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家級貧困縣房價逼近省會 不託關係有錢也買不到

國家級貧困縣房價逼近省會 不託關係有錢也買不到

  安徽阜陽臨泉縣,房價破6000元/平方米,縣政府「限房價、控地價」,民間卻不看好

臨泉縣一小區開盤,兩個小時就賣了9億元。 網路圖片

  房價牽著每個人的心。在北上廣深及各大城市紛紛出台、加碼調控政策時,有個國家級貧困縣也加入了這個序列,而且一出手便「不凡」,越過「限購」,直接「限價」了。

  位於安徽省阜陽市的臨泉縣,是一個城市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不足2000元的國家級貧困縣,可當地房價卻突破了每平米6000元,直逼部分省會城市。為了給樓市降溫,3月23日,臨泉縣政府發布「限房價、控地價」的通告,要求全縣毛坯房均價控制在每平方米5200元以內。

  對此,多位房產界人士向南都記者表示,臨泉縣房價連續多年走高,有錢都買不到房,新政的影響可能有限。

  那麼,一個國家級貧困縣房市為何如此火爆呢?

  「不託關係,有錢也買不到」

  家住安徽省臨泉縣的楊先生,去年看中當地名邦·國際花都一套10 3平方米的房子,當時售價是5400元/平方米。這讓月薪八九千一個月的他難以負擔,只好先觀望。

  不過,由於楊先生的女朋友表示沒房就分手,無奈之下,今年2月楊先生以5800元的均價,貸款購買了這套房。不到半年,房子每平方米漲了400元。

  楊先生告訴南都記者,臨泉不少人持有這樣的觀念,即「有錢的要買房,沒錢的借錢也要買房」。當地人甚至戲謔,「臨泉不比經濟比房價,二線城市不如它。」

  南都記者獲悉,臨泉縣房地產市場監測數據顯示,今年2月當地商品房銷售均價達到6143元/平方米,與去年當月同比增幅28%,其中商業均價10358元/平方米,住宅均價5709元/平方米。

  於楊 洋是當地一名從業三四年的房產中介,每月收入四五千。儘管經手過無數房源,但他至今也買不到房。據他介紹,一手房一開盤就賣光,「不找開發商,不託關係,有時有錢也買不到。」

  然而,相比於大多數臨泉縣人,楊先生和於 楊 洋的收入並不算低。於楊 洋告訴南都記者,「臨泉上班族工資一個月最多兩千多元。」

  臨泉縣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16年,臨泉縣實現生產總值170億元,增長8%.城鎮和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達23170元和9380元,分別增長7.4%和9.2%.

  如果按照2月份商品房售價6143元每平計算,臨泉縣城鎮居民一年可支配收入全部用來買房可以買3 .77個平方,農村居民一年只能買1.53個平方。

  值得注意的是,臨泉縣是全國592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據此前公開報道,臨泉縣貧困人口14.4萬人,占安徽全省貧困人口總數的五分之一。

  按照「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要確保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對此,臨泉縣去年底發文顯示,當地脫貧攻堅任務仍然繁重。

  臨泉縣房地產管理局的一位相關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該縣的房價比周邊城市每平米高几百元,有時甚至高上千元。不僅如此,臨泉縣的房價甚至直逼部分省會城市。比如,長沙、貴陽和長春等城市,平均房價也僅在每平米7千元左右。

  開盤兩小時賣了9個億

  南都記者檢索發現,早在2014年9月,就有名為「疾風沉沙」的網友在天涯社區發帖抱怨臨泉縣房價高。該網友稱,他和對象都在縣城租房上班,每月工資3000多一點。兩人計劃在一兩年內結婚,考慮在縣城買房子,家裡給了20萬元首付及12萬元裝修費。

  近幾年,臨泉縣房價進一步提高,如今一般的小區都在5000元以上,稍微好一點的都在5500元以上。「要是買房的話,這麼高的房貸讓人望而生畏啊;要是不買的話結婚以後怎麼住,還是租房嗎?」該網友問,「像這麼高的房價,未來還有多大的漲價空間?」

  那麼,臨泉縣現在的房市究竟有多火爆呢?

