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詩詞大會》百人團放水?答題限十秒

《中國詩詞大會》百人團放水?答題限十秒

參加《詩詞大會》的「廣州仔」朱傑。

朱傑,廣州海事局一名普通的公務員。他是《詩詞大會》第二季上,唯一一個廣州人。節目播放后,單身的他笑說,平時春節親戚們都關心他有沒有女朋友,而今年,家裡人都討論他在《詩詞大會》的趣聞。

33歲的他平日喜歡寫詩、喜歡踢足球,是英超球迷。

儘管沒有衝出「百人團」,但他並沒氣餒,而是覺得能參與其中,與其他的選手交流,非常開心。

節目中,他被主持人董卿提問過,有2分鐘的發言,但大部分掃到他的鏡頭,都是他在為選手鼓掌加油,他調侃自己是「專業鼓掌三十年」。

但他說,自己喜歡一樣東西,就會一直喜歡下去,喜歡足球如此,喜歡詩詞亦如此。

文、圖/廣州日報記者 張丹

33歲的朱傑,是廣州海事局一名普通的公務員。從上學開始就一直生活在廣州。他告訴廣州日報記者,儘管他不常說粵語,但是也算得上是「廣州仔」。

他是《詩詞大會》第二季上,唯一一個廣州人。遺憾的是,他距離從「百人團」中脫穎而出只相差兩秒,成為了場上選手的「背景板」。

「陽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罷,只要喜歡詩詞,也不用一定要走到台前。」朱傑說。

「百人團」

答題時間限10秒

「我們參賽選手組了一個群,叫『千古奇冤百人團』。」朱傑頗為無奈地說,正如網友或觀眾們看到那樣,很多詩詞的題目並不是特別深奧,甚至是簡單。以「百人團」的水平來講,應該說「沒有不會背」。

他介紹說,「百人團」裡面至少有30-40位參加過中華好詩詞、一站到底、成語大會、漢字聽寫大會、中華好故事、唐詩風雲會等各種答題節目的「達人」。

但在比準確率和手速的賽制下,很多選手都難以從「百人團」中突圍。所以,網上才出現了「百人團」太水,或放水的聲音。

「觀眾能答上來的時間大約是30秒,『百人團』則只有10秒,如果點錯,後來想起來了,時間也來不及。」朱傑解釋說。

在錄製時,他旁邊就有一個72歲的老人,每次點答案時很慢,所以每次答題也就超時,「我都恨不得過去幫他點。」

而自己也有一回,觸屏點的時候手抖了一下,「天街小雨潤如酥」寫成了「天天小雨潤如酥」。

之後還被主持人叫起來問了原因,「還好這段給掐了,不然會很沒面子。」朱傑感覺頗為幸運。

海選

「飛花令」說十句

去年11月19日前後,《詩詞大會》第二季開始海選參會選手。受到同事曾參加《詩詞大會》第一季的影響,喜歡詩詞的朱傑便報了名。

先是「電話測試」環節,「和飛花令差不多,當時是問含有『花』字的詩詞,我說了一二十句就過了。」之後,便是考了一些難的詩詞。

經過面試海選,最終走上了《詩詞大會》的舞台。對此,他覺得自己能夠從幾萬人的報名中進入「百人團」,也有一些小慶幸。因為在「百人團」中各行各業、各年齡段的選手都有。

去年12月5日到北京,12月19日回廣州,他的線路基本上就是酒店到錄影棚。

但是,他並不覺得這十多天很枯燥,而是很有收穫。「選手們主要就是珍惜賽后休息交流的時間,大家共同愛好的人能夠進行探討。」

他說,自己在第六期的時候還發言了兩分鐘,並上台念了自己的「定場詩」——文天祥的《南海》,「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成長

3歲能認四千字

在上國小前,朱傑也算得上是當地的「小神童」,在三歲就可以認識四五千個字,並尤其喜歡看書。「在四五歲的時候,父母只要看我哭鬧,只要丟給我一本書,我立馬就高興起來了。」

