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厲害喲,我的紅樓夢

厲害喲,我的紅樓夢

【文化掂量】

■王蒙

《紅樓夢》是非同凡響的。

200多年來,它從禁書到廣泛流行,成為公認的文學巔峰,被各種人物研究討論、爭辯發揮,形成了專門學問。不論是世界文學史還是文學史,其中少有可以與《紅樓夢》相比的書。

曹雪芹沒有更多的其他作品留世,就是這麼一部《紅樓夢》。而且這個《紅樓夢》的流行版本,據說不完全是曹雪芹所寫。

可是,早在《紅樓夢》當年靠手抄本流行時期,就已經出來一句話,說是「開談不言《紅樓夢》,縱讀詩書也枉然」。就是說,你如果不聊《紅樓夢》,你讀多少詩書都白讀了。這又讓人想到元朝戲曲《琵琶記》作者高明,在歷史上也很有地位的另外一句話,就是「不關風化體,縱好也枉然」。說的是如果你的文學作品、戲劇作品不能夠改善世道人心,不能夠改善風氣和教化,那麼你寫得多好也是枉然。

這兩個「枉然」不一樣。第二個是從教化的意義上講的,這是幾千年主流意識形態的要求,也就是孔子對詩經的評價:「一言以蔽之,思無邪。」而《紅樓夢》,恰恰直接的教化意義不那麼明顯,而且從正統的封建主義思想來說,其思想情調,涉嫌「有邪」。

不言《紅樓夢》,縱讀詩書也枉然。這句話旨在於強調此書的時尚性、流行性、普及性、話題性。

《紅樓夢》曾經被毛澤東主席給予沒法再高的評價。

毛澤東說《紅樓夢》至少要看五遍,看不夠五遍就沒有發言權。長征的時候他還支持過一些人,說長征時也可以讀《紅樓夢》。在他的名著《論十大關係》裡邊,他說:「過去是……除了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歷史悠久,以及在文學上有半部《紅樓夢》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驕傲不起來。」後來「十大關係」的正式文稿,將「半部《紅樓夢》」改成「一部《紅樓夢》」了。可能是大秀才們覺得半部《紅樓夢》不太好聽,其實半部的說法很厲害,這可以說是「厲害了,我的書!」多半部書居然成了這個大國數千年文學成果的一個代表。正如有人說的,即使所有的文學都沒了,還剩下多半部《紅樓夢》,往那兒一擱,你也得服。對,它很特殊。

那麼為什麼說它特殊呢?

魯迅說過,「自有《紅樓夢》以來,把小說舊有的寫法都打破了。」這是指《紅樓夢》的深刻性、生動性、真實性、幻想性,而同時呢,又要加上一條它的豐富性、立體性,還有它的彈性。

至於《紅樓夢》主題的豐富性,講得最好的也是魯迅。魯迅說:「一部《紅樓夢》,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寶玉,卻看見他看見許多死亡啊……」就是說,不同的人從這個《紅樓夢》中能夠得出不同的結論。

(作者系著名作家)

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同樣,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大觀園。作家王蒙先生眼中的《紅樓夢》是如何的呢?今日起,本報陸續刊登王蒙先生的紅樓夢系列隨筆,以饗讀者。

編者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