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3女子合肥花錢考月嫂證 沒想到背後是個坑

3女子合肥花錢考月嫂證 沒想到背後是個坑

現如今,每個孩子,都是家庭里的寶。新生兒更是如此。為了更好的照顧孩子和產婦,很多家庭,都會花錢請專門的月嫂或者是育嬰師。強勁的市場需求,也催生了很多月嫂和育嬰師的培訓機構,但這些培訓機構裡面,培訓質量更是良莠不齊。前段時間,就有三位女士,給我們打來電話說,她們在合肥一家培訓機構的培訓,可能大有問題。

三位女士報名育嬰課程 學完發現證沒用

給我們投訴的,是三位並排坐著的女士。她們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年齡都在30歲左右,而且學歷都不是太高。分別是山東省菏澤市居民王女士, 肥東縣居民牛女士和馬鞍山市居民張女士。

在今年3月份,身在合肥的她們,分別通過朋友介紹或者網路搜索的方式,在合肥找到了一家名叫「北京恆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的培訓機構,報名參加月嫂和育嬰師培訓。

當時三位女士聽說月嫂行業比較火爆,也想學門手藝。經過諮詢,王女士和牛女士,交錢報名了月嫂和育嬰師培訓,張女士只報了月嫂培訓。都交了上千元,其中牛女士交了近4000元。交的錢不少,但每個培訓項目,卻只培訓了一周。培訓結束后,三位女士覺得,她們並沒有學到什麼真本事。

王女士對記者表示,他們那一期有30多人,一門只培訓一個禮拜,兩門就是半個月,就結束啦。如果讓自己現在去照顧孩子,自己的心裡都發虛。牛女士也表示,因為自己本身就沒什麼文化嘛,老師講的都太深奧了,自己完全沒有聽懂。

報名的時候,這家公司承諾,每個項目培訓結束后,都會頒發相應的證書。在學員們拍下來的招生簡章里,記者看到,在「月嫂(母嬰護理師)培訓」這一項上,上面寫著:「凡參加培訓並經考核合格者,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月嫂崗位培訓合格證書,證書全國通用。」

培訓結束后,這家培訓機構也組織了考試,但學員們說,考場上監考很松,大家都在抄。牛女士說,當時就是給她們上課的老師組織的考試,一人發一張卷子,基本上都是互相抄。王女士也承認,當時大家是互相抄,百度的百度,翻書的翻書。而張女士因為文化程度不好,她的卷子都是老師給她做的。

雖然根據學員們的說法,考試是抄的,但考試結束后不久,月嫂培訓的證書,就率先發了下來。在三位學員的證書上,記者看到,封面上寫著「職業能力入庫證書」,內頁里「專業」一欄,填寫的是「母嬰護理師」,等級為高級。

發證單位,也由招生簡章里承諾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變成了由一個名叫「國家培訓網」的網站頒發。拿著這個證書,學員們便到外面去找工作,卻發現很多用人單位,都不認可這個證書。

記者也分別諮詢了合肥市人社系統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對方向記者確認,這個證,不是人社系統發出去的。

如此培訓是否合法?

在貼出來的招生簡章里,承諾「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月嫂崗位培訓合格證書」,但發下來的證書,卻是由一家網站頒發的,而且頒發的證書,很多用人單位都不認。這中間是怎麼回事呢?記者也找到了這家培訓機構。

在合肥市桐城南路一棟三層高的樓房裡,記者找到了這家被投訴的培訓機構。站在樓下,只見樓頂上立著「家康母嬰護理中心」的紅色大字,在一塊橫向張貼的巨幅廣告招貼上,左右兩邊,分別寫著「家康母嬰」和「恆沃教育」。

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記者查詢到,代平口中的安徽家康母嬰護理有限公司,和北京恆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都在合肥經開區進行了工商登記,其中安徽家康母嬰護理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里,包含了母嬰護理和家政服務,但北京恆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的經營範圍中,並不包括這兩項。

這家培訓機構也承認,投訴人王女士等三人,確實在他們那裡培訓了一周左右。王女士等三位學員,希望能把培訓費退給她們,但對方卻說這不可能。這家培訓機構的負責人,也隱晦的向記者表示,目前合肥市場上的月嫂培訓行情,確實有點亂。

