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妹變成聾啞人失蹤十六年,當母親說出真相后我萬里尋妹

妹變成聾啞人失蹤十六年,當母親說出真相后我萬里尋妹

圖片與本文無關來自網路

從我記事起,娘身上就沒有一塊好地方,這些青紫部位都拜我那父親所賜。只要喝酒回來,他從不因為什麼事情,就會對母親拳打腳踢,有時候還把窗玻璃砸個粉碎。父親不喝酒的時候和正常人無異,只要喝醉酒,次次都是輕者掀桌謾罵,重者謾罵毆打。原因就是母親生下了我和妹妹兩個賠錢貨,讓她在村裡成了名副其實的「絕戶」

父親的朋友很多,記得小時候天天都有上家裡來喝酒吃飯的,在那個年代,吃上母親烙的大餅那真的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是父親只要來了朋友,總會讓母親踮個腳去炒幾個雞蛋,拌一份花生米當下酒菜,最後再烙幾張香飄四溢的白面大餅,但是我和妹妹只有燒鍋的份,母親看我們倆眼巴巴的瞅著,實在不落忍,於是偷偷的拿筷子夾塊雞蛋放我們嘴裡,那個時候的雞蛋香的無法用任何語言比擬。

母親無微不至的伺候著父親這些酒友,但是就是這樣伺候,都未換來父親一點點好,醉酒後只要打罵累了,他躺在母親燒熱的炕上才呼呼的睡過去。母親則端了涼白開放置父親炕頭,這個時候,一旦父親翻個身,母親的身體就打一個寒顫。

我背著母親給我用小花布縫製的小書包上學時,妹妹卻在一個午後消失的無影無蹤。母親瘋的似得找尋,父親總是淡淡的說「一人一命,就你急,急個啥子嘛!她丟了,也不一定不是好事。」

母親拖著我幾個小舅,每天在溝溝壑壑,井井邊上打撈,他們就認為妹妹掉到了溝渠或水井裡面。但是一天天過去了,母親從妹妹丟失后,就再也沒有笑過,每天夜半我總能聽到蒙著腦袋啜泣的母親。母親怕父親聽到,躲被窩哭泣,母親哭一聲,我就撕心裂肺一次,想著跟在我身後的跟屁蟲就這樣丟了,我的內心深處真的比刀割還疼。父親只要看到母親做門前石墩上忘記做飯,他就大罵幾聲,「一個賠錢貨,丟了就丟了,每天拉著個哭喪臉,你擺給誰看啊!快去做飯,都什麼點了,養著你,一頓飯都不做嗎?快去,臭婆娘!」母親起身的時候,單薄的身體明顯打了一個趔趄。

自從妹妹走丟,母親幾乎都是夜不成寐,茶飯不思,似乎什麼都早已忘記,通過她獃滯的眼神,母親似乎是生活在另一個世界里的人一樣。母親有天徹底病倒了,身體越來越瘦小,只剩下了皮包骨頭。這個時候父親才慌了起來,他到處請醫問葯,那段時間是我看到父親最疼愛母親的時候,那段時間,父親不再酗酒而是坐母親頭前吸著他那根朝天大煙袋。只要母親咳嗽一聲,父親就抬起腳快速磕掉剩餘的大煙絲。父親竟然也會懂的疼人,而且還做的一手好吃的飯菜。父親竟然在那個時候,用超強的意志力斷了酒,這對於一個酗酒幾乎成仙的父親來說,幾乎是天方夜譚的。自從他的酒友來我家看到這種情況后,再也沒有要過酒喝,再也沒有纏著母親,讓母親給他烙大餅吃過。

母親漸漸好了起來,自從母親好了以後,父親就像變了一個人,他每天和大伯騎上家裡唯一的重車子去一百里地遠的大口河去帶魚蝦和蝦醬回來賣,只要掙來的錢,父親更是一分不少的交到母親手裡。如果掙錢多,父親也會從途徑的集市上給我扯上二尺紅頭繩或一個漂亮的小卡子,有時還給我買幾個肉包子回來。如果不是出魚蝦的季節,父親就去二百里地外的油井去帶油渣來燒,母親只要一燒鍋,屋裡到處都是飛揚的小黑絮,母親燒鍋下來,鼻子里竟然都是黑黑的。

