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為何與父母成為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我們為何與父母成為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題圖:來自 confident parents confident kids。

這是奴隸社會的第1125篇文章。歡迎轉發分享,未經作者授權不歡迎其它公眾號轉載。

昨天是母親節,我們不妨借這個日子,花點時間想想自己平時和父母的溝通。你們平時都聊點啥?你們之間是所謂的「假性親密關係」嗎?童年時的天空和大樹,怎麼就成了精神上的陌路者?
公司有個小同學,在選題會上說起,自己和父母已經幾乎沒有真正的溝通了。儘管還會例行公事的電話彙報,但父母對自己的關心只限於物質生活的層面:最近有沒有生病?北方的暖氣來了嗎?和同事的相處還愉快么?
而她也總是例行公事地回答,且總是報喜不報憂:一切都好,沒有生病,每天都按時吃飯和睡覺。但實際上,她的生活里早已出現了許多新事物,交了很多新朋友。她的工作,她的愛好,她的業餘生活都在發生變化,但這些並不存在於與父母的交流當中。
「父母眼裡的我,和真正的那個我,恐怕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吧。」她說。
這件事道出了關係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卻不可為外人道的心酸:
哪個父母不是在渴望了解孩子近況和害怕打擾之間左右為難;又有多少兒女,從未主動邀請父母走進他們的工作和生活。
LinkedIn 領英最近做了一個有意思的短視頻採訪了8對母子,幾位受訪者和攝製人員在現場一度哽咽。
你和你的媽媽,或許還差這一段距離
成年以後、尤其是工作以後,和父母之間「真正的溝通」好像日益減少。明明知道父母是愛自己、關心自己的,也想要給父母回應,但是回家沒說幾句話,特別是說到自己的工作、生活、戀愛相關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就會和父母爭執起來。
「我是愛我的父母的,這一點讓我很確定。」小朋友說,「但現在,即便是在最脆弱和孤獨的時候,我好像也會自己扛著,而不會再像小時候那樣,去尋求父母的安慰和幫助了。」
對父母「又愛又恨」,感到「既親密,又陌生」,這正常么?今天我們的話題,就是和父母之間的「矛盾情感」。
從青春期到成年,矛盾是我們與父母關係中的常態
Fingerman (2012) 等人的分析發現,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從青春期到中年,子女與父母對彼此的情感,那麼在大多數的關係中,雙方的情感聯繫都可以用「矛盾」(ambivalence)來形容。這種矛盾指的是,子女和父母的關係同時具備情感上的團結(affective solidarity),又包含許多情感上的衝突(conflicts),正面和負面的情感混雜在一起。父母和孩子的關係既是親密的,又是問題重重的;既可能包含尊重、信任、愛,有頻繁的溝通,有經濟、情感上的相互支持,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壓力、憤怒和不滿。
作為父母的一方,在與孩子的關係中,最容易感受到壓力和矛盾情感的時間段是在孩子青春期的時候,一直持續到孩子40歲左右。子女進入中年以後,和父母情感聯繫中矛盾的部分才漸漸消失。而作為子女的一方,對與父母的矛盾關係感受最強的時間段則是20多歲的時候。
是什麼樣的問題在困擾著他們,使他們感到矛盾呢?儘管父母、孩子的年齡、性別等因素會使得造成矛盾和緊張的問題不同,但總體來說,在幾種情況下,作為子女更容易感到矛盾的情感 (Fingerman, 2012; Birditt, 2009):
子女感受到,父母有想要和自己的關係更緊密的需求,並在為此做出努力;子女感到,父母未經請求就給自己提供建議或做決定;
子女認為自己遭受過童年創傷,那時的父母對自己表現出了冷漠和敵意;
子女對父母的健康感到擔憂,即便父母事實上還不存在健康困擾。
而使父母更容易產生矛盾和緊張的情感的情況則包括 (Fingerman, 2012; Birditt, 2009):
子女沒能達到成年人世界里、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包括事業、婚姻、家庭等等方面);
父母不認同子女的生活方式、習慣(比如健康習慣、消費習慣、打發閑暇時間的方式等);
子女太過忙碌,而無法花足夠的「優質時間」在與父母的溝通上;
父母對孩子照顧自己的能力感到懷疑,或者認為自己需要協助子女去完成獨立;
父母感到,孩子在為自己的健康、養老問題提供幫助和支持。
可能,大多數人站在子女的立場上,會認為孩子作為下一代,感受到的矛盾和壓力會更明顯。但是,Birditt(2009) 的研究發現,父母在情感團結的感受上,總體上要高於子女,但他們對關係中壓力的感受,也比孩子更強。
這裡,根本的原因在於父母認為,在雙方的關係中自己有更多的付出。因而,當與孩子產生不一致或衝突的時候,他們所感受到的負面情感往往會更多,也更容易產生反芻思考(rumination),即帶著負面的情感去反覆咀嚼已經發生的事,並且更多地關注自己無法解決的事情;
此外,比起孩子來說,父母對孩子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包括事業、婚姻、家庭等各方面)有更大的期待,他們的角色認同、幸福感會更多地與孩子綁定在一起,認為孩子是否成功,是他們自己是否成功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你覺得和父母打交道令人煩心,但你的父母,可能比你會感到更大的困擾和痛苦。
研究發現,相對於父親而言,在子女和母親的關係中,更容易產生較大的壓力和矛盾感。這可能是因為,在大多數家庭,母親「主內」的情況仍然存在,母親會更多地照顧生活起居,更多地關注子女的心理狀態,和子女在情感層面的溝通更多,她們對親密感的要求也往往比父親更強,也可能會因此而做出更多被子女視為是侵犯性的行為,比如偷偷檢查孩子的房間等等。
為什麼會產生矛盾的情感?
