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今日入伏|現代人吃瓜吹風,古代人竟然在關懷黎民百姓?

今日入伏|現代人吃瓜吹風,古代人竟然在關懷黎民百姓?

又到了三伏天,一年中最難熬的時分之一。古人在這難耐夏日又該如何安身?士大夫也就罷了,辛苦農民恐怕更是悲慘萬分。幸好古代詩人不乏憂民情懷,所以下面的九首詩在吟詠暑熱之餘,也滿是詩人們對黎民的關懷之情:

《丁督護歌》

/李白

雲陽上征去,兩岸饒商賈。

吳牛喘月時,拖船一何苦。

水濁不可飲,壺漿半成土。

一唱督護歌,心摧淚如雨。

萬人鑿磐石,無由達江滸。

君看石芒碭,掩淚悲千古。

李白其人雖然放誕不羈,但也曾渴望報國救民,因此不乏關心人民疾苦的作品。這篇《丁督護歌》就是描寫了酷暑夏日民夫拖船的痛苦。「吳牛喘月」,既寫天氣的異常炎熱,又寫船工勞苦,這位「平生不下淚」的曠達詩人到此也「心摧淚如雨」,可見憂國憂民的情懷。

/李白

《早秋苦熱堆案相仍》

/杜甫

七月六日苦炎蒸,對食暫餐還不能。

常愁夜來皆是蠍,況乃秋後轉多蠅。

束帶發狂欲大叫,簿書何急來相仍。

南望青松架短壑,安得赤腳踏層冰。

這首詩寫的是炎炎夏日作者不堪其苦的感受。不止在內容中有所體現,連寫法上都滿腹牢騷。詩中掙脫了聲律常規,開頭就連用四個仄字,在第三、四、七、八句皆用拗語,大拗大救,束帶發狂情態躍然紙上。讀此詩,略可領會領略少陵「語不驚人死不休」之一二。

《觀刈麥》

/白居易

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

夜來南風起,小麥覆隴黃。

婦姑荷簞食,童稚攜壺漿。

相隨餉田去,丁壯在南岡。

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

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

復有貧婦人,抱子在其旁。

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

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

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饑腸。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農桑。

吏祿三百石,歲晏有餘糧。

念此私自愧,盡日不能忘。

《觀刈麥》這首詩作於唐憲宗元和二年(807),是白居易三十六歲任陝西盩厔縣縣尉時,有感於當地人民勞動艱苦、生活貧困所寫的一首詩。「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這四句正面描寫收麥勞動。他們臉對著大地,背對著藍天,下面如同籠蒸,上面如同火烤,但是他們用盡一切力量揮舞著鐮刀一路向前割去,似乎完全忘記了炎熱,因為這是「虎口奪糧」,時間必須抓緊。作品對造成人民貧困之源的繁重租稅提出指責,對於詩人自己無功無德又不勞動卻能豐衣足食而深感愧疚,表現了一個有良心的封建官吏的人道主義精神。

《夏夜苦熱登西樓》

/柳宗元

苦熱中夜起,登樓獨褰衣。

山澤凝暑氣,星漢湛光輝。

火晶燥露滋,野靜停風威。

探湯汲陰井,煬灶開重扉。

憑闌久彷徨,流汗不可揮。

莫辯亭毒意,仰訴璿與璣。

諒非姑射子,靜勝安能希。

此詩作於柳宗元貶謫永州時期,描寫作者在一個酷熱難忍的夏夜,半夜登樓納涼的情景和感受。因此牢騷滿腹無可名狀。全篇緊扣詩題,將寫實和誇張結合,句句寫「夏夜苦熱」, 把永州的酷熱和作者的煩躁抱怨寫得歷歷如繪。作者體物入神,妙用比興和象徵手法,使詩歌意蘊深長。夏天之熱,生靈之苦,令人心生憐憫,也望而生畏。

