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天、入地、全球化,王興眼中互聯網下半場的三個大潮

上天、入地、全球化,王興眼中互聯網下半場的三個大潮

本文為美團點評CEO王興在「新經濟100人」峰會上發表演講,闡述了他提出的互聯網下半場概念。他認為,互聯網下半場在未來五年乃至三十年,有三大方向特別激動人心:上天、入地、全球化。

重點

  • 到今天,多數人乾的事情和互聯網相關,但都是傳統的科技,並不是真正的那麼高科技。

  • 未來在高科技領域的創業,不再可能出現一個輟學生在車庫或者宿舍里鼓搗幾天,就能做出翻天覆地的事情這樣的情況。高科技領域的創業需要很多底層的積累、需要投入很多資源、需要更多耐心。

  • C端的淺層連接有微信就夠了,往後的連接需要真正了解產業的方方面面,只有在產業的基礎上做連接、改造和提升效率,才能在整體上為客戶創造價值。

  • 如果企業不能很好的走出去,不能更好地服務更大的經濟體的話,長期來看是缺乏競爭力的。

以下內容為王興演講全文,經創業家&i黑馬整理編輯,未經王興本人審閱。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怎麼看互聯網的下半場。

會議的主題是新經濟,我在想新經濟的話題可能有點大,但後來我想新經濟是和互聯網經濟密不可分的,因為現在的互聯網不再是純粹的互聯網,所有的企業有的用互聯網去做東西,就算你不通過互聯網做業務,你也要通過互聯網去賣,就算你不在互聯網上賣東西,但你要通過互聯網搜集客戶的信息,所以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和互聯網相關。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認為互聯網和新經濟是密不可分的。

下半場這個詞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已經被說的非常多。下半場有很多特徵,但最基本的特徵是,互聯網的普及度。在已經過了一半,網民已經超過7億,大家關注經濟、關注增長,就看總的增量有多少。當總的互聯網網民在超過一半的時候,那麼,當一個企業切入進去的話,不會再有翻倍的空間了。

從世界範圍看,全世界人口73億,也基本上接近一半的互聯網滲透率。所以,不管是從世界還是來看,這都是一個轉折點。當互聯網滲透率超過一半的之前和之後,都有著巨大的商業機會,但是遊戲規則和需要關注的點不太一樣。

拋開其他關於下半場的定義,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怎麼看待互聯網下半場的大方向。

首先,大家不要誤解,我並不是想說,互聯網下半場別的公司已經沒有機會了。我相信只要你能找到你做的事情,能想到別人想不到的問題,你永遠有機會。就像藝術一樣,藝術家的出現,並不受制於外界的環境,也不會影響別人的進步。因為我們看到無窮多的問題,無窮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在我看來,未來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有三個大方向是最激動人心的:上天、入地、全球化。

上天

第一,上天。大家最容易理解的就是高科技。

20年前,互聯網本身就是高科技。但到今天,多數互聯網企業是傳統科技,不管是PC互聯網,還是移動互聯網,多數人乾的事情和互聯網相關,但都是傳統的科技,並不是真正的那麼高科技。我覺得這件事情大家正確面對就好,不是高科技不代表沒有價值。但不管是什麼科技,商業還是要回到價值,以客戶為中心,對自己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首先對高科技有一個認知,才能知道自己在產業中處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才能知道你能創造什麼樣的價值。

高科技有很多含義,科技能不斷突破邊界,不斷創造新的空間,不斷驅動新的增長。這對互聯網、全球互聯網來講都是至關重要。大家需要增長,但如果原有的空間被基本填滿,沒有新空間創造出來,就會從原來的圈地變成你爭我奪。

無論過去20年互聯網的發展,還是近50年信息和通信技術的發展,底層都是有原理的,這就是摩爾定律。

1965年,英特爾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提出,半導體上可容納的晶體管密度,平均每隔18-24個月便會翻一番。過去50多年這個定理一直在起作用。如果沒有摩爾定律在起作用,就不會有電腦越來越小,不會有智能手機和物聯網。我相信沒有摩爾定律,美團點評在做的事情是不會存在的,現在大家所做的多數事情也不會存在。

因為有了科技和底層硬體的不斷突破,才有了剛才所說的各種各樣的商業生態。但現在關於摩爾定律走到盡頭的論調已經說了很多年。大家別忘了,在「狼來了」的語言裡面,大家嘲笑說這是假的。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狼來了」這個預言背後是狼真的來了。所以,從傳統物理意義上來說,摩爾定律已經到了一個相對的極限。

與此同時,驅動增長的要素或方式,從過去幾年開始,已經不再是單個晶元的性能越來越高,而是總的晶元數量越來越多。現在全世界的增長能力不外乎每個晶元的計算能力乘以總的晶元數量,它更重要的到底是單個晶元的增長還是晶元數量的增長,這跟我們的所有事情都相關。

不久前,軟銀花了300多億美元收購了英國的ARM公司,它不做實體晶元只做晶元架構設計,但就是ARM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超越甚至取代英特爾的位置。所以,它在將來有它很大的價值。未來,智能手機、智能汽車、智能傢具等都需要很多晶元,但這也還只是高科技的一部分。

