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爸媽,我們分手吧

爸媽,我們分手吧

很多人教我做孝順的女兒,

卻沒人教他們做什麼樣的父母。

「還不如我自己瞎幾把過呢。」

時不時就能聽到身邊的人這樣說,簡直成了時代的新覺悟。

尤其是,屬羊的姑娘們知道自己在父母相親角里一文不值,甚至差「北京戶口有殘疾」者十萬八千里之後。

而我,一想到相親角父母的得意洋洋或愁容滿面,就反胃。

做他們的孩子真不幸啊,我想。

假如你是在健康和睦的家庭中,活了二三十載,有天父母說,「差不多該找個對象了」,想必你不會氣得跳腳,說不定還能興緻勃勃和母上聊聊,上次往你桌上放感冒沖劑的男同事。

嗷,只是想象而已。我媽雖然沒有帶上我的報價奔襲相親角,但我依然在面對她時感到疲累。

年歲漸長,我開始覺得,或許父母子女關係中,我們該學著承認:「你沒那麼愛他們,就像他們也未必像傳說中那樣無私愛你。

我們長大成為子女,真的吃了不少苦

我所見過的父母子女關係,大半充斥著互相抱怨。

小七是地道的北京白富美,渾身透著「北京颯」。學識廣博、思想前衛還很少女心,沒事就周遊列國,談了個甜到不行但「並不非要結婚」的戀愛,看起來就像那種在幸福又先進的家庭里長大的可人兒。

直到她去香港念人類學碩士前一天,我才知道不是這樣的。

她爸逼她給奶奶打電話通報好消息,可她打死不願意。她剛被她爸拉著在朋友面前溜了一圈,叔叔們舉杯誇她有出息,她爸滿面春風,可她只想冷笑。

她奶奶重男輕女,沒給過她和她媽一分鐘好臉,現在打電話過去「炫耀」,她既尷尬又難堪,「何必呢,我就是他撐場面的工具」。

大學畢業典禮,七爸七媽都去了,看起來和氣。其實他們老早就離婚了,爸爸娶了新老婆生了兒子。小七還曾被新老婆扇過一耳光,那時她爸在旁邊無動於衷地抽煙。

不過這都是往事了,小七轉頭說,「我看起來很正常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像家庭破碎成這個狗德性的」。

梅子醬是我朋友里靈氣最盛的之一,既能甜膩可愛又能毒舌暴走。

勤勤懇懇工作,踏踏實實吐槽,揚言明天就要去炸了公司,但被上司私吞了獎金還是覺得「不好意思去要」。

就是那種被打了絕對不會還手的人設。

很難想象,梅子醬和爸媽已經到了過年都很少回家的地步。

我爸從高中開始,就在外人面前把我罵得豬狗不如,導致我都出不了門」。某個暑假她躲在房間三天沒出去,頭髮亂糟糟,他爸說,「你真讓我丟臉,家裡以後一分錢都不會留給你。」

而她和她媽的鬥爭,從大學畢業考公務員開始愈演愈烈,「她因為我不考公務員說過難聽到極點的話,我這輩子還沒那麼難過過」,那天她哭到昏倒,「從那以後孤獨感就如影隨形,感覺就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在不怎麼回家之後,梅子醬研究出一套能和母上正常對話的法則——不管她媽給她發什麼雞湯文,她都說「我看了,真感人」,她媽催她回家考公務員,她也說「嗯嗯」。

「中年人的焦慮我無能為力,

總不能用我餘生的自由換他們的平靜」

跟梅子醬相處久了,我也學到一點皮毛,大部分時候我媽再催我回去考公務員,我也能「嗯嗯」。

我媽前兩天給我發信息,又讓我考公務員,說無論如何都得考上,我一股暗火壓在心頭,還是打好了「嗯」準備發送。

可她緊接著說,「沒有穩定工作我心不落」,我就綳不住了。

我做一份足夠養活自己的正經工作,即便失業也有能力再找到不錯的工作,怎麼就不穩定了?不會失業的工作就是穩定嗎?萬一我想辭職呢?

冷靜下來,我把「嗯」換成「那是你的問題」發過去,她沒再回我。

聽起來冷漠刻薄,可這是事實。她的這種焦慮,已經不僅是父母子女的溝通問題了,可能是他們那一代的中年危機。

她曾經拚命想讓我考個好大學,成人中龍鳳。現在耳邊聽著同事說,「你女兒大學再好有什麼用,她過得辛苦,你也一年也見不著她幾次」,就開始心慌焦慮。

我開始覺得,這是註定的。

在他們成為父母,我成為子女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他們以往的人生經驗和相處模式決定了他們如何對我,又促成了我如何反饋回去。

小時候爸媽經常吵架,我不懂大人們的戲碼,只覺得連我媽都哭了,一定是出了天大的事,我也跟著哭。

她喜歡邊哭邊寫離婚協議書,她寫一份我撕一份,內心無比的恐懼和憤怒,覺得這張紙真是壞透了!