  於 楊 洋告訴南都記者,一個位於城南新區的樓盤,今年五六月份才開盤,擬出售300多套房,但目前的預定量已經超過1000套,「相當於三個人搶一套房。」

  李先生在當地某房產公司售樓部上班,入行已有四五年。因樓市行情好,他有時光一天就能賣出2至3套房。去年,他終於實現買房夢,購入一套120平米的房子,這讓不少人羨慕不已。

  他告訴南都記者,臨泉縣總房價的起點並不高,最開始在4000元左右,一些高檔的小區賣到5000多元。自這兩三年開始,房價逐年攀升。「現在貴啊,碧桂園的房子,高層的話需要6000元每平,洋房到7000多元。」

  據他介紹,2016年6月,碧桂園小區開盤,第一天的總交易額達到了9億元。南都記者從阜陽市房地產交易網上了解到,這9億元的交易量僅在2小時內即完成。

  李先生稱,由於之前臨泉縣當地的房產開發商存在管理混亂等問題,導致不少樓盤爛尾。而這些年通過政府招商引資,合肥當地以及外地一些比較有實力的開發商進駐臨泉縣,一下子刺激了消費者的信心。

  當地另一位房產從業人員介紹,目前臨泉縣區房地產均價約為5500元/平方米,高層價格均價在5600元-5800元,多層的話則約要6800元,一樓帶院子的要到8000元-9000元/平方米。

  如此房價高於周邊的縣市。於 楊 洋說,阜陽市城南的房價大概七八千,也有四五千每平米的。根據官方數據統計,今年1-2月,阜陽市的房價均價為6079元/平方米。

  縣政府緊急限房價、控地價

  針對房價持續火熱的問題,3月23日,臨泉縣政府辦發布《臨泉城區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出讓「限房價、控地價」實施意見》(下稱《意見》)。

  該《意見》稱,臨泉縣政府將編製土地供應計劃,合理確定土地投放量,把控好經營性土地投放的節奏與幅度,優化控規和規劃設計條件中的商住用地比例,提高上市土地的居住用地佔比,滿足剛性需求,兼顧改善性需求。

  在限房價方面,臨泉縣提出,競買人參與該縣商品住宅類房地產用地報名時,須承諾所開發項目商品住宅房屋銷售價格不得高於出讓文件要求的最高限價。原則上,全縣毛坯房均價控制在每平方米5200元以內,精裝房均價控制在每平方米6000元以內。宗地商品住宅房屋銷售價格由國土部門根據區位條件提出建議由土委會研究后確定。

  針對競買人參與已建的房地產開發項目,《意見》指出,再報名參與臨泉縣範圍內居住用地競買時,原開發項目的銷售量原則上須達到60%以上(以合同備案為準),否則不得參與土地競買。

  而在「控地價」方面,意見稱,縣土委會對出讓宗地制定出讓底價的同時,擬定單宗土地出讓畝均最高限定價,這一畝均最高限定價即為地塊成交單價。

  臨泉縣房地產管理局一位相關負責人介紹,實施控地價是為了防止惡意競爭。規定商品房均價不能超過5200元后,那麼開發商在拿地時,就會考慮成本。

  如果現場拍賣或現場競價達到單宗土地出讓畝均最高限定價且仍有2家或以上競買人願意繼續競價或報價的,拍賣進入「搖號」階段,抽中的號碼即為對應的地塊競得人。

  臨泉縣國土局一位辦公室人員對南都記者表示,一個國家級貧困大縣的房價太高,不少群眾表示難以負荷。出台這一實施意見是為了讓群眾買得起房。

  據他介紹,該實施意見是經過住建、房產、國土等多個部門多次調研和開會修改「討論再討論而決定的。」

  南都記者注意到,在今年3月15日,臨泉縣房產局召開房地產開發企業經營行為整治行動專題會議。3月18日,縣政府第5次常務會議,對城區商品住宅房地產用地出讓「限房價、控地價」工作實施意見進行研究。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然而,針對這一限價政策,不少當地人表示並不看好。

  當地房地產從業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臨泉已經開盤的樓盤的房子基本都已賣完,餘下的都是因為施工進度還未達到一定階段所以暫未開盤的房產。因而,臨泉縣日前出台的房地產限價政策對當地的樓市未造成太大影響。

