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殷駿:國資、國企應如何參與養老事業

殷駿:國資、國企應如何參與養老事業

日前,一家由某國有企業與某外國養老機構在某市中心城區合作開設的高端養老機構正式開業。據悉,入住該養老機構先要繳納百萬元購買入住權,入住后再按每月近兩萬元的收費標準交納使用費。據悉,該養老機構按五星級標準建設,通過綠色通道直通三級醫院就醫,另採用雲端健康監控等技術,內有國家資質護理人員24小時陪護等,這些軟硬體條件會令不少人心動,但細看相關介紹后,不禁令人心生如下疑問。

首先,國資、國有企業該不該參與開辦盈利性質養老機構?

如果是民間資本、民營企業與國外合作開辦這樣一家養老機構,不僅不是有失妥當,而且是應予以積極鼓勵的。然而,該集團屬於國有企業,主要經營商業地產、金融等業務。姑且不論其主營業務為何,也不論該高端養老機構的實際出資人和權屬性質,甚至即使該養老機構屬於外商獨資,只要該集團在資金、場地、冠名等層面參與了這一盈利性質養老機構的開辦,就已屬不當了。國有企業因其公辦(一般也是公營)的性質,因其往往具有行政級別,因其領導幹部大都參考公務員管理方式管理,其往往具有更高的服務社會的公益性職責,而這裡的服務對象,理應指代表社會大眾的群體。

相較於民間資本、民營企業或民辦養老機構,國有企業往往在資金、場地及其他方面具有不可比擬優勢。因此,對於民資、民企而言,上述養老機構能實現所謂的「高端的軟硬體設施」和「環內首家」等並不令人稱奇,畢竟這些條件的達成是基於「不平等」前提的。而「通過綠色通道直通三級醫院」的背後顯然至少已侵害到了廣大沒有入住該養老機構的市民的平等就醫的權利。

令人遺憾的是,作為養老服務體系支撐的民辦養老機構,近幾年在政府不斷釋放利好的背景下,其數量不僅沒有快速增加,反而大幅減少。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和民政部發布的《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可知,2012—2015年養老服務機構分別為4.43萬個(公辦1.1萬個,民辦3.33萬個,床位396.7萬張)、4.25萬個(公辦1.3萬個,民辦2.95萬個,床位429.6萬張)、3.3萬個(公辦1.6萬個,民辦1.7萬個,床位390.3萬張)、2.8萬個(公辦1.8萬個,民辦1萬個,床位374.6萬張)。

可見,近幾年來民辦養老機構,無論是數量還是床位,都在大幅減少。這一現象與部分國有企業「任性地」投入巨資和黃金地段,大搞高端養老的行為形成強烈對比。之所以近年來不少民辦養老機構步履維艱,甚至無以為繼,為數不少的佔據多方面壟斷資源優勢的國有企業的「亂入」破壞了公平公正的市場秩序,無疑是重要原因之一。

從該養老機構已有的宣傳資料p來看,其內部設施十分豪華,據稱是按照五星級酒店的標準建設的。筆者完全相信,對於健康老人而言,這家養老機構的入住體驗一定是很不錯的。當然,按上述收費標準粗略計算,一位退休老人,假設退休后的餘生只有短暫的25年時間,即使數十年間的收費標準始終恆定,至其過世,至少也需要花費700萬元左右的巨資,比照月均不到四千元的上海市退休職工的養老金平均水平,在不出賣自有住房、動用全部積蓄或依靠子女資助的情況下,絕大部分老人是很難承受這一收費標準的。

以筆者近二十年對養老行業的觀察、研究來看,這樣的(非養老專業)硬體設施即便是在養老事業發達國家也堪稱一流。然而我們知道,養老首先是事業,而不是產業,它的公益屬性應優先於盈利屬性,不能以如何牟利作為投資養老行業的唯一或者最重要的目的,一心只想著盈利的投資者是不可能辦好養老機構的。今天,社會上颳起了一股不正之風,就是凡事講究貴族化、高端化,追求奢華體驗,這種炒作背後實際上掩蓋了部分投資人以開辦養老機構為名,行售賣商業地產之實,希望在短期內獲取暴利的目的。

當商業地產市場進入增長放緩、銷售趨冷的階段后,一旦商業地產銷售與養老機構開辦相互結合,這種純粹牟利、急功近利的心態就找到了「如願以償」的平台。養老事業與酒店業雖然同屬服務行業,但兩者性質很不一樣,酒店服務純屬商業、盈利性質,而養老服務須以大多數老年人的福祉為宗旨,即使是民辦機構的養老服務也因恪守這一底線,而遑論公辦養老機構了。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社會形態也決定了不宜過度宣揚、炒作、提供旨在僅僅服務於富裕階層的產品、服務。

再次,除上述質疑之外,筆者也已多次撰文指出,近年來部分養老機構宣傳的所謂雲端監控、數據實時跟蹤等技術手段、設施中有不少早已在國內外養老機構中普及,並非屬於創新;而更有部分國家的養老業界認為,即便是為了及時掌握入住老人的健康信息及實時位置,在老人身上安裝檢測、監測、監控電極或終端等各類設備的做法仍然構成了對老人隱私權等人格權的侵害。

此外,能夠輕鬆使用養老機構中設置的跑步機、泳池等以往只有健身俱樂部、酒店或會所才會設置的健身娛樂設備的老人完全可以去這些地方享受或者直接去感受美好的大自然,至少沒有為此花費高昂費用長期住在裡面的十分的必要,而一旦進入到重度肢體、智力功能障礙階段或各類不治之症終末期的老人又基本喪失了使用這些設施的能力。再者,只為少數富裕老人服務的養老機構的過多開辦,佔用了本可以為廣大一般老人乃至市民利益服務的寶貴的土地等資源,也明顯有悖於我們國家鼓勵社區養老、機構養老的宗旨。

養老事業領先國家多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一個好的養老機構、一項好的養老服務首先是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以醫療、醫療護理、非醫療護理、康復、心理慰藉等為主要內容的養老服務最好由具有高度職業素養、專業技能及道德操守的人員來完成,而不是任由華而不實的人形機器人或者冰冷的全自動器械來承擔。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雖然整體而言開辦這樣的養老機構得不償失,但上述養老機構著重宣傳機構內工作人員高度職業化、專業化這點是值得首肯的。

我們國家的養老事業要獲得大的發展,應該切實把握住三個原則:開辦目的公益化、服務對象平民化、照料方式人本化。對此,國有資本、國有企業和公辦養老機構有必要在確保「不論國辦民辦、無分公有私有」,儘可能保證公平競爭的前提下,在開辦理念、服務對象、照料方式上起到模範、表率作用。當然,考慮到教材教具、師資力量、培訓場地等因素,比起直接開辦養老機構,推動養老人才的培訓、培養更能體現出國資、國企的自身及社會屬性,也更能發揮其相對優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