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足協新政之外,體奧、新英、CBA的公敵是驟冷的體育版權市場

足協新政之外,體奧、新英、CBA的公敵是驟冷的體育版權市場

平靜中的體育版權市場,最近出現了一點漣漪。不過,這一次不是版權的售賣,而是關於合同的爭論。

7月18日,《體壇周報》記者肖良志發布消息稱,『體奧動力已向中超公司發出「交涉函」,內容是暫緩支付在7月1日之前需要交納的第二筆版權費6億元。體奧動力已向中超公司亮出底牌,要求將現有的5年80億元版權費改為10年80億元。中超公司並不同意該要求。』

體奧動力(下稱體奧)董事長李義東在社交媒體轉發該報道時寫到:「U23新政全面實施后的中超賽場畫面太美,不敢想象!但體壇名記幫我們設計的談判標的更美,激發想象。假如這是真的,這樣真的好嗎?」

體奧總經理趙軍則對懶熊體育表示:「我們答應足協領導,談判期間,不對外發聲。」

另一方面,懶熊體育就此事件問詢中超公司,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應。

從目前懶熊體育得到的消息,體奧動力和中超公司均未對肖良志上述報道的真實性直接給出確認或否認。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體奧認為,足協相關新政(限制外援、規定U23球員出場規則等),會導致合同期內中超聯賽競技水平、觀賞性下降,進而削弱體奧手中媒體版權的商業價值,最終影響其投資回報;作為版權方,體奧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正主動與中超公司展開溝通。

目前雙方並未透露任何時間表,也沒有透露具體的訴求和談判標的。

從表面上看,這次事件的觸發點是足協中超新政之後,作為版權購買者的體奧動力認為中超聯賽的商業價值發生了改變。但背後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國內體育版權市場由「牛」轉「熊」,以及版權價值回歸理性並進入買方市場的大背景。

46號文之後,國內體育產業迎來大爆發,體育版權成為了資本角逐最慘烈的戰場。新老玩家為搶佔資源,不惜付出高昂代價,甚至不計成本。版權價格也應聲成倍增長。

一些嗅覺靈敏的版權資源方也爭先恐後高調入場,力求在牛市結束前儘可能地高點出貨,甚至不惜提前多年開賣,以便分到更大蛋糕。

2015年年初,NBA將五年(2015-2020)獨家新媒體版權打包賣給騰訊,率先打響第一槍。緊接著,中超將五年信號及版權以80億打包給體奧動力,成為牛市的頂點和風向標。

此後,西甲將5年版權以2.5億歐元的價格賣出,英超下一周期(2019-2022)以創該聯賽海外版權紀錄的7.21億美元成交,德甲也以2.5億歐元售出5年合同,這三筆交易的購買者都是蘇寧。

▲ 英超在市場下行前夕,將版權出貨,可謂踩對了點。

體奧動力也曾享受過這波紅利。去年3月,他們以27億元的對價將2年獨家新媒體版權分銷給樂視體育。藉此,他們還獲得Sportel Monaco(國際體育媒體版權峰會之一)2016年度TV Sports Awards 「最佳電視版權交易」、「最佳足球版權交易」兩項提名。

但大牛市稍縱即逝,不是所有資源方都能及時趕上趟兒,法甲和意甲都因為各自的原因沒能及時切到版權市場的蛋糕,甚至即將開始新一商務周期的CBA也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風口上的樂視體育成了市場激蕩的晴雨表,樂視體育興,版權看漲;樂視體育衰,版權走跌。在長達兩年的蒙眼狂奔后,樂視體育終於體力透支,於去年第四季度深陷資金困境,短時間內恐怕都無法重返體育版權牌桌。

▲ 中超版權項目,成了體奧動力和樂視體育的美好回憶。

隨著這個攪局者和接盤俠的出局,體育版權市場也迅速降溫,競爭開始愈發失去懸念。

門戶網站里,網易早已無意參與這輪資本遊戲,新浪和搜狐還有些動作,但在重大項目上競爭乏力。新媒體行業里,2016年年中入局的暴風體育,既沒能趕上樂視體育那樣的資本浪潮,自身也無雄厚實力,很難在市場上掀起波瀾。

社交媒體中,微博採購了NBA短視頻版權,並引入體奧動力的中超短視頻資源,但目前暫未表現出對大型直播權益的濃厚興趣。

環顧目前的國內體育版權市場,騰訊和蘇寧(PPTV)成了僅存的兩位大玩家。

他們的行進路徑也日益清晰。騰訊試圖將核心籃球資源一網打盡。在先後吃進NBA獨家新媒體、FIBA獨家新媒體版權之後,騰訊接下來興趣最大的資源恐怕是投入產出比合理情況之下的CBA版權。

蘇寧則在不斷包攬核心足球資源,例如西甲、英超、德甲,以及與體奧合作的中超、亞足聯版權。在囤積了上述資源后,蘇寧一方面謀求與體奧的股權合作,以儘可能地降低版權採購成本,另外一方面與當代明誠、新英就版權運營業務聯手,以提高變現能力。

就在這樣一個洗牌過程中,體育版權迅速從賣方市場淪為買方市場。

這是任何賣主都不願意看到,但又不得不面對的局面。

當年樂視體育從體奧動力拿下中超獨家新媒體合作夥伴身份時對外宣布了2年27億的對價。今年,蘇寧體育取代樂視體育,但與體奧簽約一年,雙方也均未對外宣布價格。

體奧動力與中超公司簽訂的是一份遞增式五年合同,前兩年每年10億,后三年每年分別支付15億、20億、25億。一邊是節節攀升的版權成本,一邊是不斷下行的市場行情,體奧的中超版權分發壓力只會越來越大。

這或許足協新政出台後,體奧頻頻發聲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事實上,不光中超,英超、CBA版權接下來的售賣之路也註定不會輕鬆。

46號文之後,新英體育總算熬出了頭,其手中的英超新媒體非獨播權,從2014-15賽季的1100萬美元/家漲到1800萬美元/家,直至2016-17賽季的約3800萬美元/家。

但因為樂視體育失去競價能力,市場行情走低,以及被蘇寧截斷前路,新英接下來兩年的英超版權分銷勢必也將面臨不小的難度。

考慮到與當代明誠以及成立合資公司聯手運營版權,新英將被當代明誠收購,接下來兩個賽季,蘇寧轉播英超不會有太大懸念。

這種情況下,騰訊的報價無疑成為新英手中英超新媒體版權價格的下限。畢竟,相較於蘇寧與樂視體育,騰訊的決策要理性,甚至保守得多——2016-17賽季,騰訊在第七輪才加入英超轉播行列;2017賽季,騰訊未購買中超版權。

同樣不易的,還有CBA的版權分銷。

在體奧動力剛剛以80億拿到中超版權之後的那段時間,CBA公司對新周期媒體版權價值預期一度高達5年50億元左右,但如今,這樣的願景恐怕很難再實現了。

▲ CBA蛋糕能做多大,需要馬國力、姚明給出答案。

正因是考慮到市場降溫,CBA公司調整策略,決定不像中超那樣尋找接盤方獨家買斷媒體版權,而是由CBA公司直接與包括央視和地方台,以及新媒體、OTT等媒體平台進行談判銷售。

在現有情況下,新的商務運營周期,CBA媒體版權的售價,或許將受限於版權購買方真實的市場變現能力——這也意味著,恐怕不會再有令人咋舌的天價合同出現。

不過,從行業長遠理性發展的角度來看,版權回歸應有的價值,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兒。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