「但一長大就『傷仲永』了。」朱傑苦笑著說,之前喜歡背誦古詩詞,是覺得文字背起來十分順口,直到上學后,才真正理解詩詞中的含義。

由於對文科特別感興趣,所以,往往在上數理化的理科課程時,自己總是不由自主地走神,「覺得聽不下去」。

朱傑的文科經常是排在班上的前幾名,而理科則總是出現倒數的名次上。

對於偏科,父母則是比較開明的態度,他說,父母支持他按照自己的愛好去學習,今後只要做一個正直、自立,並快樂的人就可以了。

2002年聯考,廣東文理科大綜合有900分,嚴重的偏科導致他只拿到了500多分。「當時全省平均分好像是500分,在重點高中的話,這點分數就太少了。」

大學

踢足球打魔獸寫詩

聯考後,朱傑考入了廣東工業大學的會計專業。「想學文科的自己去了工業大學,除了會計專業,其他的更不懂。」

但專業並沒有影響到朱傑寫詩的心情。他告訴記者,自從進入大學之後,他才有了更多的時間學習寫詩詞。也是從那時開始,他自己購買了一些「教材」,系統地學習起了格律、平仄等,然後開始模仿寫詩。

儘管在一堆理科生眼中,寫詩是一件比較難理解的事情,但這並不妨礙朱傑與自己的同學打成一片。「我也喜歡踢足球,也喜歡打魔獸世界。」和同學打完魔獸世界后,他也會寫寫自己的詩詞。

「我當時也會把自己的詩放到網上,但是關注的人挺少的,詩詞畢竟是挺小眾的。」

平時

寫詩抒發南海巡航

2006年大學畢業后,朱傑參加了公務員考試,最終成為了廣州海事局的一名公務員。

他說,他一共參加了七次南海巡航的任務。「剛剛出去時沒有什麼太深刻的感受,但是當看到那裡的島礁時,還是會非常感動。」他說,有時候守島的官兵換了,他也很有感觸。。

他舉例說,這就像在廣州都能夠看到珠江在川流不息,如果每天都在看著珠江時,並沒有特別深刻的情感,但是,當你離開了一段時間之後,再回到廣州,看到珠江水時,則會有新的心境。

往往當心中有所觸動的時候,朱傑則會自己作上一首詩記錄下來。曾經有兩三次過年時要執行任務,不能與家人團聚,他也會用作詩來表達自己對家人的祝福。

「寫出來的這些詩,有的我覺得還可以,就會放到微博或發到朋友圈裡,如果覺得不好,連這兩個地方也不會發。」

朱傑說,無論別人怎麼評價自己寫的詩,只要自己覺得詩詞表達了當時自己的心境就可以了。

詩詞大會拯救了他的春節

朱傑笑著說,很慶幸《詩詞大會》能夠在春節期間連續播出,正是由於他參加了這個節目的錄製,所以,親戚、家人全都關注到電視上了,而不是像往年一樣,一見面就會關心地問起「給你介紹個對象怎麼樣?」所以,今年的春節,讓他覺得格外的輕鬆,沒有任何壓力。

「我不是『外貌協會』,不是特別丑的就行。」朱傑半開玩笑地說,由於自己的體形、收入等,估計也找不到「特別漂亮的」。但他堅持,自己還是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有共同愛好、共同興趣的女朋友,「可能我這個人也挺挑剔吧。」

「我這麼說自己喜歡寫詩,不會讓人覺得公務員很閑吧?」朱傑說,其實自己能夠參加《詩詞大會》,要感謝領導給他批准這麼久的假,因為單位的人手還是很緊張的。

他說,巡航執法的工作非常累。「我還上過那種上48小時,休48小時現場執法的班,工作其實並不輕鬆,甚至很忙。」

他說,巡航回來后休息時,他才有時間整理自己在巡航的所見所聞所感,然後寫詩。

「今後可能也不會參加此類的節目了,有過經歷就好了,不能讓愛好影響到了本職工作。」朱傑說,自己的工作很忙,怕是很難再請這麼久的假,所以,他也不打算再參加這種大型的節目了。「有過經歷,然後有一段美好的回憶,這樣挺好。」

除了詩詞,他的另一愛好是足球。

作為球迷的他,去年去了歐冠比賽現場,花了五天的時間,去英國觀看萊斯特城隊的一場比賽。他說,自己是從1995~1996賽季開始喜歡上了萊斯特城隊,球隊第一次進入到了歐冠比賽中,作為二十多年的萊斯特城隊球迷,他肯定要去現場加油。

「我喜歡上了就不會變,一直喜歡下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