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家領土怎麼還能白送給別人?箇中原因觸動人心

國家領土怎麼還能白送給別人?箇中原因觸動人心

在飛地的歷史上,有一種特殊的現象:國家之間為表示友好,會向對方贈送一些具有紀念意義的土地,如戰爭公墓、紀念場所。

這種情況下的領土主權和土地所有權是有一些區別的。一般來說,這種禮儀性的割讓並不意味著領土主權的轉讓,而只是土地所有權的轉讓並附帶一些特權,如免征土地稅或地產稅、禁止進行商業性開發等,但並不享有治外法權。

拿破崙的墓地,就是一個例子。1821年拿破崙去世后,被安葬在現在英屬的聖赫勒拿島的朗伍德村墓園。過了19年,法國國王路易·菲力浦遵照拿破崙生前的遺囑:「我願我的身體躺在塞納河畔,躺在我如此熱愛過的法國人民中間。」同時,這麼具有法蘭西標誌性意義的人物葬在外國也終究不妥,於是將拿破崙的靈樞隆重地遷回法國,葬於巴黎塞納河畔的榮軍院教堂。

上圖:英國的聖赫勒拿島朗伍德村拿破崙故舊,被贈送給了法國,屬法國領土

這還不算,對拿破崙的尊崇和情感寄託,還導致一塊飛地的產生。1852年稱帝后建立法蘭西第二帝國的拿破崙三世對英國提出要求,將朗伍德村的拿破崙故居和原墓地划給了法國,法國為此支付了7100英鎊。1959年,拿破崙在聖赫勒拿島住過的布萊爾小屋也被屋主後代捐贈給了法國。如果有人到英國的聖赫勒拿島去參觀拿破崙的故居和原墓地,那麼就踏上了英法兩個國家的國土。

上圖:法國遵照拿破崙生前遺囑,將拿破崙靈樞遷回法國,葬於巴黎塞納河畔的榮軍院教堂

上圖:拿破崙的遺體安放在六層棺柩中,分別為錫、紅木、鉛、黑檀木、橡木所做,最裡邊一層為錫棺,象徵著昔日輝煌、一生榮耀

像這樣將名人墓地贈送給名人所在國從而產生飛地的現象,並不算是很稀奇的事。

在敘利亞北部阿勒頗省有個賈巴爾城堡,這裡安葬著奧斯曼帝國開國者奧斯曼一世的祖父蘇萊曼·沙阿。一戰之後,敘利亞脫離了奧斯曼帝國,由法國統治。1921年,法國和土耳其簽署了《安卡拉條約》,將賈巴爾城堡送給了土耳其,土耳其甚至可以派出禮儀性的衛兵守護城堡。

敘利亞獨立之後,這個城堡依然維持原狀,仍然歸屬土耳其,成為土耳其在敘利亞的一塊飛地。1973年,由於修建水庫,為避免賈巴爾城堡被淹沒,敘利亞和土耳其協過協商,將城堡整體搬遷到附近的高地,其周圍8797平方米的土地仍歸土耳其。

在瑞士中部烏里州的戈申嫩,有塊面積只有24平方米的土地,是瑞士送給俄國的一塊飛地,以紀念亞歷山大·蘇沃洛夫親王1799年對瑞士的幫助。

18世紀最後幾年,法國人侵犯瑞士的中立,蘇沃洛夫率軍遠征,將瑞士從拿破崙帝國解救了出來。1799年9月25日,俄軍在戈申嫩村附近的關隘「魔鬼橋」同法軍激烈交戰。為紀念陣亡俄軍,瑞士在「魔鬼橋」旁邊建起了一座花崗岩十字紀念碑。這塊飛地,也成為俄羅斯與瑞士關係友好的一個象徵。