  這一觀點也得到了不少市民的認同。當地居民告訴記者,現在就是想買房也沒空房了。此前買的也大多是期房,臨泉城區的房子整體仍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預計兩三年內還要漲。

  李先生稱,作為房地產銷售人員,儘管自己也希望房市一直大好,但「限價肯定是要的。」目前這一方案才剛實施,具體方案也並未出台,不過可以預計,「房價可能漲得沒那麼快,但降價很難。」

  此外,他還注意到,《意見》提出可根據區位條件定位,說明有一定彈性空間。

  於 楊 洋也認為,限價對於房市的影響不大。「只是原則性的限價,又沒有說一定如此。」他說,在臨泉縣,5200每平米的價格,「根本很難買到這樣的房子。」

  「即便有硬性規定,也可以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於 楊 洋告訴南都記者,「比如房產商可以變相漲價,房屋確實每平米5200元,但一個車庫要加20萬,進行捆綁銷售,你買還是不買?」

  對於臨泉縣出台的調控政策,安徽清源研究院院長郭宏兵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持肯定態度。他稱,一些城市的房地產市場存在投資需求必要,但投資、投機需求過大,勢必造成房價的非理性上漲,而高房價勢必會將那些有進城需求的農民擋在城市之外。

  臨泉縣在發布這一調控政策時稱,該政策旨在全面貫徹落實上級政府關於嚴控房價、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精神,引導在臨房地產開發企業理性競爭,實現臨泉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拆遷力度加大推高房價

  房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當地經濟發展水平,限購政策一般都是出自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為什麼國家級貧困縣也需要出台限價政策?

  對此,臨泉縣委宣傳部一位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臨泉是人口大縣,很多在外務工人員賺了錢也會回來買房。這也是當地房價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南都記者了解到,臨泉縣不僅是國家級貧困縣,還是全國人口第一大縣。

  據臨泉縣2015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5年底,全縣戶籍人口為223.3萬人,占阜陽市人口的28%.其中,常住人口159 .3萬人。也就是說,臨泉縣常年外出務工人口超過64萬人。

  作為在外務工人員之一的楊先生告訴南都記者,雖然在臨泉買房的絕大多數是本地人,但在外打工的臨泉人並不太願意在外安家,更多傾向於回臨泉縣安置房產,因而房價仍處在不斷上漲的情況。

  儘管房屋成交價高,購房者卻呈現出貧富不均的現象。當地一家房地產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小於告訴南都記者,有錢人一買房就買幾套,房價也就被拉起來了。

  事實上,城鎮化發展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當地的房價。

  南都記者從臨泉縣政府官網了解到,臨泉縣「十三五規劃」中明確指出,到「十三五」末,縣城建城區面積達到4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達到37萬,全縣城鎮化率達到35%以上。這也意味著未來還有越來越多的人口來到城區安家落戶,城區住宅商品房的需求還在進一步加大。

  此外,臨泉縣國土局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向南都記者分析,棚戶區改造和拆遷力度的加大也助力了房價的攀升。

  南都記者查詢臨泉縣政府信息公開網發現,早在2011年初,臨泉縣就開始了對棚戶區的改造工作。阜陽市房產局2016年底數據顯示,近年來臨泉縣已啟動棚戶區改造安置小區建設項目11個,總建築面積約153萬平方米,總投資約40億,建設棚改安置房13881套。

  臨泉縣政府官網還顯示,僅2017年第一季度,臨泉縣就對流鞍東片區、文王片區、新華片區三個片區的棚戶區改造項目的國有土地上的房屋發布了徵收決定。

  前述國土局辦公室人員告訴南都記者,為了讓農民買得起房子,老城區和棚戶區的拆遷補償約為5000元每平米。因而,舊房拆掉后,不少人靠獲得補償款就能買得起城區的新房。

  今年3月10日,臨泉縣在2017年棚戶區改造動員大會暨黨風廉政建設會議上表示,今年臨泉縣還要自我加壓,上報棚改任務12000套住房。

  臨泉縣房地產管理局相關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在這一背景下,一些拆遷戶有資金直接購買商品房,但由於房源供應不足,從而導致房價節節攀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