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八零師在朝鮮戰場實錄(8)

一八零師在朝鮮戰場實錄(8)

一八零師在朝鮮戰場實錄(8)

/葉青松

漢城的百姓們在睡夢中被密集的槍炮聲驚醒了。富足一點的民眾,開始攜妻帶女連夜向南逃離。因為戰火是無情的。俗話說,槍炮不會長眼睛,炸藥不會辨方向。老百姓深受戰爭的苦難,只有老百姓自個兒知道。

副師長張國斌此時想到的,不是戰火無情的問題,更沒有想到後續部隊沒有跟上來的問題,惟一想到的是天明前必須拿下九陵山。因為,白天是敵人的天下,只有黑夜才是自己的天下。

537團團長蘭伯庄、政委彭勃命令1營執行進攻任務。2連連長秦宗榮率全連向92.6高地東北側山勇猛衝擊,迅速衝上高地,與美25師一個連扭打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軍的炮火起不到了作用。沒有炮火裝甲的助威,美軍哪裡是志願軍的對手。2連的指導員也與美軍士兵展開了白刃格鬥,三下五除二,美軍一個連很快就報銷了。1連連長栗振華和指導員李宗安,率全連從北側衝上高地,與土耳其旅的30名士兵相遇,也很快解決了問題。1營順利地佔領了九陵山一隅。

九陵山是漢城的屏障,丟失了,哪還了得。美軍迅速作出了反應,不管九陵山上還有沒有自己的士兵,炮彈猶如瀑雨般傾瀉到九陵山上。537團傷亡很大。

天將拂曉了。張國斌和蘭伯庄、彭勃研究,繼續進攻已不利自己了,還是暫停攻擊,構築工事,調整兵力火力;這樣,一則為白天抗擊做準備,二則等候後繼部隊增援!

戰爭就是如此,攻防的轉化是一門藝術。因為,進攻的一方一停下來,不迅速組織防禦,那將陷入被動,造成千古憾事。1營、2營、3營接到從進攻轉為防禦命令后,開始各自佔領有利地形,構築工事,做好抗擊聯合國軍的進攻準備。

天亮后,老天爺似乎長錯了眼睛,連太陽都出來了。可以說,太陽是光芒四射。這可苦了357團的官兵了。聯合國軍發揮特種兵優勢,由逃跑轉為進攻。聯合國軍的4個營的炮火密集地向九陵山主峰射擊。你要知道,九陵山主峰上是357團1營1連佔領的。主峰上的陣地變成了焦土,1連指戰員全部壯烈犧牲。

昨夜搶佔九陵山的部隊,傷亡都很大。張副師長命令部隊,就地轉入防禦,鞏固陣地,入夜以後再發起進攻。然而,尚未過中午,聯合國軍以11架飛機猛烈突擊92.6高地及北側高地,接著以100多門火炮開路,數十輛坦克當頭,約1個團的步兵發起衝擊。

張國斌、蘭伯庄、彭勃沉著指揮,抗擊聯合國軍的進攻。突然,一股有坦克、步兵編成的聯合國軍混合支隊衝到團部附近。179師前指和團指及機關幹部、警衛分隊奮起抗擊,將混合支隊擊退。

1營陣地戰況激烈,2、3營陣地也是火海一片。

張國斌副師長和指揮所的參謀們分析戰場態勢認為,「後繼部隊有可以被敵人切斷,我們要麼被圍,要麼孤軍突出。儘管我們四面楚歌,但只要守住1營佔領的92.6高地和北側山樑這兩個要點,主動權還是掌握在我們這一邊,就能穩定防禦態勢。」因此,張副師長和團領導決定,從2營、3營、團直屬隊抽調兵員、彈藥支援1營戰鬥,堅決守住陣地。

美25師、土耳其旅各一部輪番上陣,你沖不上,他沖;他沖不上,又我來。總之,他們擺出了不奪下92.6高地和北側山樑,就絕不擺手的樣子。

1營呢,量敵用兵,逐次增兵,再加上2營、3營的增援,擊退了聯合國軍的一次又一次的進攻。有時,志願軍戰士的衣服被燃燒彈燒著了,穿著「火衣」的戰士,跑到水坑裡打個滾,馬上又跑回陣地投入戰鬥……1營參謀長犧牲了,教導員負傷了。團領導命令青年股長靳洪苟代理教導員,協助營長指揮戰鬥,不久,也負傷了……下午4時,2連方向戰況更加激烈,全連僅剩12名指戰員,彈藥也都沒了,他們只好用刺刀、扁擔、刀、斧等,凡能用上的「兵器」都用上了;12名志願軍士兵和美軍,和土耳其軍,扭打在一起,抱腰的抱腰,抓頭髮的抓頭髮……,最後,2連官兵全部壯烈犧牲……

時間,時間,你快點走。黑夜,黑夜,你快點來臨……

(本文選自前哨報創辦人葉青松著的《藏九地,動九天》一書)

作者介紹

葉青松,浙江青田人,軍人,上校。著名紅色人物傳記作家、長期從事軍史研究。著有人民解放軍第1軍征戰紀實《虎嘯萬里》、人民解放軍第12軍征戰紀實《利劍出鞘》、人民解放軍第60軍征戰紀實《藏九地、動九天》。《首任軍長》從2006年1月起在《黨史博覽》雜誌上每期連載6年時間。代表作有《一野首任軍長傳奇》、《二野首任軍長傳奇》、《三野首任軍長傳奇》、《四野首任軍長傳奇》、《華北軍區首任軍長傳奇》。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