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臻藝術網:「西藏第一神山」 岡仁波齊 : 值得一生朝聖的地方

大臻藝術網:「西藏第一神山」 岡仁波齊 : 值得一生朝聖的地方

我從遠方叩拜而來

帶著一身塵埃

只為見你一面

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墜落

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破碎

……

近日來,電影《岡仁波齊》引起一陣熱議,這部向世人掀開了藏族人聖潔信仰的冰山一角,它講述生死,不卑不亢,無喜無悲。虔誠而淳樸的藏族人為朝聖而生,亦為朝聖而死,是一種對自然及信仰的絕對尊重與膜拜……

雙手合十、舉過頭頂、放到心間、五體投地再起身,幾個簡單的動作構成了一次磕長頭的儀式,穿越生、穿越死、穿越2500公里,他們用身體丈量著雪域大地。

經過風雪肆虐的公路,經過生機黯然的油菜花田,經過亂石飛濺的群峰腳下,經過滿是積水的泥途,前方無論發生都沒有阻擋他們朝聖的腳步。

一路上,接受陌生人的救濟,給予路人一杯熱茶,原諒因搶救傷員發生車禍的司機,為眼前一隻小蟲讓路,迎接新生命的到來,送走逝去的老者……這不僅僅是一種宗教信仰,更是對生命的尊重與敬仰。

寂靜的山谷、盤山的公路、巍峨的雪山都回蕩著木板摩擦凍土的叩擊聲和綿綿不絕的誦經聲。

他們風餐露宿、不遠千里,只為心中的聖地。

人類對山的崇拜,

在世界各地分佈廣泛。

但沒有任何地方,

能像西藏這樣登峰造極

岡仁波齊,西藏第一神山,藏語意為「雪山之寶」。坐落在西藏阿里普蘭縣境內,海拔6656米,被西藏雍仲苯教,印度教,藏傳佛教,古耆那教共同認定為「世界的中心」。山形有如一座屹立於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冰雪金字塔」,端方大氣,不怒自威。

岡仁波齊並非這一地區最高的山峰,但因峰頂終年冰雪覆蓋,在陽光照耀下光芒四射,而其形狀奇特而壯美,峰形似金字塔,山尖如刺,直插雲天,四壁十分對稱,與周圍的山峰迥然不同。

由南面望去可見到它著名的標誌:自峰頂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與水平方向岩層構成的佛教萬字元(佛教中精神力量的標誌,意為佛法永存,代表著吉祥與護佑)。

岡仁波齊峰經常是白雲繚繞,當地人認為如果能看到峰頂是件很有福氣的事情。

「轉山」是一種盛行於西藏等地區的莊嚴而又神聖的宗教活動儀式,轉山人需在57公里長,海拔4800米至5723米處的轉山路上行走或叩頭,快者日夜兼程當天可轉完,而一般人則2到3天時間轉一圈。

岡仁波齊轉山似乎告訴你,轉山,你不必用眼睛,只需你的心,低頭走路,頭對口,口對心,用心靈低喚,耳語,吟誦。據說朝聖者來此轉山一圈,可洗盡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下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

僅憑優異的外形,就將第一神山的地位賦予岡仁波齊,似乎讓人難以信服。岡仁波齊被譽為「西藏第一神山」,還因為這裡曾發生過「徹底改變了西藏,乃至整個的宗教格局」的大事件!

公元840年,吐蕃末代贊普朗達瑪下令禁止佛教,推行西藏本地宗教「本教」,史稱「朗達瑪滅佛」。隨即佛教僧侶反撲,刺殺贊普,四方騷然,天下大亂。亂世之中,經佛法昌盛的青藏高原萬佛齊喑。五世達賴喇嘛在評價這段歷史時寫道:「(僧侶)持械殺人,恣意酒肉,縱情淫樂。論師們各從所好,自立宗規。」

而同時期的本教則蒸蒸日上,更為嚴重的是,青藏高原南北的佛陀之光都在逐漸黯淡,作為佛教發源地的印度,大部分佛教寺廟已經改宗印度教。遠道而來的伊斯蘭教則勢頭更甚,10世紀時巴其斯坦、印度北部等地的許多古國相繼轉為清真之國,青藏高原以北新疆境內的諸佛國也大部分被伊斯蘭勢力攻滅。佛教正受到內外南北各方的夾擊極有可能在印度、西藏同時滅亡。

