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多聊茶|認識這件茶器的人,都暴露年齡了

多聊茶|認識這件茶器的人,都暴露年齡了

文/楊多傑

北京不產茶,但卻不影響北京人對茶的熱愛。老年間的北京城,要說是人人喝茶一點都不為過。皇親貴胄,自有他們的一套茶文化。茶器具上,講究「杯用宣德瓷,壺用宜興砂」。茶品選擇上,則是「冬天喝普洱,夏天喝龍井」。總之一句話,只要沾上皇家,那就一定要講究到極致了。

至於北京老百姓,一水兒喝的是花茶。別看不夠講究,但也絕不將就。其中自有門道說法,更是飽含了濃濃的人情味兒。如今,京味兒茶文化中的很多物件,已經退出了歷史舞台。但是它們身上承載的北京茶文化,卻應該永不褪色才是。

水汆兒:老北京「熱得快」

在老北京人家庭中,以前大都備有一件水汆兒。它細長而瘦高,身材十分苗條。質地一般是薄鐵皮,講究人家則是用銅打造。下面封底,上面敞口處鉚有一個長長的鐵把兒。

水汆兒一般高二十厘米左右,筒徑六七厘米。這個大小倒不是著名設計師的傑作,而是按照以前的煤球爐子大小來決定。

在蜂窩煤普及之前,北京人普遍燒的是煤球爐子。這種爐子不是只為冬天取暖,更是承擔著如今燃氣灶台的職責。因此,老北京的煤球爐子一年四季都在工作。它也成為了北京家庭中,必不可少的物件。

至於「水汆兒」,則是和煤球爐子搭配著使用的燒水器具。《現代漢語詞典》里有「汆子」詞條:

「燒水用的薄鐵筒,形狀細長,可插入爐子的火口裡,使水開得快。」

確實,水汆兒比洋鐵壺燒水確實能快不少。

在老北京的家庭中,必須要給串門兒的客人沏茶。自家茶葉好壞姑且不論,客人渴與不渴也不重要,這杯茶是一定要沏。這裡的茶,已經不是簡單的解渴飲品。為客人奉茶,成為了北京人居家的禮數之一。茶與禮,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

隨著客人落座,一杯香茗就要奉上。顯然在這樣的場合之下,洋鐵壺的燒水速度就顯得太慢了。水也燒開了,客人估計也該告辭了。這時,方便快捷的「水汆兒」就派上了用場。燒上一汆兒水,馬上就可以為客人泡茶。老北京的「水汆兒」,其實就相當於今天家中的「隨手泡」電水壺了。

「水汆兒」之快速便捷,背後反映的是老北京「客至茶到」的理念。北京人待客,講究的就是周到細緻。一杯茶,裡面蘊含著濃濃的人情味兒。一件「水汆兒」,承載著對客人的周到用心。北京城所孕育出的,是一種暖心的茶文化。

說起京味兒歌曲,《前門情思大碗茶》可以說是代表作。的確,大碗茶是很多老北京人的美好記憶。有時候,這種回憶甚至升級成了鄉愁。它雖是下里巴人的飲茶方式,但卻又是北京茶文化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當年賣大碗茶的小販,可以說遍布了街頭巷尾。除去城裡,在奔往京郊的各條要道之上也設有茶攤。沏大碗茶的器具,不是景德鎮的細路瓷器,更不是宜興的紫砂,而多是北方窯口燒制的大瓦壺。老舍先生話劇《茶館》中,就有這樣的對話:

秦仲義:你這小子,比你爸爸還滑!哼,等著吧,早晚我把房子收回去!

王利發:您甭嚇唬著我玩,我知道您多麼照應我,心疼我,決不會叫我挑著大茶壺,到街上賣熱茶去!

秦仲義:你等著瞧吧!

這裡王掌柜要挑著的大茶壺,就是賣大碗茶的器具。王利發是茶館的大掌柜,地位要比挑著大茶壺賣大碗茶的小販高出不少呢。因此,王掌柜才能拿「挑大茶壺」來開玩笑。

這種大茶壺多是綠色,與家裡和面的綠瓦盆如出一轍。筆者朋友呂春穆先生家中,就收藏有這樣一支大瓦壺。高度足有五十公分,估計沏上一壺夠伺候百八十個人喝茶了。至於裡面放的茶葉,您就甭指望多麼講究了。大多都是茶葉末兒、滿天星這路的茶品,只求水中帶點茶味兒就行。

別看不是好茶,大碗茶可是老百姓不可或缺的東西。不管是趕路的商旅,還是閑逛的遊人,口乾舌燥之時來上一碗大碗茶,可以說是如飲甘露。在沒有711和好鄰居的年代,大碗茶攤兒可以說是行路人的福音。喝上一碗大碗茶,順便還能歇歇腿腳。咱老北京的大碗茶,比如今的功能性飲料,那是毫不遜色。

如今您想喝碗大碗茶,只能去前門的老舍茶館了。原汁原味兒的「老二分」大碗茶,如今仍在售賣。只是原來的大瓦壺,已經被不鏽鋼桶代替。只是希望那份平易近人的北京茶文化,能夠一直保留下去吧!

▼→識別圖中二維碼→關注

- 吃喝玩樂大搜索 -

ID:chwl876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