她沒告訴我諸如「離婚了爸爸媽媽也依然愛你」這樣的話,而是冷冰冰問我:「我倆你跟誰?」

雖然我現在身心健全,但那句話一度是我的童年陰影。長大以後跟我媽說起來,她的表現有點讓我意外,眼神里彷彿有躲閃的愧疚。

「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多多見諒。」

這句網紅語錄我也終於能夠體諒,成年人也有很多苦楚。

我甚至想,父母也未必有義務獨攬風雨心酸而把陽光溫柔留給我們,誰還沒有難過崩潰呢?

也一定有不願意把人生都消耗在子女身上的父母的。

同樣,我也沒有義務考公務員。

我們各自受到的傷害,只有自己消化,不能再加諸對方身上。

你不是我,憑什麼要讓我孝順

有陣我跟老家的朋友微信聊天。

他還沒畢業,在備考公務員。我說我媽也讓我考,但我不想。於是被迫接受了一個小時的勸告:爸媽年紀大了,要給他們好的生活,要孝順云云。

我原本應該沉默,但可惜了,沒繃住,我回了句,「我覺得孝順就是幾千年來的偽概念,他們應該過好自己的人生,我也有自己的人生要過,總不能為了讓他們完成父母任務,就捨棄我後半截人生的自主權吧?」

結果他驚呼,「天吶你的學校都教你了些什麼!」

作為藝術類院校畢業的學渣,自覺沒好好學習,沒從母校學到什麼專業知識,但繼承的自由開放一直讓我引以為豪。

我怒從心頭起回他,「我們學校教我想幹嘛就幹嘛」,自以為很酷很哲學了。

他卻說,「一個人想幹嘛就幹嘛,是不可能的,你不能太自私,你得想想你爸媽……」

我只能默默把他拖進黑名單。

我不知道他是否家庭關係和睦,以至於無法理解我的心情,但我見過擁有美好家庭關係的人並不是這樣說教的。

相愛就最好了吧

小七的男朋友就是家裡條件好,父母又相愛的典型。她感慨,「我本以為我的家庭對我是沒有影響的,看過他我才知道是有的,被愛的孩子可能比較懂愛」。

遇到我現在的男朋友阿廣以後,我也開始認同這一點。

我曾經以為,有點特別的人,都需要和全世界對抗,但阿廣不是,他是真正的love&peace。

我和我的朋友多少都有點青年危機,阿廣完全沒有。

他家不算有錢,但他對於自己和未來,沒有一點兒擔憂,只有天然的自信。

他喜歡拍照、滑板和帶我出去玩兒,沒有現代人的焦躁,通訊錄里覺得不會聯繫的人就刪掉,出門甚至可以不帶手機。

導致我跟我媽安利他的時候說,「他跟我爸不一樣,他有有意思的事可做」,因為我爸媽吵架的一個高頻原因是:我爸沉迷麻將,從不帶我媽出門,還振振有詞。

我有時候想,他有多平順無憂,才能長成這樣呢。

果然,他們一家子都很和樂,爸爸喜歡摩托和攝影,沒事就帶阿廣媽媽去踏青,阿廣畢業,他跟阿廣說,「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出去玩一年吧」,爺爺奶奶也沒空操心他,到處旅行,很洋氣地往家庭群里甩照片。

阿廣高中也叛逆過,不愛念書沒考上好學校,他後悔當時沒有聽媽媽的話。但對他們來說,這件事已經過去,沒有互相抱怨,也不妨礙爸媽對現在的阿廣感到驕傲。

昨天阿廣媽媽給他發微信,說,「給你寄的雞縱不要忘記分給你的小朋友哦。」

真好啊,如果有一天我和阿廣也會為人父母,也一定是自己修鍊好后,長成健康的大人,才能夠自然地相愛,自然地言傳身教,甚至有可能是自然地分開。

只有苦悶的人才想去尋找伊甸園,而我只想讓我的孩子理解,他度過的健康積極、能感受和分享愛意的每一天,都不是刻意。

而他的人生具體怎麼操作,那是他的事,我只用默念 「兒孫自有兒孫福」,就好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