在朗達瑪滅佛、天下大亂之時,偏遠的岡仁波齊反而成了虔誠佛教徒的避難所。崇信佛教的吐蕃王室後裔——吉德尼瑪袞王子帶著千餘騎士來到岡仁波齊腳下的普蘭縣境內,之後逐步擴展到阿里全境,建立了西藏歷史上著名的古格王國。

古格王室力圖復興佛教,西藏、印度各地僧侶紛紛前來,其中最著名的是印度佛學中心超戒寺的住持——燃燈阿底峽尊者。

當時的古格國王意希沃被鄰近的伊斯蘭教國家噶爾洛浮獲,噶爾洛要求意希沃或改信伊斯蘭教或用等身黃金來換得生機,意希沃卻對帶著黃金來贖他的人說,「吾已年邁,不如用這些黃金迎請阿底峽大師。」阿底峽是藏傳佛教史上影響最大的印度高僧之一,他的到來讓衰敗的佛教開始在岡仁波齊周邊重興。

其次,偏遠的岡仁波齊是多個文明、宗教的聖地,在它周邊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發育出了四條河流:它們或是雅魯藏布江、印度河的正源,或是印度河、恆河的上游源頭之一,這些河流所孕育的文明和宗教沿河上溯,均以岡仁波齊為精神之源。

人們用四種天國神物命名這四條河流,即馬、獅、象、孔雀。岡仁波齊以東為馬泉河,是西藏的母親河雅魯藏布江的源頭;岡仁波齊以南為孔雀河,為印度教的聖河恆河上游源頭之一;岡仁波齊以西為象泉河,象泉河是阿里地區最重要的母親河,古格王國,還有更早的象雄文明都在此孕育;岡仁波齊以北為獅泉河,是印度河的正源。

四條孕育出不同文明和宗教的河流,好像在冥冥中向世人昭示,岡仁波齊就是萬水之源、世界中心,誰能據有岡仁波齊,誰就可以獲得更多話語權。

為爭奪岡仁波齊,殘酷的宗教衝突多次發生,在之後的流傳中則演化為一場鬥法。

公元1093年,藏傳佛教上師米拉日巴來到岡仁波齊修行,卻被本教大師那若本瓊阻止。那若本瓊認為岡仁波齊是本教神山,禁止佛教徒在此修鍊,於是二人約定以鬥法論勝敗,最先登上岡仁波齊山頂者為勝。

(印度教描繪的世界軸心,神和人之間以岡仁波齊為軸,分割出天地兩個世界)

鬥法開始時,那若本瓊早早就沖向頂峰,米拉日巴則沉睡正酣、不急不忙,等到那若本瓊快到山頂時,卻發現米拉日巴早已端坐其上,驚得那若本瓊直接從山頂滑落,並在岡仁波齊南坡留下了那一道明顯的深槽。

在本教的起源地擊敗本教,佛教重新在青藏高原取得優勢。為鞏固在岡仁波齊的勝利,藏傳佛教吸收印度教中世界中心的說法,將岡仁波齊視為佛教經典中的須彌山,它還吸納了本教中的「卍」字,作為對岡仁波齊山體上的溝槽的解讀。大量的高僧開始來到岡仁波齊修行,

最後,在岡仁波齊站穩腳根的藏傳佛教,與西康等其它邊緣地區保存的佛教種子一道,掀起了全藏的佛教復興運動,佛教開始成為青藏高原上佔據絕對優勢的宗教,並向尼泊爾、不丹、蒙古高原、甘肅、雲南等地傳播,史稱藏傳佛教「后弘期」。

在邊緣地帶重燃佛陀之光,這就是岡仁波齊所經歷的佛教生死存亡。西藏再沒有一座神山,能與岡仁波齊的歷史地位相提並論,「第一神山」的稱號當之無愧。

今天

原本水火不容的不同宗教

都可以在岡仁波齊面前和睦相處

不論國籍、文化、種族、教派

都可以在岡仁波齊向神靈致敬

岡仁波齊也成了一處世界上罕見的

跨宗教、跨文化、跨種族的神山

《岡仁波齊》幕後花絮記錄短片中有一段話記憶深刻:

神山聖湖並不是終點,

接受平凡的自我,

但不放棄理想和信仰,

熱愛生活,

我們都在路上。

如果您跟我一樣喜歡藝術,請您搜索公眾號,大臻藝術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