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遲到11年的跨國擁抱

遲到11年的跨國擁抱

原標題:遲到11年的跨國擁抱

權和親生母親及養父母一家大團圓。

10年前,來自荷蘭的瑪麗夫婦在合肥福利院領養了兒子「權」。轉眼10年過去,兒子已經13歲了,懂事的他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在這個炎熱的7月,他們一家人來到了合肥,踏上了尋根之旅。 7月27日,戶外40度高溫阻擋不了團聚的腳步,在省公安廳的幫助下,權終於和自己親生母親相認,雖然少小離家語言不通,但是在決堤的淚水下,等待10年的溫暖擁抱,一切都顯得更值得。

「兒子,這些年你過得好不好?讓媽媽好好看看你。 」抱著失散11年的兒子,吳家蘭噙著淚拉著孩子的手久久不願意鬆開。談起兒子走失時的情景,吳家蘭記憶猶新。 2006年1月31日,正值春節,租住在南七附近的吳家蘭正忙著在家裡做飯,突然發現年僅2歲的兒子不見了。「當時,我和丈夫立即屋前屋后發了瘋地尋找,可是一直沒有消息。 」吳家蘭回憶說,隨後孩子的父親報了警,一直也沒有消息。因為自責未照顧好孩子,吳家蘭的丈夫終日鬱鬱寡歡,但一直守在合肥,就想著有一天能聽到兒子的消息。但在幾年前,他卻不幸因病去世。為了生活,吳家蘭將小兒子託付給奶奶照顧,自己獨自一人來到深圳打工。

而已被領養至荷蘭的權,在其成長過程中,瑪麗夫婦從未隱瞞孩子的身世。得知權很想找到自己親生父母后,瑪麗決定全家總動員,一起來合肥幫助他尋找。 7月19日上午,瑪麗一家前往合肥市福利院尋找當年的線索。在福利院,他們看到了當年登報的孩子照片及報警記錄。據瑪麗介紹,當時福利院的記錄是:2006年1月31日,權在包河區常青街道被人發現。當民警趕到現場時,報警人已經離開。權身體健康,沒有任何疾病。後來,合肥市公安局常青派出所兩位民警將權送往福利院。為了尋求幫助,7月20日,瑪麗一家來到了省公安廳。當天省公安廳打拐辦就對權進行了DNA檢測,並錄入打拐DNA資料庫。「7月21日下午,實驗室傳來消息,權的DNA單親比中雲南籍男子王家金,但戶口資料顯示,王家金已死亡。其戶口同戶信息中沒有妻子的任何信息。 」省公安廳打拐辦負責人唐慶美告訴記者,僅比對中父親的DNA遠遠不夠,沒有孩子母親的信息,就無法找到其本人採集生物檢材進行DNA鑒定,無法實現三聯體比對認定。

唐慶美沒有放棄,經深度研判發現,2009年建成DNA資料庫后,王家金在合肥公安機關採集了血樣。而他曾在合肥報警稱自己兒子走失,此情況正好和合肥福利院提供的權信息大致吻合,由此可以判定權可能就是王家金11年前走失的孩子。孩子的身源找到了,找到親生母親成為了團聚的關鍵。在多次與雲南警方協調中,一直未獲得孩子母親的身份信息。隨後,在對王家金所有同戶信息查詢中,發現其中一個兒子戶口遷至湖南平江縣,遷出原因是投靠親戚。發現了這個小細節后,唐慶美通過湖南省公安廳打拐辦,找到了當地派出所,終於聯繫上了孩子的母親。隨後,唐慶美和同事來到了吳家蘭打工地深圳,採集了她的DNA樣本。此後,採集了吳家蘭另一兒子的DNA樣本。不久之後就有好消息傳來,DNA比對成功,確定了她就是權的親生母親。

11年後,當母親和弟弟一起出現在權面前時,一家人相擁而泣,任憑眼淚飛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