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郁亮:儲君終臨朝

郁亮:儲君終臨朝

一年前,2015年萬科股東大會上,面對咄咄逼人的寶能,王石曾經表示,如果能實現郁亮成為董事長,我會同時辭職。

現如今,一語成讖。

2017年6月30日下午,萬科年度股東大會召開,王石正式離任,郁亮成為萬科新一任董事長。

時間回到1990年,當年的萬科,發生了兩件大事和一件小事。

兩件大事。

一方面,萬科反向收購母公司深特發旗下「深圳發展中心大廈」失敗;另一方面,萬科成功買下羅湖商業大廈的四層作為大賣場,染指商業地產。

一件小事。

一位畢業於北京大學國際經濟專業,頗具書生氣的年輕人,帶著自己的履歷和一份「商業連鎖模式」建議書前來求職,這位年輕人的名字,叫做郁亮。

郁亮在萬科的起點很高,1993年即擔任深圳市萬科財務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

同時,郁亮在王石心中的起點更高,1994年君萬之爭時,他已經成為王石「第一心腹」。

1994年3月30日,君安證券召開新聞發布會,代表委託的四家萬科股東,發起《告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全體股東書》,直指萬科經營和管理中存在的問題,要求重組管理層。

在最初的時刻,王石的處境很艱難。遭遇了親信「背叛」、朋友袖手等諸多局面,用他自己的話來說,「生死存亡」。(參見文章《王石下樓台》

正是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刻,王石託付「身家性命」的對象,是認識剛剛四年的郁亮:

想要完成對君安證券的反擊,兩個要素缺一不可。一是進行停牌爭取時間,二是取得足夠票數的股東支持。

而王石的回憶錄中,有這樣幾句文字。

……

第一件事是交代郁亮申請3月31日停牌;

我讓郁亮查對近兩個月的萬科股東變化和新開的戶頭身份;

在郁亮的勸說下,文哲明確:君安不得再借用海南證券的名義反對萬科;

我交代郁亮,下午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戰鬥結束

……

經歷過君萬之爭,郁亮進一步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忠心。

不過,早在明朝時期,正德和江彬的故事就已經告訴我們,一個好的心腹,卻未必是一個好的「治理者」,將才未必是帥才。

王石和郁亮應該都很明白這點。

正因如此,1999年王石卸任總經理,最先接班的其實是是姚牧民;甚至2001年郁亮接替姚牧民時,他也曾表示,「我心裡知道自己在見習,萬一我做得不好,王石主席也會把我換了」。

當然,接下來的事情眾人皆知,郁亮用萬科一年年靚麗的成績證明了自己的能力,2016年寶能逼宮最關鍵的時刻,王石亦放話:「我希望郁亮能夠代替我」。

現如今,一語成讖。

萬科的「郁亮時代」,終於到來。

很多人猜測,郁亮之所以能夠穩坐二十餘年的「儲君」,不似姚牧民等人一樣曇花一現,進而最終接班,除了管理方面高超的能力外,還在於他是個夠聽話的「乖孩子」。

譬如,在公開場合提起王石時,郁亮常以一句「在主席的領導下」,提綱挈領;又譬如,在走路時,郁亮總會自覺地放慢步伐,緩行其後。

但實際上,「乖孩子」郁亮同樣有著自己的個性與張揚。

為腳踏車「發燒」、拍攝時裝大片、擔任代言人、帶領萬科搞「全民健身」……

最經典的,莫過於2009年12月3日的早上5:28,還未減肥成功,體重尚在160多斤的郁亮,站在南極點,脫光了上衣,拍下了一張半裸照片。

這一刻,郁亮的狂放,無疑超越了王石。

王石曾經說過,他知道自己是一個喜歡「沒事找事」的人,因此會去遊歷西藏、登山探險,釋放、折騰、證明自己。

那麼,郁亮這些個性之為,又是為了什麼?這世界上,真的有徹頭徹尾的「乖孩子」嗎?

