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北敘利亞革命戰紀6:科巴尼保衛戰(下)

北敘利亞革命戰紀6:科巴尼保衛戰(下)

北敘利亞革命革命戰爭史連載之六:科巴尼保衛戰(下)

圖1:人民保衛軍戰士在科巴尼的廢墟中堅守。

2014年11月初,經過近2個月激戰,伊斯蘭國軍隊已經損失了半數兵力和大部分的兵器,無力繼續維持攻勢。相反,羅賈瓦方的兵力則從不足2000人增加到了4000人左右,武器數量和質量也有改善。

11月8日,人民保衛軍在市中心發起反攻。11月11日,人保軍忽然在科巴尼城南部發動奇襲,於12日切斷了城內伊斯蘭國軍隊通往拉卡的主要補給線。11月16日,人保軍更解放了南郊制高點邁什塔努爾山(Mistanour Hill/Gira Miştenûr/جبل مشتى نور),此舉震驚了伊斯蘭國的最高統帥部,迫使他們從阿勒頗等地調來更多部隊。11月20日,伊斯蘭國軍隊重又奪回了該山。

圖2:11月16日人民保衛軍奪回邁什塔努爾山後的形勢圖。

雖然切斷城內伊斯蘭國軍隊補給線的計劃未能成功,但人保軍還是抓住這個機會,在市中心取得了一定戰果,至11月28日先後解放了市中心的舊復興黨政權市政廳、自由廣場等許多戰略要地。11月29日,伊斯蘭國利用自爆卡車和人彈開道,向此前被人保軍解放的市中心地區發起反攻。人保軍及其盟友沉著應戰,以陣亡26人為代價斃敵50人,擊退了這次反撲。

12月1日起,人保軍又在科巴尼市區南部發起攻勢,奪取大片街區和南郊的邁什塔努爾平原,試圖再攻邁什塔努爾山。此後,人保軍和伊斯蘭國的戰鬥主要集中在兩個方向上:其一是南郊的邁什塔努爾山,其二是市中心的文化宮、舊公安局等地。至2015年1月1日,人保軍經過2個月戰鬥,已解放了科巴尼城半數的淪陷區,控制了全城70%的土地。

圖3:2014年12月9日(上)和31日(下)的科巴尼形勢圖。

2015年1月5日,人保軍解放整個市中心,在邁什塔努爾地區也獲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控制了全城的80%。1月19日,人保軍解放邁什塔努爾山,徹底切斷了城內伊斯蘭國軍隊與其老巢拉卡的聯繫。1月20日,人保軍解放國立醫院,將伊斯蘭國完全趕出了科巴尼城區的西南部。

圖4:至2015年1月23日的科巴尼形勢圖,由圖可見人民保衛軍控制了絕大部分城區。

1月23日,人保軍向城東最早被伊斯蘭國佔領的工業區發動進攻。1月24日,仍被伊斯蘭國侵佔的科巴尼城區只剩下了全城的十分之一。儘管伊斯蘭國又向科巴尼派遣了140名未成年援兵,但由於補給被人保軍切斷,城內的伊斯蘭國軍隊仍不得不在1月26日完全撤出科巴尼。至此,科巴尼保衛戰獲得完全勝利。在歷時四個月的保衛戰中,人保軍有560餘人犧牲(其中半數以上犧牲於9月、10月和11月),其盟友也犧牲30人;由於這600人的犧牲,在整個科巴尼保衛戰中只有不到一百名平民不幸罹難。而伊斯蘭國方面,則有超過1400人在地面作戰中被人保軍及其盟友所擊斃,另有上千人在空襲中被炸死,技術兵器也損失殆盡。

1月27日,美國確認科巴尼城內的伊斯蘭國軍隊已被肅清。1月30日,伊斯蘭國當局承認他們輸掉了科巴尼戰役,只是依舊嘴硬說要捲土重來。的確,他們不久就「回來了」:只不過不再是作為一支有起碼組織的軍隊,而是作為土耳其當局所雇傭的一夥恐怖分子和殺人狂。

2015年1月27日,科巴尼城獲得解放。隨即,人保軍發起了旨在解放科巴尼州其他城鎮鄉村的大反攻。至2月6日,已有超過100座淪陷的村莊獲得解放。2月8日,伊斯蘭國開始從科巴尼州被佔領土上全面撤退。至2月15日,人保軍已解放了科巴尼州超過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2月17日,人保軍攻入鄰近的拉卡省,控制了阿勒頗通往哈塞克的公路。

