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E周刊丨爭議金交所

E周刊丨爭議金交所

無論承認與否,網貸平台趨之若鶩的金交所已被監管層事實上的「一刀切」。

近期,包括陸金所、京東金融、蘇寧金融以及各類網貸平台等紛紛暫停新發或下架金交所產品,平台上已無金交所產品可投。這一切均源於互金專項整治小組的一則清理整頓通知。

去年8月24日,銀監會等四部門聯合發布《網路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明確網路借貸金額應當以小額為主后,金交所成為網貸規避大額限制的「法寶」。網貸平台與金交所的合作趨勢也更加明顯,到後期線上財富管理平台上金交所產品幾乎成為標配。

然而,隨著雙方合作的深入,亂象逐漸顯現。一些互聯網平台明知監管要求(包括交易場所不得將權益拆分發行、降低投資者門檻、變相突破200人私募上限等政策紅線),仍然與各類交易場所合作,將權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對象發行,或以「大拆小」「團購」「分期」等各種方式變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產品無固定期限、資金和資產無法對應,存在資金池問題;一些產品未向投資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風險,甚至將高風險資產進行包裝粉飾,向不具備風險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資者出售。

6月30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於對互聯網平台與各類交易場所合作從事違法違規業務開展清理整頓的通知》(整治辦函[2017]64號),直指上述亂象。通知要求,7月15日之前,各互聯網平台應停止與各類交易場所合作開展涉嫌突破政策紅線的違法違規業務的增量,同時妥善化解存量違法違規業務。

隨後,包括陸金所、京東金融、蘇寧金融以及各類網貸平台等紛紛暫停新發或下架金交所產品,平台上已無金交所產品可投。

儘管陸金所下架了部分涉嫌違規的產品線,但受此影響,陸金所卻於7月20-21日遭遇前所未有的「債轉」風波。

7月20日,網傳陸金所被上海監管部門點名整治的消息迅速擴散。當日晚間,陸金所緊急發布公告進行澄清,「陸金所作為領先的線上財富管理平台,一直以來堅持嚴格的風險管理,成立6年至今未有任何客戶受到損失。目前,陸金所經營管理一切正常,投資者合法權益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不過,陸金所這則僅80字的澄清公告顯然難以完全打消投資者的疑慮和恐慌。20日晚間至21日凌晨,陸金所「債權轉讓」項目激增近萬筆。此後,高峰時接近1.5萬筆。直至21日下午,「債權轉讓」項目數量才降至幾十筆的正常水平。

據財新報道,陸金所下架的產品包括與金融交易所合作的產品——安盈-融政通系列。相關介紹表明,該產品系陸金所安全等級為五星的產品,適合風險承受能力「保守型」及以上的投資者,收益率只比銀行理財產品高一點。此前,陸金所零活寶系列和智能寶系列都含有和金交所合作的產品;現在零活寶改版,智能寶也下架了相關產品。

而與金交所有過密切合作的團貸網也下線了相關產品。

據華夏時報消息,團貸網創始人唐軍近期在給投資者的一封公開信里提到,「(新政策)斷掉互聯網平台與任何交易所的合作也是給互聯網公司的一個表態。」在7月15日大限到來前,團貸網停止發布並下架了所有安盈計劃產品。

團貸網官網資料顯示,安盈系列產品是金交所掛牌的金融產品,由金交所備案登記,團貸網為金交所掛牌的金融產品提供信息展示服務。

值得一提的是,7月24日,團貸網官網發布《關於資產標區規則調整的公告》稱,團貸網網貸投資平台資產標區規則將於7月28日進行升級調整。其中引人關注的是新註冊用戶在滿足原有發標條件的前提下,個人用戶累計周轉的最大限額調整為20萬,企業用戶累計周轉的最大限額調整為100萬,7月28日前註冊的用戶不受影響。

普惠金融交易中心總裁沈博恩認為,目前金交所與互金平台合作模式,缺乏相應的上位法和針對性的監管細則,在釐定合規與否上沒有明確參照。正是這種似是而非的灰色基因,導致金融資產交易場所與互聯網金融平台合作缺乏正面解讀,傷害的最終恰恰是平台投資者的權益,引發不必要的風險。

據估測,目前傳統網貸平台與金交所合作的累計規模約在1000億元-2000億元,全部互金公司與金交所合作的累計規模將在萬億元以上。存量金交所產品的化解及未來互金走向備受關注。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對互金平台而言,失去了通過金融機構「通道」涉足大額金融資產業務的最後一個渠道,徹底回歸了小額普惠的定位;而對地方交易所而言,則要重新回歸本源性業務之中,「慘淡經營」並靜待下一個春天的降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