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限購的魔花 以及我們熟悉的瘋狂

2017/04/12

四名全副武裝的劫匪,駕車沖向長春,目標是搶劫一盆君子蘭。

岫岩烏玉花盆內,君子蘭微微顫抖,天邊是1945年的彎月。

長春偽滿皇宮的圍牆已被炸開,溥儀狼狽出逃。夜幕中腳步聲雜亂,有人抱起君子蘭,隱入牆外黑沉沉的市井之中。

流落民間的君子蘭,開始積蓄魔性,等待它的荒誕時刻。

八十年代,君子蘭破土而出,癲狂了半個,而癲狂的起點,正是長春。

這座包裹在風雪中的重工業城市,意外陷入君子蘭狂熱。

數年內,君子蘭售價一路瘋漲,從每盆數元,漲至每盆數萬元,期間當地政府連發「限蘭令」,卻反而助力價格飆升。

面對熱潮,長春市民一度惘然。有工廠工程師發出我們熟悉的哀嘆:我一個月工資幾十元,一年不過數百元,我不吃不喝一輩子,也買不起一盆花了。

很快,他們就投身熱潮之中。鼓聲隆隆,君子蘭在各色人等手中爭相傳遞,製造著無數財富神話。

本土市民、外地商客、國營企業、港商外商,都是擊鼓傳花的一員。民間說法稱,因賣君子蘭,長春當時百萬富豪超過3位,身家數十萬的達數十位。

巔峰時刻,有港商看中花卉大王郭鳳儀一盆君子蘭「鳳冠」。港商直接提出,以當時最豪華的皇冠轎車,換這盆君子蘭。

彼時,郭鳳儀等花販,才是長春的風雲人物。他們出入乘高檔轎車,宴請有秘書相隨。作為君子蘭「開發商」,他們能左右市場定價,改變風潮走向。

1984年,郭鳳儀在長春成立了全國第一家君子蘭花卉公司,開業那天一百多個記者到場採訪,市農工商領導爭相來賀。

公司所在的斯大林大街被堵得水泄不通,「放進來一批人,過十分鐘就往外攆,換下一批。」

很快,長春連開十大君子蘭市場和數百家花木商店。工商數據顯示,每日流連市場人數超40萬,已超當時長春人口四分之一。市場上,不乏操著閩南口音和新疆口音的外地客。

有人在回憶錄中記載了昔日的瘋狂:端一盆君子蘭,不用走完整條街,價格就能漲三次。

狂熱之際,長春乾脆創辦了一張《君子蘭報》,每周一期,每期四版。

解放牌汽車飛馳而過,捲起煙塵。煙塵中的男男女女,攥著《君子蘭報》,奔向君子蘭市場。

一如三十年後,攥著開發商傳單,喘息著擠進售樓處的我們。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長青的基業。

范曾為君子蘭作畫,啟功為君子蘭題字,侯寶林來演出要講一段有關君子蘭的笑話討好觀眾。全市的報紙副刊都叫君子蘭,掛歷一年連封面十三張全用君子蘭彩照。電視節目用君子蘭做片頭,新建公園依舊以君子蘭命名。

全民皆養蘭花,滿城無心工作,君子蘭就是財富等價物,劃分著財富階層。

檔案記載,1984年長春君子蘭相關盜竊搶劫案127起;1985年1至5月為243起,發案率有增無減。傳聞中,公安局長和法院院長的君子蘭都被盜了。

吉林省某機關技術員的弟弟,貪戀哥哥家君子蘭,上門搶奪,導致口角,打暈兄嫂后,將嫂子塞入炕洞,致其死亡。

最終,弟弟被判死刑。消息一度登上香港報紙,名為《嫂弟倆為一盆花雙雙斃命》。

躁意向整個東三省蔓延。遼寧某中型城市檢察院的方姓檢察官,聽聞長春滿城「綠色金條」,便糾結兄弟,全員持槍,駕越野吉普,夜奔長春。

然而消息走漏,車剛出城,長春警方便接電話,全城嚴陣以待,劫匪剛到養花大戶門前便陷入包圍。

1985年2月18日,當地報紙刊載新聞,「搶劫盜竊君子蘭花慣犯姜某,以砸碎玻璃、撬門等手段,先後盜竊君子蘭花十七株。尤為嚴重的是,有一次他竟闖入汽車廠職工宿舍武某的家裡,強行搶走成齡君子蘭花一株……法院決定從嚴懲處這個無恥之徒,判處姜犯有期徒刑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盜花者,十四年,有人拍手稱快,但更多人深陷惘然。

在滿是投機的氣息中,風潮向病態演進。民間在集資搶購君子蘭,國營單位用公款搶購君子蘭,還有人用君子蘭行賄受賄。

一切在高歌猛進中搖搖欲墜。鞍山有老工人又發出我們熟悉的疑問:為什麼我工作幾十年,比不上買賣一盆君子蘭?