2月26日,人保軍解放了科巴尼州西南部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的什尤赫縣(al-Shyookh/شيوخ)。至3月1日,人保軍及其盟友共解放村莊296座。至3月6日,人保軍又解放了11座村莊。至此,人保軍已兵臨泰勒艾卜耶德和塞林(Sarrin/صرين)兩城之下。

圖6:2015年2月3日和3月15日科巴尼州的戰局圖。

在西線,人保軍在3月15日突破了伊斯蘭國在蓋勒赫蓋烏扎格大橋(قره قوزاق/Qereqozak)附近的防線,徹底清除了大橋東端的橋頭堡。同日,聯軍的空襲炸斷了蓋勒赫蓋烏扎格大橋的一部分。18日,將此橋完全炸斷。至此,科巴尼州全境基本獲得解放。

圖7:3月12日科巴尼州西線的戰況(上)和3月15日炸橋(下)。

2014年10月,就在科巴尼巷戰如火如荼之時,伊斯蘭國方面也派出5000多人攜帶部分從伊拉克繳獲的先進裝備,向傑濟拉州發動了猛烈進攻,一度攻佔了泰勒卜拉克(Tal Brak/تل براك)鎮、泰勒哈米斯(Tal Hamis/تل حميس)鎮及其附近的200餘個村莊。伊斯蘭國在這次戰役中的主要目標是奪取該州首府卡米什利,從而將傑濟拉州一分為二。然而,這個計劃同時損害了卡米什利政權方守軍的利益,威脅了其在卡米什利南部的領地,所以反而促使人保軍與政權軍攜起手來對抗伊斯蘭國。

2014年12月中旬,政權軍和人保軍在卡米什利以南發動反擊,收復了部分失地。但是伊斯蘭國迅速還以顏色,反過來奪取了泰勒馬魯夫鎮(Tal Ma'ruf/تل معروف)附近的幾座村莊。12月底,人保軍為解救被困辛賈爾山的雅茲迪人,在敘利亞-伊拉克邊界地區發動了一系列軍事行動,從而使得盤踞在泰勒卜拉克、泰勒哈米斯等地的伊斯蘭國軍隊形成了一個難以防禦的突出部。

圖8:2014年2月19日(上)和4月5日(下)的傑濟拉州戰局圖,可見伊斯蘭國在卡米什利以南的突出部被消除。

2015年2月21日,羅賈瓦方部隊在傑濟拉州發動了大規模反攻。2月22日,人保軍及其盟友已打到了距離泰勒哈米斯5公里的地方,解放村莊和居民點23個。2月23日,人保軍解放了泰勒卜拉克。2月25日,人保軍切斷了泰勒哈米斯鎮通往胡勒鎮的道路,並將該鎮連同周圍的103個村莊和居民點一同解放了。至此,人保軍在五天之內清除了伊斯蘭國在傑拉河谷地區(Wadi Jarrah)的大型突出部,完全收復了2014年10月以來的失地。而後,羅賈瓦方部隊繼續向南推進,直逼哈塞克市東郊乃至胡勒鎮;而卡米什利南郊的政權方部隊也在2月底下山摘桃,至3月2日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取了二、三十座村莊。

面對羅賈瓦方的強大攻勢,伊斯蘭國在敘利亞的喬治亞-車臣族高級領主阿布·奧馬爾·西沙尼(أبو عمر الشيشاني‎‎/თარხან ბათირაშვილი)決定從拉斯艾因方向打擊人保軍的側翼,以達到圍魏救趙之目的。2月23日,就在泰勒卜拉克解放的當天,他率領包括許多車臣老兵和數輛坦克在內的3000名伊斯蘭國精銳部隊,向泰勒泰邁爾鎮(Tal Tamer/تل تمر)發動進攻,至2月26日奪取了哈布爾河南岸的30多個敘利亞克族村莊,綁架了三四百名敘利亞克基督徒作為人質,試圖以此要挾人保軍退兵。然而,羅賈瓦部隊卻以在新解放區焚燒伊斯蘭國軍人的住宅作為回應,威脅對方不要輕舉妄動。最終雙方通過部落長老為中介,支付贖金將部分基督徒人質贖回,但在此過程中已有十多位基督徒(都是被俘的民兵戰士)不幸遇害。