我經常跟朋友交流,有人跟我說,每次從矽谷回來,就覺得我們很low,大家看到Elon musk(創業家&i黑馬註: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他不光做特斯拉電動車、太陽能,他是真的上天,真的發火箭,而且不再以商業公司為對手,而是以、美國、俄羅斯這些國家,作為商業上的對手,這聽起來非常高大上。

探索太空也是拓展邊界,因為我覺得,本質上最底層的需求還是不斷增長。無論公司,還是國家、地域,一定需要增長空間。歷史上,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不斷地瓜分、瓜分、再瓜分,最後把世界各地都分完了,找不到新地增長點,開始你爭我奪,直至世界大戰。這是一百多年前我們看到的不幸的地方。

那麼,我們希望科技不斷探索新邊界、壯大新空間,減少在有限空間里你爭我奪的壓力,可能這個世界就會和平很多。

說到高科技,我們現在接觸到的是傳統的ABC:A是人工智慧,B是大數據,C是雲計算,這些事情緊密結合在一起,因為AI演算法的進步與運算能力、數據來源都緊密相關。

我相信,未來在高科技領域的創業會有越來越多的空間和需求,但這個領域的創業與以往不太一樣,不再可能出現一個輟學生在車庫或者宿舍里鼓搗幾天,就能做出翻天覆地的事情這樣的情況,高科技領域的創業需要很多底層的積累、需要投入很多資源、需要更多耐心。這個沒有對錯之分。

另一個層面來看,的移動互聯網在過去獲得很大的成功,但我認為更多的是商業模式的創新,而非科技的創新。但現在這個階段,的總體GDP有可能超越美國,需要在底層互聯網上有很多的投入。很欣慰的是,國內在AI(人工智慧)方面其實並不比國外落後,但是還有更多領域需要更長時間透露。

其實,美國底層互聯網不是出於商業目的產生,而是出於國防需要進行了投入而產生的。因為一般情況下,商業做不了這麼大投入的事情,需要國家更多的投入和支持才能得以進行。儘管真正的轉化不是那麼快,但也沒有那麼慢。比如我們看大學排名,以前清華北大都是在百名開外的,最近幾年非常快的到了二三十名。短期看這是一個很虛的東西,但是放到五年或者十年時間為緯度,這是一個很實的東西。如果沒有底層的這些進步和積累,我們搭順風車是搭不了很長時間的。

高科技將是未來5到10年一個很大的驅動力。但它需要和各行各業結合在一起,包括互聯網、AI及其他高科技都需要與各行各業結合在一起,比如AI用於搜索和推薦。

以美團點評為例,這裡看起來與高科技沒什麼關係,其實美團外賣每天已經超過了1000萬訂單,主要是快遞小哥在送。但我們一方面也在基於數據和AI的路徑分析,來進行派單調度,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另一方面,無人車和機器人都不會太遙遠,送外賣的機器人可能很快就會出現。而且,外賣市場比美國大得多,所以我們美團點評將在這方面進行很多的投入和嘗試。

AI也在應用於很多不一樣的領域。去年我們和DeepMind合作,他們提到的AI應用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他們用AI去分析如何更高效地做出新的化合物,這個和互聯網沒有直接的關係。但如果這個事情能有所突破,對人類將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舉另外一個例子,最近我看到一家叫Impossible Food的公司,創始人是一個斯坦福教授,當了二十多年的生物化學教授。他認為,人們喜歡吃肉,於是便需要種草喂牛肉,讓它們長肉最後供給給人類,但這是一個低效且嚴重浪費資源的事情。他認為應該跳過飼養動物這個環節,利用高科技直接把植物蛋白變成肉。而且,他們不光在實驗室實驗,還將這些人造肉供給美國6、7家餐廳。

大家想,這是一個極具顛覆性的事情。因為這麼多年來,牛羊雖然在不斷運動,但它們吃草,產生肉的速度基本是固定不變的,如果這家公司用高科技生產人造肉,就會瞬間顛覆原來的做法,而且還會提供更好、更健康的肉,因為養牛養羊多少還有添加劑。這在「吃」這一領域是一個巨大的突破。

我們常常說,創業要接地氣。所謂接地氣不是光接觸地面,光接觸地面是不夠的,一定要真正地扎到地下去。因為現在只做C端是不夠的,C端淺層的連接有微信就夠了。C端的連接需要真正去了解產業的方方面面,只有在產業的基礎上做連接、改造和提升效率,才能在整體上為客戶創造價值。

現在共享腳踏車非常火爆,我是摩拜腳踏車的投資人,我相信摩拜的方向是正確,ofo之前說連接腳踏車,我覺得是錯誤的,沒有想清楚的概念,不存在把現有的腳踏車連接起來。因為最後用戶要的是實際的服務,不能光把現有的服務連上網。我認為真正好的事情,是根據客戶需求,根據新的場景和模式造出不一樣的車,從體驗、成本上去創造價值。