他寫信給鞍山市長,怒斥,「你們是要鋼鐵,還是要君子蘭?」

君子蘭在風中無言,看著這些貪婪、急躁或者憤怒的人們,花朵如同嘲諷的笑容。

其實我們離那個時代,離那座城,只有一步之遙。

八十年代初的長春,一樣經歷著「特區時刻」,南方小漁村設立特區的消息遙遙傳來,沒人能猜到特區對時代的改變。

他們也經歷著知識焦慮,聯考剛剛恢復,急需用知識改變命運。

他們同樣經歷著財富分層,身邊平庸的窮鄰居,抓住一個機遇,可能就是艷羨的萬元戶。

在浮躁的思潮之下,再荒謬的蝴蝶,也會掀動驚人風暴。

甚至,他們同樣經歷了限購潮。

1982年,長春市出台君子蘭「限價令」,規定一盆君子蘭售價不得超過200元。

一年後,當地政府再發《有關君子蘭交易的若干規定》,除了限價,還強調賣花要徵收8%營業稅,「一次交易額超過5000元以上的,稅率要加成,超過萬元以上的,還要加倍。」

然而限價令如烈火烹油,讓民間交易更加熾熱。此後,隨著「發展窗檯經濟」戰略提出,以及君子蘭被命為市花,限價也被默認打開。

多方助力下,君子蘭熱節節攀升,向整個蔓延,熱潮中的人們堅信,君子蘭會永享尊崇,價格會只漲不跌。

樂弦在高潮時崩斷。1985年初夏,《吉林日報》連發數評,質疑君子蘭熱潮。《團結報》、《天津日報》等均發檄文。

《人民日報》則以《君子蘭為什麼風靡長春?》為題怒問:長春市民的人均收入多少?我們國家的人均收入有多少?花卉何以天價?直言君子蘭是「虛業」。

審判日在當年6月1日到來。

長春市政府發布嚴令:機關、企業和事業單位不得用公款買君子蘭;各單位的領導幹部養植君子蘭只准觀賞,不準出售;在職職工和共產黨員,不得從事君子蘭的倒買倒賣活動,對於屢教不改的要給予紀律處分,直至開除公職和黨籍。

長春人將記憶中那個夏天,稱為「黑色之夏」,身價數萬的君子蘭轉眼間便無人問津。

有人破產,有人入獄,有人自殺而亡。一個時代的荒誕夢境支離破碎。

渾渾噩噩中,寒冬到來,成千上萬的花苗,丟棄街頭,凍寒而亡。

那些在熱潮中嘗盡悲喜的人們,收拾了幾年心情,成為第一代股民。

君子蘭則被放在家中一角,回歸素雅。

一代代90后00后在花盆前嬉鬧而過,沒人知道,花盆泥土下的根須中,曾蘊藏了怎樣的瘋狂。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430篇文章,獲得22489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雞蛋是今年市場上的熱點,從暴漲,再到暴跌,然後再暴漲,可以說是跌得瘋狂,漲得也瘋狂。雞蛋從3月28日開始持續暴跌,成為市場中的「倒霉蛋」。隨後,從6月1日開始,雞蛋從「倒霉蛋」變成「火箭蛋」,6月下旬出...
1、男人可以征服天下,最後卻往往輸給女人。2、不管你是白人還是黑人是貧是富只要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3、一座空城裡沒有你一個軀殼裡沒有心這就是你走了只后給我造成的影響4、你來,我信你不會走;你走,我當你...
1、男人可以征服天下,最後卻往往輸給女人。2、不管你是白人還是黑人是貧是富只要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3、一座空城裡沒有你一個軀殼裡沒有心這就是你走了只后給我造成的影響4、你來,我信你不會走;你走,我當你...
雞蛋是今年市場上的熱點,從暴漲,再到暴跌,然後再暴漲,可以說是跌得瘋狂,漲得也瘋狂。雞蛋從3月28日開始持續暴跌,成為市場中的「倒霉蛋」。隨後,從6月1日開始,雞蛋從「倒霉蛋」變成「火箭蛋」,6月下旬出...
上周樓市的最大震蕩,莫過於3月17日晚,石家莊市有關限購的政策終於出台。雖然這次限購比預料的來得早上了一些,但對於一度瘋狂的樓市絕對是一次降溫,對於高漲無序的房價也是一次急剎車。隨著後續各項細則的推出...
先來一張煞氣十足的美食動圖鎮樓熟悉咱家的大家不知道還記不記得去年的「激情奧運」的『巴西美食節』?趕巧了金磚系列美食節已經度過了一個印度美食節下一個又是推出巴西美食節!這一次主題是食味金磚巴西美食節2...
它腳可以踢死一條狗。他不得不上樹。一隻豹子悄悄的探下頭來一個保護區的管理人員非洲是野生動物最豐富的一個大陸攻擊一輛汽車正在睡覺的旅行者
關於農村各種各樣的補貼網上流傳的也很多,今天新增了這種補貼,明天又新增了那種補貼;今天可以領取這種補貼,明天又可以領取那種補貼;今天要拆房,明天要拆遷。貌似農民進入了最好的時代,因為各種補貼拿到手...
18號在廣州,見證了限購限貸措施出爐后搶購的一幕,連千萬別墅都隨手賣出。廣漂一族焦慮極了,他們的擔心是,以後自己還能買房嗎?還買得起房嗎?焦慮之下,就在不限購的增城等區域大買特買。這是一場小規模的限購...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