《夏夜苦熱登西樓》

/柳宗元

苦熱中夜起,登樓獨褰衣。

山澤凝暑氣,星漢湛光輝。

火晶燥露滋,野靜停風威。

探湯汲陰井,煬灶開重扉。

憑闌久彷徨,流汗不可揮。

莫辯亭毒意,仰訴璿與璣。

諒非姑射子,靜勝安能希。

此詩作於柳宗元貶謫永州時期,描寫作者在一個酷熱難忍的夏夜,半夜登樓納涼的情景和感受。因此牢騷滿腹無可名狀。全篇緊扣詩題,將寫實和誇張結合,句句寫「夏夜苦熱」, 把永州的酷熱和作者的煩躁抱怨寫得歷歷如繪。作者體物入神,妙用比興和象徵手法,使詩歌意蘊深長。夏天之熱,生靈之苦,令人心生憐憫,也望而生畏。

《夏夜苦熱登西樓》

/柳宗元

苦熱中夜起,登樓獨褰衣。

山澤凝暑氣,星漢湛光輝。

火晶燥露滋,野靜停風威。

探湯汲陰井,煬灶開重扉。

憑闌久彷徨,流汗不可揮。

莫辯亭毒意,仰訴璿與璣。

諒非姑射子,靜勝安能希。

此詩作於柳宗元貶謫永州時期,描寫作者在一個酷熱難忍的夏夜,半夜登樓納涼的情景和感受。因此牢騷滿腹無可名狀。全篇緊扣詩題,將寫實和誇張結合,句句寫「夏夜苦熱」, 把永州的酷熱和作者的煩躁抱怨寫得歷歷如繪。作者體物入神,妙用比興和象徵手法,使詩歌意蘊深長。夏天之熱,生靈之苦,令人心生憐憫,也望而生畏。

《暑旱苦熱》

/王令

清風無力屠得熱,落日著翅飛上山。

人固已懼江海竭,天豈不惜河漢干?

崑崙之高有積雪,蓬萊之遠常遺寒。

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間?

王令是北宋較有才華的詩人,深受王安石讚賞。這首七言律詩《暑旱苦熱》是他的代表作。王令這首詩力求生硬,寫暑旱逼人,想象奇特而不怪譎,在宋人詩中比較少見,既有豐富的浪漫主義色彩,又有強烈的現實主義濟世拯民的思想。詩作馳騁想像,深得唐代「詩鬼」李賀之神髓。

《秋前風雨頓涼》

/范成大

秋期如約不須催,雨腳風聲兩快哉。

但得暑光如寇退,不辭老景似潮來。

酒杯觸撥詩情動,書卷招邀病眼開。

明日更涼吾已卜,暮雲渾作亂峰堆。

《秋前風雨頓涼》是宋代文學家范成大創作的七言律詩。這首詩寫了遇風雨之快,可見之前夏日煎熬的無奈。詩的首聯寫秋天匆匆而至,頷聯亦寫暑光退去,寫出了對秋天涼爽的喜愛;頸聯寫詩人憑酒作詩,憑書度日;尾聯寫詩人相信明天天氣「更涼」,抒發了作者的洒脫樂觀之情。詩人不在意晚年暮景的到來,不惜用寶貴的年華換走暑熱,不僅表達了詩人對天氣「頓涼」的喜悅之情,也體現了詩人樂觀、豁達的情懷。

《赤日炎炎似火燒》

/施耐庵

赤日炎炎似火燒,野田禾稻半枯焦。

農夫心內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

走在鄉村的田埂小道上,看到農人頂著烈日在田間勞作,不由想起《水滸傳》里的這首詩。這是《水滸傳》》第十六回「智取生辰綱」中的一個故事,楊志押送「生辰綱」行至黃泥岡時,白日鼠白勝扮作挑酒桶的漢子所吟唱的詩作。描繪了夏日的酷熱乾旱,也透露了農民們焦急的心情。簡樸直白,卻直觀貼切,炎熱的場景躍然紙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