剛才我們說到了會產生矛盾情感的這些情況,那麼,是什麼使得父母和子女的關係中,雙方的情感都如此矛盾呢?
1. 個體獨立要求與家庭分離
在此前關於「獨立」的文章中我們也介紹過,從青春期到成年初顯期(通常在30歲以前),是我們不斷提高自我意識、完成獨立的過程。我們離家上學、進入職場,既需要完成與自己原生家庭的分離,掌握獨立適應和生存的能力,又要兼顧與父母的情感鏈接,做到儘可能平穩的過渡。
獨立的需求和與父母的鏈接形成了基本的衝突,而且,在獨立的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很多問題和阻礙,但我們又不再希望父母來安排指導自己的生活。而父母也難以把握,什麼時候該給予支持,什麼時候應該放手。支持多了會不會阻礙孩子的獨立?放手會不會讓孩子摔得太狠?
這都不可避免地會使雙方產生矛盾的情感 (Jiang, 2016)。
2. 雙方都在進行「有策略的自我暴露」
向他人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讓他人了解自己,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說真心話」,在心理學里叫做自我暴露(self- disclosure)。無論是在友情、愛情還是親情中,自我暴露的深度和廣度往往是使關係走向緊密的關鍵因素:如果雙方都願意完全地、充分地溝通自己的私人信息,那麼它可能是打開關係的鑰匙;而如果缺乏足夠的自我暴露,那麼關係就很容易變得疏離。
但在父母和子女的關係中,很多時候因為特定的目的,雙方都沒有進行充分的自我暴露,這被稱為「有策略的暴露」(strategic disclosure),主要體現為隱瞞信息、有選擇性地透露信息或者傳遞錯誤的信息。它不是惡意的,而是出於維護關係的和諧和穩固的目的。
站在子女的角度上,我們通常比較能理解子女對父母的隱瞞。但其實,隱瞞是雙向的,雙方都對彼此有意識地進行了隱瞞。父母和子女之間的策略性暴露,往往體現出兩個特點:
a. 對「敏感問題」的隱瞞。父母會隱瞞家庭中所存在的問題,比如實際上父母已經離婚、分居或者存在情感上的不睦,但是不讓孩子知道。孩子會隱瞞的「敏感話題」,則包括自己的性取向、特殊的工作內容、情感和性生活、行為和生活習慣(比如吸煙、酗酒、熬夜)等等。
b. 「報喜不報憂」。父母和孩子都更傾向於向對方報告正面的信息,而省略負面的信息。父母和孩子都會更傾向於和對方分享自己取得的成績,而在出現經濟困難、健康問題的時候有選擇性地透露,或者弱化業已存在的困難。
為什麼我們不願意對自己的父母/孩子進行完全的自我暴露呢?
在孩子的一方,他們可能會害怕坦誠的自我暴露可能造成的後果,比如害怕父母失望,害怕被干涉、被懲罰,害怕被設定規則。很多孩子認為,自己背負著「讓父母滿意」的任務,因此,他們會不自覺地只告訴父母那些「我想要他們知道的」。
而作為父母看來,一方面,他們希望孩子能夠擁有自己的人生,不希望孩子為家庭中的事情感到擔心;另一方面,他們也還習慣在孩子面前扮演強者、保護者的形象,而就家中的困難進行求助,進行情緒、情感的流露,都是脆弱的表現。
自我暴露的不完全,使得雙方的信息不對稱,對彼此都缺乏足夠的了解——你所以為的那個父母/孩子,並不是Ta真實的樣子。而且,自我暴露的缺乏也使雙方的溝通,特別是在精神層面的溝通是不順暢的。
就像文章開頭說的那樣,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雖然和父母還保持著表面的溝通,但已經成了精神上的陌生人,這會加劇父母和子女雙方在關係中的矛盾感受。
3. 子女和父母之間缺乏對彼此的信任
我們每個人都會習慣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去考慮問題,因而總會對他人產生偏見。
從父母的角度來說,他們會習慣於用過去的眼光看待我們。當我們離開家庭、與父母分開生活后,父母跟不上我們變化的腳步,一個新的孩子與他們舊有的認知發生了衝突,加上信息溝通的不充分,他們會難以理解我們基於成長以後的自己,做出的新的行為表現。比如,一個父母可能會困惑於自己的女兒本來是個「乖乖女」,為什麼會突然決定辭掉安穩的工作,或者和男朋友閃婚。
與此同時,我們也對父母的觀點也是充滿偏見的。我們也會在缺乏證據和驗證的情況下,對父母的能力有一種本能的不信任,認為自己接受的一些新觀點無法被父母接受,我們做出的解釋也將絕對無法被他們理解 (Schreiber, 2015)。
如何和父母「重新鏈接」?
