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腦炎寶寶有20位「合肥媽媽」 母子倆曾到絕望境地

腦炎寶寶有20位「合肥媽媽」 母子倆曾到絕望境地

原標題:腦炎寶寶有20位「合肥媽媽」 母子倆曾到絕望境地

每天吃完中飯,文文(化名)給自家娃餵飽奶后就急匆匆地出門。在安醫二附院對面的招待所里,她的另一個「孩子」正等著她。這個孩子名叫宸宸,一歲半,結核性腦炎患者。

半年多的求醫經歷,讓宸宸和他媽媽陷入「絕境」。你一袋奶粉我一包尿不濕,多虧了文文等好心媽媽的幫助,來自蘇州的母子倆才在合肥落了腳。從此,宸宸多了二十位媽媽,她們的名字叫「合肥媽媽」。》》》推薦閱讀:合肥繞城高速隴西至路口段施工進入尾聲 本月底將竣工通車

腦炎寶寶合肥「安家」治病

對於宸宸媽媽鄭姍姍來說,她已經記不清從好心人那裡接收了多少包奶粉和尿不濕。上周,她抱著宸宸還拖著四個箱子從上海趕到合肥治病,因為上海的康復醫院遲遲等不到床位,而宸宸的病情已經無法繼續等待。到火車站接她的,正是文文。

「她說話很溫柔,對宸宸特別好,一直給宸宸提供奶粉。」自從宸宸生病後,鄭姍姍將兒子治病的過程用微博的形式記錄下來,文文是其中一位瀏覽者。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文文發動周邊的愛心人士將一包包嬰兒所需物品從合肥寄到上海。來往多了,鄭姍姍與文文越來越熟悉,她經常將宸宸的動態拍攝給文文。

與文文一同幫助宸宸的,還有其他二十位合肥愛心媽媽。每當宸宸遇見重大治療時,這群愛心媽媽都會派代表到上海探望。今年6月,宸宸的治療到了需要康復的階段,但上海康復醫院遲遲等不到床位。就在母子倆陷入絕境時,合肥媽媽出現了,「她們為宸宸在合肥找了康復醫院,還找了特別好的醫生。」在宸宸來肥之前,這群愛心媽媽又為母子倆安排好了住所。

母子倆曾到絕望境地

一個女人拖著一個因病失明的嬰兒,生活難看病更難。回憶起當初,鄭姍姍面顯麻木。她只記得,宸宸發病時剛剛八個月。「八個月之前,他也是天真活潑的孩子,誰會曉得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由於最初看病無法確定病因,每天萬把塊錢像投進水裡一般無聲無息。孩子看病這個問題引發了家庭矛盾,「好像是個填不滿的無底洞」,最終鄭姍姍選擇離婚獨自帶娃看病。蘇州上海兩地跑,宸宸最終被確診為結核性腦炎,需要巨額費用來維持康復。沒有錢也沒有人,鄭姍姍扛不下去了。「那個時候,我給我媽留了遺書,準備帶兒子自行了斷。」

就在這時一位來自肥西的好心人在微博上留言,鼓勵宸宸要堅強地活下去。這條留言讓鄭姍姍看到了希望,她重新鼓起生存的勇氣。如今,這位肥西媽媽也成為宸宸眾多合肥媽媽之一。

合肥是座有愛的溫暖城市

來到合肥之後,愛心媽媽幫助宸宸繼續康復治療。由於母子倆沒有生活來源,這群愛心媽媽隔三差五就為宸宸送來生活必需品。在眾人的關心下,宸宸病情已有好轉,曾經插滿全身的針管已經拔除。「生病這麼長時間,他到合肥才下水洗了個澡。」據鄭姍姍介紹,幫助宸宸的合肥媽媽來自各行各業,她們對待宸宸的耐心甚至超越對待自己的孩子。出於各種顧慮,這些愛心媽媽並沒有留下真實姓名。「幫助宸宸是出於內心,我們都是媽媽,只是想單純地關心一個孩子。」其中一位愛心媽媽告訴記者:如果非要有一個名字,那就叫「合肥媽媽」。

如今,宸宸的病情趨於穩定,鄭姍姍也盤算著要為將來做準備。「不能總依靠別人,我得想辦法養活宸宸。」鄭姍姍告訴記者,她打算將康復后的孩子送到特殊學校,「盡量讓他在正常環境中長大。」當她在與合肥媽媽聊天時透露了想法,細心的合肥媽媽已經開始幫忙張羅。

「沒有她們,就沒有今天的宸宸。」這是鄭姍姍說得最多的話。帶孩子看病的這些日子,她看到了太多的人情世故,而合肥媽媽們的暖意,是她不放棄的動力。「我也打算帶宸宸在合肥安家,因為這個城市有愛、有溫度。」

合肥晚報 合肥都市網記者 樂天茵子/文 高勇/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