……

從兩個細節中,或許可以窺到一些答案。

第一,加入萬科之前,郁亮的前任東家是深圳外貿集團,但因屢次建言公司擴展連鎖零售業務失敗,毅然辭職;

第二,王石是一個脾氣異常火爆的人,但很多時候,他願意聽取郁亮的意見。

......

正如郁亮自己所說,他們之間絕不只是單方面的隱忍,而是大方向相同之下,兩人之間的互補與退讓。

這讓人想起明朝正德年間的兩代首輔——夏言、徐階。

王石頗像夏言,而郁亮更近於徐階。

面對受寵卻亂政的嚴氏父子,前者試圖改變皇帝,而後者,會在皇帝給出的規則下,讓自己做到最好,將嚴嵩扳倒。

同樣,王石會對萬科的股東指手畫腳,郁亮則一直默默地做事。

只不過,夏言心有大志但性格偏激,於是被棄市處死;徐階甘於隱忍而心有大志,於是得以繼續「主國」,還明朝二十載清清白白。

萬科向何處去

孤傲的王石出局,隱忍的郁亮得以留下,那麼,接下來大家最關心的,自然主政的郁亮,會將萬科帶向何處?

之所以有這樣的疑問,是因為很多年來,「王石、郁亮理念不合」的傳言時有發生,尤以2009年、2010年為盛。

2009年11月,郁亮宣布萬科未來將加大商業地產投入;然而,2010年2月,王石卻突然隔空放話,「如果有一天萬科不走住宅專業化道路了,我即使躺在棺材里,也會舉起手來反對」。

雖然郁亮隨即解釋,萬科做商業地產,是為了進一步做好住宅而做商業,絕對不是為了商業而商業。但而人理念衝突的傳聞,就此漾開。

而在2014年,兩人的「矛盾」似乎又一步公開化了。

當時正值萬科大將換防之年,在郁亮的主導下,發生了如下變動:

北京萬科總經理毛大慶卸任,赴任萬科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兼北京公司董事長;

杭州萬科總經理劉肖卸任,接替毛大慶赴任北京萬科總經理;

北京區域首席執行官丁長峰卸任,接替毛大慶出任集團商用地產負責人;

北京萬科副總經理肖勁卸任,赴任瀋陽萬科總經理;

瀋陽萬科總經理黃凱卸任,赴任北京區域副總經理兼瀋陽萬科董事長。

對於上述調整,有人解讀,郁亮一箭三雕,既打掉了曾經的競爭對手丁長峰,讓其做不擅長的商業地產;又架空了現競爭對手毛大慶,明升暗降,並讓其失去了左膀右臂;同時丁長峰和毛大慶作為王石最看好的親信,其實質也是在進一步的去王石化。

丁長峰不做贅述(王石禪位,郁亮登基,但你們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廢太子」嗎?),但毛大慶的去留其實值得商榷。

毛大慶,是郁亮親自挖過來的,花了整整兩年時間。

2007年的萬科想打開北京市場,奈何難度極大,用郁亮的話來說,「北京水太深了,光媒體都滿滿一屋子」,為此,他瞄上了凱德置地毛大慶。

之後的兩年,郁亮去北京出差,常常約毛大慶見面,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讓毛大慶對萬科和萬科職業經理人的認同感越來越強,終被打動,於2009年投入萬科懷抱。

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在於,2014年前後,萬科合伙人制度提出,在這種制度下,萬科集團將越來越像一個集團母公司,區域公司則需要進行實體化。

如此來看,毛大慶更像是被委以重任的改革先鋒,其自己也表示,區首和城市總經理未來就是合伙人的關係。

另外,還記得1990年,郁亮加入之時,萬科的一件大事嗎——成功買下羅湖商業大廈的四層作為大賣場。

或許,對郁亮、對萬科,甚至對王石而言,「商業地產」遠沒有外界報道得那麼禁忌。

蕭何、曹參;夏言、徐階;張居正、高拱。

離開王石的郁亮,到底會走向何方?

搜索關注「野馬財經」(微信公號 :ymcj8686),並在後台回復「資本」,野馬君會把你拉進「資本江湖群」繼續討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