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力推製造業迴流的特朗普簽這紙行政令,為啥重要

力推製造業迴流的特朗普簽這紙行政令,為啥重要

原標題:力推製造業迴流的川普簽這紙行政令,為啥重要

當地時間7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頒布行政令,要求美國國防部、商務部、國土安全部、勞工部、國家情報總監等十多個部門聯合對美國的製造和國防基礎及供應鏈彈性進行評估。

行政令要求評估的重點主要有:一是找出事關美國國家安全的軍用和民用的關鍵性原料;二是研究處理上述關鍵性原料的核心技術和能力;三是分析能夠影響、限制、削弱或破壞上述供應鏈的國防、情報、國土安全、經濟、自然、地緣政治等因素;四是評估美國製造業和國防工業基礎應對相關風險的能力,並提出應對策略和改進建議。

當地時間2017年7月20日,美國華盛頓,「美國製造周」活動持續在白宮進行,美總統川普使出渾身力氣試圖用機器弄碎一個美國製造的藥用玻璃瓶。視覺圖

川普的新行政令有多重要?

這是川普入主白宮后發布的一份非常重要的行政令。之所以說其重要,有這樣幾個原因:

首先,這是首份需要各個部門通力合力完成的評估報告。而此前,川普發布的行政令絕大多數是針對個別及少數幾個具體部門。如今年3月底,川普頒布的《加強對違反貿易關稅法案的「雙反」執法》行政令要求國土安全部,強化執法,對相關產品徵收「雙反」關稅,90 天內列出違法進口商名單及制定具體政策;《要求提交巨額貿易赤字綜合報告》行政令要求商務部為主責部門,90天內拿出全面的評估審查報告,就「匯率偏差」等問題展開調查。此次,頒布的行政令之所以要求十多個部門共同參與,既說明供應鏈問題的複雜性,涉及面廣泛,可能也透露出川普將在此問題上做出大動作,在此之前需要一個由各方通力合作做出的「客觀」評估結果。

二是行政令的發布表明川普找到了撬動海外製造業向美集聚問題的重要抓手。川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做出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承諾是推動美國海外製造回歸,為美國創造更多製造業崗位。競選中,川普曾提出在10年裡創造2500萬個就業崗位。為製造業藍領工人創造更多的工作崗位的承諾幫助川普贏得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但很多經濟學家和市場人士對此並不看好,普遍認為這只是競選許諾,恐難兌現。美國海外製造目前已與所在國或地區的供應鏈高度融合,生硬地將美國製造業與原供應鏈撕裂,逼迫其回到沒有上下游支撐的美國市場,無異於將鯨魚擱淺在海灘,結果自然是悲劇。製造業、供應鏈涉及經濟方方面面,的確很難找到政策的直接切入點,這也是為何川普在苦苦思索了182天(2017年7月21日距離川普入主白宮已過去182天)后,才最終在此領域有所動作的主要原因,背後或有高人指點。

從國防和製造業角度、全供應鏈角度來看美國製造業振興,川普其實選擇了一個於自己有利的施政角度,擁有維護國家安全的天然「政治正確」的優勢。競選中,川普較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更受美國軍方青睞。2016年6月的一項民調顯示,超過半數美軍現役軍人支持川普成為美國總統,支持率超過希拉里近20個百分點。2016年9月,88名美軍退役將領聯署支持川普當選,這其中涵蓋了美國海陸空三軍,其中包括了4位四星上將和14名中將。

2017年5月,川普政府發布2018財年政府預算報告,白宮正式提出將2018財年年度基本國防預算從2017財年的5228億美元提升到5745億美元,提升了10%,年度增幅達10年來新高。加上主要用於反恐的海外應急行動經費646億美元,川普政府提出將新財年的軍費總額增加至約6390億美元,達到自2013財年以來的最高點。對軍事和國防的重視,讓川普似乎比任何人都更有資格來談論維護美國的國家安全。

在21日頒布的行政令中,川普強調當前美國所處的劣勢:2000年以來,美國失去了6萬家美國工廠和關鍵性公司,500萬製造業就業崗位喪失,這威脅到了美國國防建設和製造業基礎,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構成威脅。通過渲染外部對美國國防,乃至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既為推動海外企業迴流,兌現競選承諾找到了抓手,更為其保護主義的政策尋找了冠冕堂皇理由。

三是為川普後續政策出台創造條件。川普前期靠威脅加上小甜頭的手段的確改變了一些美國企業海外投資的計劃。如2016年12月,川普強行阻止美國大型空調企業開利空調(Carrier Corporation)將工廠遷往墨西哥,把1069個就業機會留在了中西部的印第安納州。川普對此開出的條件是提供700萬美元的減稅優惠。

2017年1月3日,川普通過推特威脅美國汽車製造商,如果將生產轉移到墨西哥,將需要支付大額關稅。1月5日,川普發推特點名道姓,批評豐田在墨西哥建造工廠的計劃。隨後,福特取消了投資16億美元在墨西哥新建預定2018年投產的小型車工廠的計劃,轉為向美國密歇根州的現有工廠投資7億美元,生產純電動汽車(EV)和自動駕駛汽車,在美國內增加700個工作機會。菲亞特克萊斯勒也發布聲明,稱將在密歇根州及俄亥俄州建立新工廠,並增加2000 多個工作機會。

但僅僅靠威脅加上小甜頭的手段無法長久,長久之計是降低在美投資設廠生產的稅賦,讓企業產生內在動力,這有賴於美國的稅制改革,核心措施是進行大規模減稅和放寬限制,將聯邦法人稅稅率從35%下調至15%,以及在能源和金融等領域取消和放寬限制等等。川普在歐巴馬醫保改革問題上的失敗(目前看是失敗了),說明即使在共和黨同時控制國會和政府的這樣一個絕好條件下,要想推動大的改革亦非常困難。改革美國的稅制面臨同樣的難題。從國防角度切入,將美國製造業基礎與國家安全、就業等問題關聯起來,順理成章地要求改革稅制,增強川普要求國會通過稅改計劃的底氣。

製造業迴流美國能否實現?

未來,川普推動美國製造業迴流美國的競選承諾能否兌現,關鍵取決於以下因素:

一是對美國的製造和國防基礎及供應鏈彈性的評估結果。是否美國真的面臨很大外部威脅?由此威脅到美國國家當前及未來的國家安全?

二是川普的稅改方案能否在獲得國會批准?如果不能獲得批准,最有可能的結果是,在政府提供的有限的稅收優惠或財政補貼下,高端製造業沒有迴流,迴流的都是中低端製造業。

三是川普的稅改方案何時能夠提交國會,並獲得批准?目前看,由於替換和廢除歐巴馬醫改的法案在國會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川普的稅改計劃被嚴重推遲。如果明年中期選舉前不能通過的話,未來要想推動可能難度更大。現在推動海外製造業向美集聚已經非常困難,再推遲兩年,難度會更大。

四是外界對川普推動製造業迴流政策將做何種反應?川普吸引或迫使海外製造業迴流政策必然會引發外界的反應。為抵消川普政策對製造業的「拉力」,相關國家必然會通過減稅、市場化便利、更加全面的供應鏈合作來留住這些製造企業。製造業能否向美集聚將取決於「吸力」和「拉力」兩種力量對比。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