不辭而別是我們之間最好的告別方式,因為知道自己不會再回來了,所以,沒什麼勇氣跟你說再見。

這樣也好,就像一部小說,留個未完待續的結局,讓人在心裡有個念想。可是,真的好難過啊,從19歲到28歲,整整十個年頭,相遇分離再相遇,然後徹底分離。我一度以為,這是上天冥冥之中早有的安排,又一次把你送到我身邊。

我開心,我喜悅,可是最後還是失望,有些愛不能得就是不能得,之於我,之於你,之於陳采依,我們都一樣。

或許就像你說的,累了,等不動了,我得回去了,我怕自己嫁不出去……也不是,我怕哪一天你突然又站到我面前說,唐小佳,我又看上了一個女孩,她靈魂性感,思想樸素,我真的怕,我並不堅強,也並不聰明,之所以要這樣偽裝,是因為我始終一個人。

那麼,就到這裡吧,祝你幸福,美滿!

幸福個屁,美滿個蟲啊,我打電話給她,她拒接,我回簡訊說,你等著,我再十分鐘就到機場。

我衝過去時,她已經在安檢,我推開排隊的人群,一把把她拉了出來,保安走上前,把我摁倒在地,我掙脫,再衝上去,把唐小佳拉出來。保安揮起警棍,要落下時,唐小佳一把推開保安說,幹嘛呀,兩口子吵架沒見過嗎?

她扶起我,一瘸一拐地向大門外走去。我說,不走啦?

她說,再走就出人命啦!

我抱過她,問,你剛才說什麼?能再說一遍嗎?……不是這句,是另一句。

唐小佳說,幹嘛呀,兩口子吵架沒見過嗎?

我又抱緊她,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我說,我講不出什麼動人的情話,我現在只想帶你回家。

她說家在哪裡?

我說,有你的地方都是家。

chapter 4: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

第二年開春的時候,我一口氣養了20盆多肉,整整齊齊地把它們擺在陽台上。

唐小佳說,你的初戀來了,要我們請她吃飯,賞個臉唄。

我糾正她的錯誤說,是暗戀,不是初戀。

唐小佳並不介意,她說什麼戀都沒關係,我說過我這人挺不錯的,記憶力不好,過去的事幾天就忘記了。

她說你呢,記憶力如何?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透過車窗望過去,只見陳采依挽著她的大boos從某家商場里走出來,笑得甜蜜而燦爛。

我握著唐小佳的手說,撥開迷霧見雲天,拋下執念故人。她是迷霧,你是故人。

唐小佳笑了笑,眉眼裡藏了一些水汽。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