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弘一大師的《三寶歌》是好歌

弘一大師的《三寶歌》是好歌

編者按:廣慈老和尚1918年出生,12歲在南京棲霞山出家。16歲就讀焦山定慧寺佛學院,與星雲大師、煮雲大師、蓮航法師等一代高僧同窗修學。是近代十大高僧之一。2015年12月18日,鳳凰佛教《大師紀》專欄在台灣桃園龍潭佛照凈寺獨家專訪了廣慈老和尚,在2個多小時的交流訪談中,廣慈老和尚回顧了他頗具傳奇色彩的一生,在老和尚幽默風趣睿智的講述中,我們真正領會到一代高僧的人格魅力。以下是鳳凰佛教《大師紀》專訪廣慈老和尚系列之一。視頻實錄文字如下:

廣慈老和尚:弘一大師做的那個歌,之所以能傳到現在,而且現在佛教里一般都唱那個歌,就是因為他那是個唱的,和我們唱的梵唄很相近,很慢,四分之四的拍子,我這個唱都是四分之四的拍子。我也做了一個「贊僧歌」,現在台灣凡是齋僧大會,都是唱我這個歌。因為我這個歌,已經編過五次,第一次做好了,唱著還不行就要再做,我加上了木魚,現在他們唱的沒加上木魚,我這個敲一個唱一句,咚,咚,那個味道也蠻好的。所以現在很多人辦這個齋僧大會,都是唱我那個贊僧歌。其它的歌很多啦,我沒有看到哪一個人說是你的歌我在唱,我的歌你在唱,都沒有,都是自己弄的自己唱,為什麼?好的東西才有人唱。

我也主張像這樣的歌多做一點,因為什麼,你開個會唱個爐香贊,你唱了半天人家又不曉得你唱的什麼東西,又太長,一般人也沒那種耐心在這個上,我說這個也不好。唱一個歌,幾分鐘,這一個歌詞,就是幾句佛法,這幾句佛法就在你的腦筋裡面了。宣傳佛法,這個方法很好。

你唱個爐香贊,爐香乍爇,法界蒙熏,沒有人懂,什麼叫做爐香乍爇,什麼叫做法界蒙熏,人家不懂,你假如說是《三寶歌》,人天長夜,宇宙黮黯,誰啟以光明?這個詞句人家看得懂,所以這個歌那就是好歌。我希望這種歌多一點,因為現在看到譜圖的人都是高中畢業的,都會簡譜五線譜,初級,都看得懂了,所以歌多做一點,是有必要啦。你看法鼓山他那個水陸(法會)就改掉啦,為什麼呢?他不符合現在,我們過去讀的這個疏文,要用馬送,對不對,用馬送上天嘛。。。現在不是馬最快啦,現在火箭最快,我們將來要用,送個疏文要用火箭。所以時代變了。所以法鼓山做的這個水陸法會,就不燒馬了,有煙,不環保。他也不用那個紙的牌位了,他用多媒體,在那裡跑,然後送聖的時候,大銀幕,西方三聖,阿彌陀佛的手這樣,這個下面的,我們誦第一席,這個第一席的牌位,很多牌位就朝阿彌陀佛的這個手上來,我們就叫信徒你觀想,你的祖先跑到阿彌陀佛那裡去了。這個心理最大,你用心觀,說不定真的能觀,那牌位燒掉了沒有意義嘛。我覺得這個改的很好。合乎時代,又不要燒又不要做什麼,所以這一個改的很對。所以他們那時候都改掉了,這也是我教的。法鼓山要建法鼓大學,十幾年不敢動工,我就和聖嚴法師講,你每天辦個皇懺,辦一個水懺,你辦到哪一年才能建大學,不可能。他說怎麼辦呢?我說你做水陸,他說我們不會,我說不會我來教,一個水陸教了一年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