圖9:3月13日,人保軍與伊斯蘭國在哈布爾河谷地帶的攻防圖。

3月7日,看到人保軍不為所動,西沙尼派遣他的部隊渡過哈布爾河,在北岸建立橋頭堡,開始對泰勒泰邁爾鎮發動總攻。與此同時,他還派遣數百名精銳的車臣老兵襲佔了拉斯艾因鎮以西三十公里的泰勒漢濟爾鎮(تل خنزير/Tal Khanzir)。3月10日,人保軍停止了他們在傑濟拉州東部的攻勢,將兵力轉用於西線。激烈的戰鬥在邁納吉爾鎮(Manajir/Menacîr/المناجير)附近展開。3月12日,伊斯蘭國軍人進抵距離泰勒泰邁爾鎮不足500米的郊區,但在那裡被人保軍阻止。3月14日,人保軍開始發起反攻。至4月初,人保軍不但守住了泰勒泰邁爾和邁納吉爾兩鎮,從而將伊斯蘭國阻擋在了哈布爾河以南(並在南岸保留了邁納吉爾等橋頭堡),更反攻入泰勒漢濟爾鎮,從而為下一步反攻泰勒艾卜耶德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戰爭初期,科巴尼州自治政權和人民保衛軍表現出組織鬆散、準備不充分的缺點,暴露了其內部無政府主義和小團體思想流行所造成的危害。然而,由於他們是為民族解放和人民民主而戰,因此能夠很快實現自我重組,建立起有力的戰時體制,而不是像周邊的各路買辦雇傭軍和封建私兵一樣稍有不利就四散而逃以至於被各個擊破。在保衛城市的戰鬥中,人民保衛軍湧現出像阿林·米爾坎(Arîn Mîrkan)那樣無數犧牲自己、消滅敵人、保衛人民的男女英雄。正是他們這樣英雄的男女所組成的人民保衛軍,在自治政權領導下,克服了自己的弱點,最終擊退了數倍於己、武裝到牙齒的伊斯蘭國軍隊,打破了其將科巴尼變成第二個辛賈爾的妄想,捍衛了北敘利亞人民的安全和自由。

美國主導的聯軍為人保軍及其盟友提供的空中支援,數量和力度都不算大(平均每天不足一輪),因此也就並非是決定保衛戰成敗的關鍵力量。不過,聯軍的空襲(尤其是在10月中旬)限制了伊斯蘭國軍隊的後勤,摧毀了不少技術兵器,消除了伊斯蘭國炮兵和裝甲兵美製武器的火力優勢,因此對於戰役的最終勝利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圖10:美軍對科巴尼的空襲。

從軍事上看,科巴尼保衛戰(以及同期進行的傑濟拉州保衛戰)的勝利標誌著戰爭的主動權從伊斯蘭國一方轉入了羅賈瓦一方。此前,在整個2013年和2014年,羅賈瓦諸州雖也曾取得過不少戰役的勝利,但總的來說是在教權派咄咄逼人的攻勢下處於被動防禦的戰略態勢。科巴尼保衛戰的勝利,標誌著北敘利亞革命力量結束了長達近兩年的戰略防禦,奪取了戰爭的主動權。不過,伊斯蘭國仍然具有非常大的力量,直到2015年8月人民保衛軍取得哈塞克戰役勝利后,才真正地轉入了戰略攻勢。

從政治上看,科巴尼保衛戰在國內外提高了羅賈瓦各州和人民保衛軍的知名度:它像是熊熊燃燒的火炬,吸引了數以千計的各國革命者不遠萬里,先是來到科巴尼,然後是來到整個北敘利亞,為當地人民的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科巴尼的勝利,打破了伊斯蘭國軍隊不可戰勝的神話,也使得人民保衛軍以及後來的敘利亞民主軍在美國、俄羅斯等帝國主義列強眼中成為了一支富有戰鬥力而可以利用的「奇兵」,為北敘利亞革命在列強的夾縫中生存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另一方面,科巴尼保衛戰也改變了北敘利亞革命本身的方向:它促使羅賈瓦各州和人民保衛軍從僻處庫區狹小天地的孤立主義中走了出來,成為北敘利亞乃至敘利亞全國革命的一支領導力量;從而使得北敘利亞成為了敘利亞革命真正的中心,也使得敘利亞革命擺脫了徹底被教權勢力挾持而墮落為封建混戰的窘境。

因此,科巴尼保衛戰不僅將在未來的庫區歷史,也將在未來的中東歷史上,留下它不可磨滅的一頁。

圖11:人民保衛軍勝利后召開的科巴尼保衛戰總結大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