在這家培訓機構一進門的牆上,掛了三塊金黃的標牌,上面打著「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培訓網」職業技能人才培訓基地的字樣。在另一面牆上,掛著母嬰護理師(月嫂)課程簡介,在證書頒發一項,上面寫著:凡參加培訓並經考核合格者,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培訓網」頒發母嬰護理崗位培訓合格證書,全國通用。

在國家培訓網的官網上,記者看到,在公司簡介一欄,裡面標註著:國家培訓網,現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信息中心和北京飛利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業務指導。

整個簡介里,並沒有說「國家培訓網」隸屬於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記者也打通了國家培訓網的報名諮詢電話,對方的工作人員說,他們嚴禁下面的培訓機構,打著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名義進行宣傳。

這位工作人員也強調,他們發的培訓證書,跟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也沒有關係。對於發的證書,能不能被用人單位認可,他們也不能保證。

培訓「月嫂」有沒有相關規範 記者來調查

目前的月嫂和育嬰師市場上,充斥著很多忽悠人的把戲,在我們之前報道過的月嫂市場調查中,就有不少家政機構,對外忽悠說,他們那裡的月嫂都是持「月嫂證」上崗。

合肥市人社部門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並沒有所謂的「月嫂證」。在國家最新的職業分類目錄裡面,涉及到照顧新生兒的工種,裡面只收錄了「育嬰員」這個職業,並沒有「月嫂」或者「母嬰護理員」這個職業。只有納入國家職業分類目錄裡面的,才會由人社部門頒發相應的「國家職業資格證書」。

目前,國家職業資格證書,分為五級到一級,分別對應著初級、中級、高級、技師和高級技師五個等級,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網站上,可以進行全國聯網查詢。

像月嫂這樣,沒有納入國家職業分類目錄,但市場上又有需求的職業,可以由行業組織或民間培訓機構,頒發《職業培訓證書》、《崗位培訓證書》、《專業能力證書》等「培訓證書」,這類培訓,只需要進行正常的工商登記就可以,並不需要人社部門的相關審批。但涉及到國家職業資格等級培訓的,必須要到當地人社部門,去進行培訓資質審核。

在培訓價格上,除了一些培訓機構的收費培訓項目,合肥市場上,目前也存在一些月嫂和育嬰師的免費培訓項目。合法有家名叫合肥盛傑人才服務有限責任公司的培訓機構,就通過公開競標的方式,中得了2016年和2017年,合肥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標的「社會家政服務人才培訓」項目,這其中,就包括了月嫂和育嬰師的免費培訓。

合肥盛傑人才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畢秀芳介紹說,這個項目,是政府購買社會服務,我們來承辦的項目,是一個全免費培訓的項目,包括證書、教材,還會給學員印一些講義,還有一個免費的工作餐,全程是沒有任何收費的。

事發后,投訴人王女士等人,將此事,向合肥經開區的人社部門進行了投訴。發稿前,記者了解到,經過調解,投訴人王女士等人,和被投訴的培訓機構,達成了和解,償還了三位女士的部分學費。

專家告訴記者,目前整個月嫂和育嬰師培訓市場上,如果培訓機構和參加培訓的學員,都急功近利,只是「為了拿證而拿證」,到頭來,很可能迎來多輸的局面。國家育嬰師培訓主講教師林林表示,真正的受害者,他覺得有三方,一方就是培訓市場很混亂,也讓很多學員覺得在這個培訓中,沒有真正的獲益,另外讓很多家庭受到了損傷。

通過培訓學員們的陳述和我們記者的調查,我們也看到了,目前在月嫂和育嬰師培訓市場上,存在著諸如培訓周期過短、考核過程中學員抄襲、培訓機構違規誇大宣傳、培訓質量堪憂等一系列問題。綜合來看,目前,整個月嫂和育嬰師市場,問題很多,作為一個靠良好口碑才能贏得持續發展的服務性行業,如果這些問題長期得不到正視,任由其惡性發展,到頭來,很可能迎來「培訓學員沒學到真本事,培訓機構砸了招牌,雇傭方對服務嚴重不滿意」的多輸局面。如何變「多輸」為「多贏」,亟需的,是行業加強自律和相關監管部門摸底后的大力整頓。

文章來源:AHTV第一時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