我因為在學校一直都是一個拖全班後退的學渣,所以在國中畢業后,就輟學回家幫母親干一些力所能及的農活。只要農閑,母親就領著我到處找尋妹妹,有一次,回家晚了,父親陰沉著臉問「你們幹什麼去了?這麼晚回來!」

「找妹妹去了!」我嘴快,咧著半個嘴角子也能蹦幾句話出來。母親捂我嘴已經來不及了!「啪!」我的臉上就已經被父親抽了一記耳光。那次我真的被打蒙了,我沒做錯什麼事,為什麼父親不管青紅皂白就狠扇我耳光。父親那夜又酗酒了!那天夜裡父親,一個七尺男兒竟然哭的稀里嘩啦的。一直看到父親跪在母親腳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和母親說著什麼,母親任由父親搖晃著她的身體,她始終獃滯著眼神坐在那裡。自從那夜后,母親再也沒有在我面前提過找妹妹一說。就好像妹妹徹底從母親生命中淡出了一樣。

就在我談婚論嫁的時候,父親因病去世,父親走的那天,我竟然沒有滴過一滴淚。因為我從小就恨他,甚至恨到了骨子裡。

父親走的那天,母親暈厥過去好幾次,我不知道母親為什麼還那麼痛,父親那麼暴打她,她竟然還這麼戀著父親。

父親走後,母親拉著我的手一個勁兒的啼哭著,「妮啊!你也大了,有些事也該讓你知道了!其實你不是我們親生的,你是你父親在那個冬夜撿回來的,如果不是你的父親,那夜你早已凍死在那個荒草野地里了!抱你回來時,我就已經懷有身孕三個月了!其實你和你妹差不多大。那個時候,我非常排斥你,因為有了你的存在,你父親什麼都向著你,從小偏袒你,為此我就和他吵,所以他就不停的暴打我。為了養活你,父親狠心的把你妹妹送了一個雜技團。。。。。。」母親哽咽的說不出話來,在那刻我心中最狠毒的父親,卻讓我的心都碎了!為了養活我,狠心的把自己的親生女兒送給了雜技團。我再也不敢想下去,只感覺自己的心被撕裂的生疼。

現在才想起來,自從那個人到我們家給我們拿碗和紙團變完魔術后,妹妹才消失不見,我現在才恍然大悟。當時那個男人還問妹妹喜歡魔術不,妹妹說喜歡,那你喜歡跟我去學好不好,學會了給你姐姐回來表演。妹妹那刻不假思索的就答應了下來。怪不得那天,我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父親一語不發,一個勁兒的抹著眼淚。

我抱著母親顫抖的雙肩,發誓說「娘,你放心,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把妹妹尋回來。」

母親從她那個小鐵盒裡拿出一張泛黃的紙條,那上面有把妹妹帶走的地址。我按照地址和未婚夫就去找尋妹妹。那是一個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打聽了好多人,走了三天,爬了好幾座山頭,我們才精疲力竭的到了這個村子。但是所有人都搖頭,說他們家早就搬離了,在一位好心人的幫助下,要來了他們在鎮上新家的地址。

上山容易,下山難,尤其對我們這些走平路習慣的人來說。山下就是湍急的河流和懸崖峭壁。稍有不甚,就有可能滾下去,只要滾下去肯定死不見屍,活不見人。

到小鎮上,我實在堅持不了,就去了飯館吃飯打聽。沒有想到餐館老闆說「就在對面,你看到了嗎?那個往外晒衣服的人那裡,就是他的家。他的魔術在我們這邊堪稱一絕啊!前些年,還帶回一個啞巴乾女兒。」

我沒有吃那碗遲遲沒有上桌的面。我放下飯錢就和未婚夫跑了過去。推開門,面前站著的這個啞巴姑娘我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因為妹妹小的時候額頭上受過一次傷,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抱著她就嚎啕大哭。她推開我,我露出了胳膊上的印記讓她看,她哇哇的大叫,口齒不清的用盡全身氣力大喊著「姐,姐,姐姐!」這麼多年沒有聽到這一聲呼喊,我的心徹底碎了,妹妹就和瘋了一樣,我們再次相擁哭嚎著擁抱在一起,血淚漣漣。

我把妹妹帶回家,母親看著自己的親生女兒成了啞巴后,再也受不了這種刺激,暈厥過去,等母親被急救過來,母親半天哽咽的說不話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