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長城or火器,哪個才是應對游牧民族威脅的利器?

長城or火器,哪個才是應對游牧民族威脅的利器?

自從漢朝以來,游牧民族對於中原王朝的威脅如同懸頂之劍,直到清朝這一隱患才得以被清除。那麼究竟是什麼解除了游牧民族對中原王朝的威脅?

匈奴人並未攻滅漢朝,但這也並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只是對掠奪感興趣,而不是多佔土地或推翻某個王朝。可能是因為匈奴人的野心不是那麼膨脹,所以他們比西方所熟知的蒙古帝國和匈人帝國等其他游牧民族建立的帝國存活得更久。匈奴人統治草原達250年之久,而他們給南邊鄰居造成威脅的時間則長達500年。中原王朝對匈奴戰爭的挫敗再次證明了,無論是東方軍隊還是西方軍隊,他們面對游擊式戰術都遇到了困難。

游牧民族對中原王朝的威脅並未因匈奴的消失而解除。新的草原民族仍然在北部邊疆肆虐。直到1750年,清帝國平定最後一個大型游牧民族聯盟準噶爾之後,中原王朝才徹底擺脫了游牧民族的威脅,而這得益於火器技術和後勤體系的進步。對很多皇帝來講,除了應付外部威脅之外,還得應付內部接連不斷的起義,這些起義往往是由赤眉軍、黃巾軍以及後來的太平天國和義和團等秘密社團組織的。這些起義者也會使用游擊戰術,而且就算起義最終失敗,也會大大消耗朝廷的國力。

平定準噶爾部

中原王朝在建國初期、國力豐裕的情況下,往往會對侵擾頻繁的游牧民族實施懲罰性的遠征。而如果國力衰微的話,這些王朝則會用財物賄賂和構築要塞的方法去阻止游牧民族的進攻。這一戰略的最大成果就是的長城,明朝在15世紀和16世紀修築的長城,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工程奇迹之一。

但是,從來就沒有萬無一失的防範措施。曾經出現過北方的「異族」政權和偏安南方的漢族政權長時間對峙的情況。13世紀的蒙古人和17世紀的滿族人更是徹底征服了整個。也許有人會懷疑,蒙古族和滿族是否真的屬於游擊式武裝。蒙古軍隊和那種紀律鬆散的游牧部落差別很大,它是一支編製嚴密、訓練有素,以十人、百人、千人和萬人為編製作戰的軍隊。在最高峰時,蒙古帝國總計擁有100萬名武裝軍人。蒙古軍隊的規模和紀律使其戰術和其他游牧民族迥然不同,因而也就脫離了純粹的游擊戰範疇。

不管對這些入侵的異族如何定義,他們帶來的影響是相當明顯的:在處於帝國時代——終結於1911年——的最後1003年時間裡,草原的游牧或半游牧民族所建立的異族政權統治全境或部分地區的時間達730年。在漫長的歷史長河裡,人以強大的同化能力同化了他們的征服者,而不是反過來被異族同化,從而保留了自己的傳統文化。在歐洲也有類似的事情,當地民族逐漸同化了來自東方、北方和南方的入侵者的文化。比如說諾曼人,公元8世紀首次出現在法國時是令人恐懼的維京海盜,而他們最終融入了法語社會和基督教世界。但就算最終保留了自己的傳統文化,這也不足以彌補草原民族給農民或斯堪的納維亞海盜給中世紀的法國農民帶來的恐怖。

本文摘自《隱形軍隊:游擊戰的歷史》,作者[美]馬克斯·布特,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