上圖:瑞士「魔鬼橋」戰役紀念碑及所在的這塊地,是瑞士送給俄國的領土

在英國的溫莎城堡附近,有一片叫隆尼莫德的草地。1215年,英王約翰在這裡簽署了著名的《大憲章》。1963年美國總統肯尼迪遇刺后,英國在這片草坪上立起了肯尼迪紀念碑。1965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將紀念碑及其周圍一英畝土地贈給美國。在這片土地上,美國享有完全的治外法權。

來而不往非禮也。在美國夏威夷的凱阿拉克庫阿灣,英國航海家詹姆斯·庫克船長遇害之地被贈給了英國。

庫克船長的經歷有些傳奇。1776年7月,他帶領「奮進」號帆船向北太平洋探索航行,1779年初抵達夏威夷島的凱阿拉克庫阿灣。這些白種人被當地土著看作天神,受到頂禮膜拜,當地婦女甚至紛紛為水手提供免費的性服務。

可是好景不長,不久後有名船員去世,土著們發現這些這些白種船員並不是神仙,於是對他們越來越無禮,還上船取走各種物件,導致雙方衝突。

庫克船長很生氣,於2月14日帶著人馬去抓夏威夷國王,於是雙方爆發混戰,4名水手和17名夏威夷土著喪生,庫克船長也被亂棍打死。他的屍體遭到肢解,被土著當成宗教儀式的聖物。

數天之後,庫克船長的手下瘋狂復仇,島上住民幾乎被趕盡殺絕。庫克的屍骨被英國船員奪回海葬。

到了1874年,英國海軍在庫克船長被殺之地立起一座紀念碑。這座碑及周圍用鐵鏈圍起的一塊地,被夏威夷王國送給了英國,夏威夷歸屬美國后也依然如此。

上圖:這是位於美國夏威夷的英國庫克船長紀念碑,這座碑及周圍一塊地,屬於英國領土

當然,國與國之間贈送的墓地領土,並不完全是名人墓地,有些公墓也會這樣處理。

我們常常看到關於美國重視收殮陣亡軍人遺體回國的報道,其實並不完全如此。比如美國人在諾曼底登陸中付出了重大犧牲,許多陣亡軍人的遺體並未遷回美國本土,而是就地安葬在了法國的諾曼底。

作為盟國,法國將這塊葬有9386名美軍官兵的諾曼底美軍墓園及紀念園,贈送了給美國。這片墓地由美國政府管理,懸挂美國國旗。依照此例,美國在法國境內的其他美軍陣亡將士公墓,也都送給了美國。

上圖:位於諾曼底的美軍墓園及紀念園,法國贈送給了美國,屬美國領土

類似地,法國還將維米一塊1平方公里的土地送給了加拿大,這裡安葬著在一戰維米戰役中陣亡的1922名加拿大軍人;將索姆河一塊墓地送給了紐芬蘭,這裡安葬著1916年在素姆河戰役中陣亡的814名紐芬蘭士兵。1949年紐芬蘭加入加拿大,這塊墓地隨之轉歸加拿大。

這種公墓性質的飛地在歐美還有許多。在比利時,兩次世界大戰期間陣亡的美、英、加等國軍人公墓的土地所有權,都交給了這些軍人所屬國,由相關國家派人管理。在美國的北卡羅來納州,有兩處海岸墓地送給了英國,這兩處墓地安葬著二戰期間在美國近海陣亡的英國海軍和商船水手。

這樣處理異國軍人公墓的方式,既可增進國與國之間的友誼,對保護異國軍人公墓也很有好處,畢竟誰家的烈士誰在意,責任清晰明白,符合國家和民族情感,可以有效避免異國軍人墓地無人維護和料理的問題。同時,也給墓地所在國省事減負擔,是利人利己之事。這或許可以給解決在朝鮮、緬甸、越南等國一些烈士墓地的管理和維護問題,提供一個參照路徑。

上圖:緬甸密支那,遠征軍陣亡軍人的一處墓地

上圖:朝鮮,人民志願軍檜倉烈士陵園,毛岸英安葬於此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