所以要想創造價值不光是要接地氣,而是要入地。以美團點評為例,2003年,大眾點評最早做第三方餐廳評價,這完全是to C的。2011年,美團開始做團購;2013年開始做外賣,創造價值在C端。當時我們意識到,不能光連接消費者,因為這太薄了。

所以,我們在餐飲的B端做了服務,包括餐飲的ERP系統、收銀系統、收單系統。我們也在酒店領域和電影領域做了系統。一開始,我們在賣票,賣了電影市場1/3的票,但到後面,光連接消費者的價值是不夠的,這個壁壘是很低的,要真正深入到產業鏈上面去。

所以,不管是美團點評做的事情,還是在座的做的事情,光簡單的連接有微信就夠了,我們需要有更深層次的連接,才能夠在各個環節為To B創造價值。它可能通過IT系統,可能通過供應鏈整合和其它很多事情。我們意識到,不光要接地氣,也得入地。

我之所以說全球化並不是國際化,是因為儘管這兩個概念看起來很接近,但其實有很大的區別,看你用什麼維度來思考它。

當你說國際化的時候,會默認為是一個國境的邊界,但很多時候不是這樣。因為你做這個業務的時候,可能考慮更多的是各地的語言、貨幣和文化習慣。

所以全球化是比國際化更宏觀、更重要的一個概念,尤其是做一些沒有強監管,或者比較薄的事情。比如說今日頭條做的事情,它更重要的不是國際的邊界,而是語言的邊界。Google、Facebook已經做了全球互聯網基礎設施,他們負責分發、負責拿廣告變現,但國家與國家不是天然相對的,如果你做電商的話,貨幣可能是一個更重要的邊界。

說的稍微大一點,我覺得全球互聯網項目下半場的競爭是中美的競爭。美國的互聯網從1994年的國防項目開始,20年後,很顯然只有中美兩國出了巨型的互聯網公司。我們看到騰訊非常厲害,由於有巨大的市場,騰訊光在市場就做到了全球第十大公司。這個「十大」不是第十大互聯網公司,也不是第十大IT公司,而是全世界所有行業里的第十大公司。

但這是不夠的,放開來看,企業的價值取決於市場及經濟的大小。雖然的經濟體越來越發達,的經濟佔全球的六分之一,如果你只在這個市場做,做到頭也不如另一部分大。因為美國互聯網公司的強大之處在於:它不光做美國市場,而是幾乎做全球市場。

所以,如果企業不能很好的走出去,不能更好的服務更大的經濟體的話,長期來看是缺乏競爭力的。而且,高科技是需要高投入的,如果你沒有足夠大的市場和規模,沒有進行足夠大的投入,長期沒有競爭力。

從這方面來看,全球化給了企業很大的機會。宏觀上也是企業必須要做的事情,否則我們就可能受制於美國公司,沒有很大的自主權了。

但另一方面我們很有機會的是,雖然在很多高科技領域,美國總體比我們強,但實際上在很多商業模式方面,尤其是接近C端的創新方面,已經做出了很多努力,比美國很多地方領先。例如共享腳踏車和外賣。

以美團外賣為例,美團外賣每天有超過一千萬訂單,比其它國家的外賣公司大十倍以上。在這個過程中上,我們積累了很多經驗,雖然出海這個事情落地有些難,但我們是有基礎的,所以可以嘗試去往海外做。

不過,雖然全球化是一個巨大的機會,但它不是一個能夠速成的事情,我們需要至少從一百年的時間維度上看這件事。它很重要,必須要做的,但不能急於求成。

當我們做海外市場時,應該往上做還是往下做?到底是做經濟更發達的,還是做經濟更落後的?美團點評為例,我覺得我們更大的機會是在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家或者是與類似的國家,在這樣的地方我們才能夠更好地落地。

純粹做線上的話,像獵豹做的很好,但如果我們不滿足於只做一個全球化小小的邊角的話,希望進入更大的市場,就需要更長的耐心、更大的投入,也需要更多企業的協同。

比如,當年日本企業擴張海外的時候,它們是兵團作戰,日本的廣告公司、媒體、銀行都一起工作。所以,我認為的互聯網出海也應該如此,因為不可能一個人把所有事情都幹掉,有做分發的、有做獲取用戶的;有做廣告變現的;有做電商的;有做O2O的;甚至有做金融的……只有合在一起,我們才會產生戰鬥力。

現在處於GDP增速放緩期,但是你看東南亞這些市場也不小,雖然基礎設施比我們落後一些,但是它們的互聯網在蓬勃發展。去年我去當地看了一下,一個很大的感知是:之前大家吐槽擴招,但回過頭來看,這樣是對的,有大量高中低的人才,其他國家的人才根本是不夠的,它們沒有足夠的軟體工程師做研發,所以這正是我們的機會。如果我們用傳統的互聯網科技去改造,就能夠創造出最大的市場和價值。

以上就是我看到的互聯網下半場最激動人心的大潮:上天、入地、全球化,它們並不是單個層面的加入,而是需要更多地結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