讀到這裡,你可能已經對自己和父母之間的關係進行了思考,並發現了一些問題。那麼,該如何改變呢?
在日常的語境中,父母與子女的關係中,總會更多地將父母看作是主動的一方,是應該承擔起改善家庭關係的責任的人。我們會看到,關於「如何做一個好父母」的文章總是很多,關於「如何作為孩子,與父母溝通」的素材則很少。
但今天,我們希望告訴大家的是,作為成年的子女,你應該在和父母的溝通中發揮更多的主動性,承擔起和父母重新建立鏈接的責任。
1. 警惕「偽獨立」狀態。
獨立不是與父母決裂,也不等於與父母情感隔離和迴避。你必須明白的是,你的獨立和父母之間的鏈接不是非此即彼的。如果你所認為的獨立是與父母完全的割裂,這可能是你陷入了不健康的偽獨立狀態。而和父母之間的關係缺乏滿意度,也會使你感到更孤獨、不快樂。
2. 主動修復你與父母的過去。
在本文的前半部分也提到,當子女認為自己受到童年創傷的困擾時,會更容易對父母產生矛盾的情感。但在現實中,很多情況是雙方並未就此進行充分的溝通和處理,孩子覺得父母對自己有所虧欠,但父母甚至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過去的行為曾經對孩子造成過什麼樣的傷害,或者不明確造成傷害的原因。
因此,處理你的童年創傷可能是第一步,你可以試著與諮詢師,或者與父母坦誠、深入地探討你們的過去。
3. 拋棄偏見,選擇信任。
給予你的父母「有能力」的預設,而不是本能地認為他們「不能」學習和理解你現在的生活。有時候,他們並不像你想象中那麼古板或者不通情理。比如,向父母介紹你的工作是樂隊樂手、情趣用品體驗師或者酒店試睡員,沒準他們並不會驚訝,還會告訴你自己年輕時做過什麼更瘋狂的事。
當你覺得父母一定無法理解你時,你也對父母做出了批判,實際上你也無法用開放的態度對待父母。當你用語言告訴父母什麼是你更想要被對待的方式,可能你用實際行動去示範一種信任、開放的態度,是更有效的。
4. 逐步向父母介紹一個新的你。
幫助父母了解你所處的環境,了解你生活和心理上的變化。這個過程可能是循序漸進的。你可以從嘗試向父母介紹你的工作、介紹你身邊某個新朋友開始,嘗試和他們說一說你在辦公室遇見的趣事;告訴父母你現在喜歡看哪個媒體的文章,會刷哪個大V的微博,讓他們慢慢了解和走進你的世界。漸漸地,也許讓你特別難開口的某個話題,會在某一天被他們自然地接受。
我們總是會認為,父母年齡比我們大,是照料者的身份,但是實際上,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是第一次應對這些親子間的問題和挑戰。而且,大多數時候,父母與我們相比,更加不具備接受心理諮詢和援助的條件,信息的接收渠道也更加有限,在關係的處理上只能靠自己摸索。
主動付出努力,嘗試與父母重新鏈接,歸根結底是為了你自己。我們在這世上如此渺小,如此孤獨,而父母是你可以嘗試去鏈接、降低彼此孤獨感的人。你已經在時間中,成長地更加豐富、更加立體。也許,是時候向父母重新介紹你自己,也重新認識你的父母了,就像初次相逢的兩個人一樣。
那麼,向父母介紹一個新的你,可以從什麼地方開始呢?
也許,你可以從文章開頭的視頻中找到你和你媽媽的影子——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不再願意跟母親溝通,一方面覺得母親不懂,懶得解釋;另一方面害怕說出實情,母親擔心。就像我們文中所說的,雙方都學會了「有策略地自我暴露」。
但,作為子女的我們,也許應該先邁出一步,去和媽媽走得更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